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六十八章 拜访

    淳亲王望着书案上放着的那个孙悟空,皱起了眉。

    她竟然把影戏给自己退了回来?为什么?昨日还好好的,今日怎么说翻脸便翻脸?

    小厮千杨在门外禀道,“爷,孟先生求见。”

    淳亲王抬起眼来,“让他进来。”

    孟晨走进房里,先给淳亲王施礼,“王爷,我听说文臣已经上折子,请皇上这几日便立下储君。”

    淳亲王蹙了蹙眉头,“是不是孝亲王呼声最高?”

    孟晨低头应是。

    淳亲王良久不语,“那就……让父皇看看二哥有没有坐在那个位置的本事罢。”

    孟晨抬起头来,他是两榜进士,熟读通史及兵书,他放着知府不去做,只当淳亲王府里的一个幕僚。这一当就当了许多个年头,他有他的道理,他看中的是淳亲王的能力。他心里清楚,淳亲王绝非大家表面看得那般闲散。

    只是,跟了这些年来,孟晨依然摸不清淳亲王心里在想着什么。“王爷的意思是……”孟晨先想到了太后和大皇子。现在太后和大皇子对淳亲王极好,若是从这里下手的话,倒有几分胜算。

    “不,”淳亲王果断的否定了孟晨的话,“等等罢,此时我们并不是最急的人。”

    孟晨脑子一转,想到了另外一位皇子——顺亲王。

    ***

    盛信廷回到了书房里,就听得小书房的门被人轻轻叩响,韩琢的声音在外面低低的传了来,“大爷,梅香园那边有人见您。”

    盛信廷皱了皱眉,沉吟片刻,才说,“让他进来罢。”

    韩琢推开门,一个寻常人家管事模样的人便进了来,他见了盛信廷急忙躬身施礼,“盛大人!”

    盛信廷坐着未动,只淡淡的问向来人,“梅香园还有什么事么?”

    来人四十岁上下,皮肤白嫩,嫩得不似男人那般面皮粗糙。他身材七尺开外,见了盛信廷,圆圆的脸上堆出笑来,“我们主子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让大人帮主子一把。”

    他的声音透着沙哑,让人听着便觉极不舒服。

    来人说这话时,偷偷的瞥向座上的人。座上的男子不足二十岁,却已经有了操纵兵马的能力,随军出征已经让他的性子磨练得冰冷,见人亦不轻易露出笑来。

    他忙又低下头去,心中乱想道,这盛信廷长得太过好看,若是笑上一笑,许是皇城里的公主都叫他尚了。

    盛信廷的声音依旧冰冷,“上次你主子便来了信儿,我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没那个本事,谁也帮不了。”

    听话听音,来人马上懂了盛信廷的意思。谁也帮不了,便是帮着皇上。果然是聪明睿智的人!

    来人也不觉得发讪,胸有成竹一般,身子也挺起了些,投出了他主子早想好的诱惑,“我们主子说了,大人现在还没有世子之位,若是大人帮忙,我家主子就有法子帮大人理所当然的成为卫国公世子。大人帮着顶着卫国公门户已经这些个年头了,我家主子只是替大人委屈,所以愿意伸出相助。”

    盛信廷眼梢扫过了来人,只是一瞬的相望,来人脸上的笑意微僵,他看到盛信廷眼中的寒到极点的冰冷。他忙低下头去,不也再抬头看一次。

    “不必了,”盛信廷开了口,“回去告诉你主子,我是不是世子,全凭父亲安排,请你主子莫操错了心。”

    这么明显的话,来人再不好说什么了。他想着差事未办好,心中十分不甘,便带着谄媚的笑,“大人,要不您再想想……”

    “不必了。”盛信廷把袍袖一甩,“还请汪大人回去给你主子代个话,我这条路定是走不通。我各不相帮,便是帮了你主子。”

    话说得理直气壮,似还要眼前人领了自己的人情,来人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在紫禁城里还没人敢这么待他呢!

    可是,他是什么人?一瞬间,他便笑着低头,躬了躬身,“那好,盛大人,我便回去了。”

    “不送。”盛信廷已经低头去喝茶了。

    这样的轻慢,来人走出书房脸色还不好看。待他坐着马车里时,心里还在恨恨的骂着,不过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郎,自己却是已经三四十岁的人了,却偏偏要看他的脸色。要知道,平日里可是有许多人要看自己的脸色呢。

    他冷笑几声,这些话自己要告诉给自家主子,自家主子听了这话,也定然会暗恼的。

    “回去!”他扬着声吩咐车夫,沙哑的声音更显刺耳。

    待他重新换了衣服,回到冠秀宫时,宫女朝他轻轻的摆手。

    他就站定了身子,在冠秀宫的屋檐下望着园子里的梅树。

    已是夏天,梅花自然不会开。可是自家主子就是喜欢梅花,说在萧条的冬日看花才赏心悦目。于是,冠秀宫里前院后院全是梅花。一次冬日,当今圣上来冠秀宫,看到一院子的梅花,就戏言说这里是梅香园。很多嫔妃为了讨自家主子的欢心,便把这话叫了开,渐渐的没人记得冠秀宫,都叫这里梅香园。

    “汪公公,”小宫姑走了出来,“贵妃娘娘醒了,问起您呢。”

    汪公公忙正正了衣襟,走进了偏殿。

    秦贵妃靠在榻子上,听完汪公公把话全部学完,许久未语。

    汪公公不敢抬头,却听得榻子上传来了低低的笑声,“好啊……”秦贵妃的声音拉长了尾音,叫汪公公更不敢抬头看去。“他倒是有主意的,只是没了这条张良计了,我倒想看看我还有没有过墙梯了……”

    秦贵妃说得漫不经心,跟随已久的汪公公却心里极清楚,秦贵妃娘娘是真生了气了。

    想来也是,后宫没有皇后,现在自家娘娘便是最大,虽未立后,却和皇后所做之事无有差别。自家主子放低身段,几次三番求到盛信廷门下,盛信廷不但不领情,还放出那些个话来,自家主子怎能不恼?

    秦贵妃说着坐榻子上缓缓坐了起来,瞥了一旁的小宫女,“给我梳梳头,我要去太后那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