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六十六章 萌动

    淳亲王剧烈的咳嗽起来,雪兰手中的茶差点全泼了出去,她极力的忍着笑,却越想忍,笑得越厉害。结果淳亲王看到雪兰不住颤抖的肩膀。

    淳亲王默默的摇着头,耐心的解释给六小姐听,“白雪是你二姐姐给起的名字,并非我给起的。而且,我也不姓这个姓。”

    六小姐哦了一声,低下头去。淳亲王似乎怕打击了六小姐,他又笑道,“其实你可以叫我李大哥,你三哥也是这样叫我的。”

    “三哥……”六小姐茫然的望向雪兰,雪兰知晓六小姐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哥哥了。

    雪兰连忙拉住了六小姐的手,“三弟去书院了,待他回到府里时,你就能见到他了。”

    三个人不再提这话,淳亲王极有耐心的给六小姐讲起故事来。

    马车慢慢的向京城跑了去,到了沐恩侯府时,六小姐已经趴在雪兰怀里睡着了。

    雪兰抬起头,正看到淳亲王饱含柔情的双眸。雪兰避开那道灼人的视线,“王爷,那我便下去了。”

    “你……让六妹妹在这里再睡一会儿罢。”

    “这怎么好呢。”雪兰说着,推了推六小姐的肩,“六妹妹,到家了。”

    六小姐睁开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气,被雪兰半抱半扶着,下了马车。

    雪兰却因被六小姐压着腿,起身便显有些趔趄,淳亲王扶住了雪兰的手。两手相握时,两个人都呆了住。

    雪兰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极烫的手握着,那股热气也从他的手,一直传到自己的全身,烫红了雪兰的面颊。

    “小心……”淳亲王的声音低沉而略有些沙哑。

    雪兰不敢抬头看他,匆匆抽回走,下了马车。

    “回去别忘给手上敷药。”淳亲王望着下了马车的雪兰,叮嘱道。

    雪兰脸色通红,六小姐却替雪兰答应下来。

    黑楠木的马车这才走了。

    雪兰先把六小姐送回了菊园,才回了兰园里。

    京城里的风云如果夏日里的天空,说变就变。太后忽然下了道懿旨,把博鸣侯府的四小姐嫁与孝亲王为侧妃。

    雪兰想到博鸣侯府里那个漂亮又有才情的崔四小姐,轻轻叹口气。

    而沐恩侯府里却迎来了稀客。淳亲王在叶建彰走后,和叶建舒的关系忽然好了起来。雪兰心里微诧,想到马车里淳亲王握着自己手时,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洛璃,”雪兰唤过洛璃,“我们去花园子里走走。”

    往常下午,雪兰都会和洛璃去花园子走上一圈。可是今日洛璃不知道为什么,雪兰的脸比往常红了许多。

    才走到一半,雪兰看到在树下品茗说话的淳亲王和叶建舒。

    叶建舒见到了雪兰,便招手叫她过去一道坐坐。雪兰哪里好意思跟着淳亲王坐在一起,叶建舒有了很充足的理由:你少陪一会儿王爷,我去给王爷找本书就来。

    找书不用小厮去的么?

    雪兰不等问,叶建舒走得比谁都快。走时,叶建舒还不忘让洛璃退到树荫下,离得远伺候着。

    雪兰还在发怔,就听到身后有极轻的笑声,她转过头去,见淳亲王正目光灼灼的望着她,“你这位嫡兄着实聪明。”

    “你是想称赞他躲得好么?”雪兰坐在一旁,毫不客气的把淳亲王的心里话给说了。

    淳亲王哈哈大笑,“你为什么不能装得笨一些,至少哄我来帮你讲讲,岂不是更让我有台阶下?”

    雪兰不以为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在茶杯贴着红唇时,她把杯子又放了下来,莞尔一笑,“我若是装得,王爷必然能看得出来,哪里还有什么惊喜可言。要么我就是一语道破,要么我就是真傻,大概还能讨得几分喜来。”

    淳亲王笑得更厉害了。

    笑过后,淳亲王走到一旁的花圃里,轻轻摘得一朵一串串的玲珑红,送到雪兰面前,“二小姐聪明过人,自当有奖赏,我又没带旁的出来,只能借花献佛了。”

    雪兰伸手去接玲珑红,指尖触到淳亲王微热的手指。雪兰忙缩回手来。

    淳亲王把玲珑红放在一旁的石桌上,望着雪兰低垂的睫毛,忽然道,“京城戏班子里来了会演影戏的班子,我哪日叫叶大爷带你去一道看看?”

    雪兰长这么大,还没看过影戏,她自然不知晓那戏的好处。

    “影戏是什么?很好看么?”雪兰问向淳亲王。

    淳亲王点头,“自然是很好看,是以羊皮雕形,再用彩色装饰,人便在幕后摆布,立讲无差,其话本与讲史书者颇同。大抵真假相半,公忠者雕以正貌,奸邪者刻以丑形。”

    雪兰脑海中便闪现出一团形神皆俱的小人儿来。

    淳亲王见雪兰依然不知晓,便笑道,“等过几日,我让叶大爷带你去瞧,你便知晓了。”

    雪兰听了这话,便整日都在兰园里想着影戏。

    她叫过来南月,“你看这影戏么?”

    南月摇着头,“奴婢没看过,不过奴婢听说过。说是用牛皮或是羊皮做成的,听说用特殊的杆子支撑着,看过的人都说有趣。”

    雪兰哦了一声,心里对影戏有了几分期待。

    哪知,淳亲王真叫叶建舒和雪兰一道去看影戏时,雪兰竟然染了热风,虽不是很重,却懒得下床。

    待雪兰身子大好时,着人去问叶建舒影戏的事,叶建舒说影戏班子已经离开了京城了。

    这么快就离开了?!

    雪兰多少有些失望。

    一日雪兰早起后,还没用完早膳,叶建舒便命人请雪兰去花园里水榭。雪兰问来人叶建舒有什么事。来请的小丫头只说大爷说有急事。

    雪兰也不顾饭吃没吃完,带着南月和洛璃就去了花园子里的水榭。

    还未到,就见水榭的门已大开,里面似乎有人语声。待雪兰走到门口,她惊奇的发现,水榭里搭好一个小戏台,两旁早有丫头们垂首侍立。戏台下正中间放着一溜的长桌,长桌后有几把椅子,戏台上摆着一道白色的屏风。雪兰不知道这道屏风有什么用处,只觉得和往常要听戏有很多区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