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五十五章 睚眦

    雪兰就见几个年纪均不大的女子已经在崔**奶的陪同下,在湖岸边。离得远,看不清几个女子的相貌,只见她们举止有礼,确实有几分书香之气。

    二人正低语着,崔**奶引着几位小姐走到石桥上。崔**奶把几位朱家小姐让到雪兰和盛兰溪身边,又把几个人相互引见,几个人见了礼,都坐了下来。崔**奶这才离开了。

    朱家的几位小姐话不多,每个人都拿过了鱼杆,沉默着垂钓。

    雪兰挂上鱼虫,把鱼杆甩了出去。

    几位小姐坐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说话,都专心的盯着自己的鱼杆。偶尔有人说话,也近似于耳语。

    没等一会儿,盛兰溪的杆头朝下沉了去。

    “哟,还真快呢。”盛兰溪一面笑道,一面往上提鱼杆。待鱼提了起来,竟然是一条快两拃手长的桂鱼。

    雪兰对盛兰溪笑道,“你瞧瞧,今年你的彩头好啊。”

    身后的芳儿早把一旁的木桶提了来,盛兰溪把鱼交给芳儿,芳儿就把活蹦乱跳的鱼放在木桶里了。

    盛兰溪又挂上鱼虫,把鱼杆重新抛进湖水里。

    接着没一会儿,盛兰溪又钓上来一条鲤鱼,随后又钓了一条鲢鱼。就这样,盛兰溪在雪兰面前左一条,右一条,足足钓了四条鱼。而朱家小姐也有两个钓上了两条鱼。

    再看雪兰这边,鱼杆连沉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饶是雪兰再能沉得住起,她也在心里暗骂着,自己到底差了什么?难道湖里的鱼也知晓哪个是京城里长大的,哪个是县城长大的么?

    盛兰溪得意洋洋的逗着雪兰,“要不你再重新挂只鱼虫试试?”

    雪兰只得把鱼杆往起提,却就在这时,鱼杆忽然一沉。盛兰溪指着雪兰的鱼杆高兴的说道,“你快瞧瞧,是不是鱼儿上钩了?”

    雪兰匆忙用力往上提鱼杆,然后鱼杆没有她想象中的重,只略用力就把鱼杆提出了水面。

    众人皆把目光落在雪兰的鱼杆上,鱼杆上的东西却在湖面上晃了晃,露在众人面前。雪兰眉心微蹙,自己的鱼杆上竟然是一条杏黄色的帕子。

    “这……”雪兰微诧。

    一位朱家小姐在一旁圆了场面,“许是哪位小姐的帕子落了下来,叶二小姐把帕子交给崔**奶便是了。”

    雪兰想想也是,缓缓收回了鱼杆。

    悠来荡去的鱼杆,让石桥上的几位小姐把那帕子都看了个遍。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叹声。

    盛兰溪先是一怔,随即动作比雪兰还快,她把自己的鱼杆架到一旁,上前来把雪兰鱼杆直拉了上来,匆匆忙忙把鱼钩上的帕子解了下来。盛兰溪拿着那块精湿的帕子,才看一眼,脸色顿变。

    雪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要从盛兰溪手上接过帕子。盛兰溪却把帕子握紧,帕子上的水滴在了她的湘裙上,她却犹不知晓,只叫身后的芳儿去寻崔**奶。

    原本没看清帕子的人,见盛兰溪的脸色不对,也留意起这边来。

    盛兰溪咬着唇,双手不松开帕子,一时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最东边的一位朱家小姐站起了身来,“盛大小姐、叶二小姐,我们几个先去那边坐坐了。”

    几位朱家小姐听了这话,纷纷起了身,向石桥的另一边走了去。

    石桥上一时只剩下雪兰和盛兰溪。

    “怎么了?”雪兰低声相问。

    盛兰溪的脸色比白纸还要白上三分,她把手上的帕子塞到雪兰的手里,雪兰展开半湿的帕子,只见帕子上用彩线绣了一朵头上长龙角,张牙舞爪的似豺狼的野兽。瞧着针线细密,用的是回头针法,该是个心灵手巧的人绣出来的。

    雪兰一怔,低头又仔细辨认,帕子上绣的是只睚眦。

    睚眦的旁边用黑线绣成一行字:我若将心与睚眦,只恐西风扫尽去。

    似乎是女子寄情的诗句。

    雪兰疑惑的看了盛兰溪一眼,盛兰溪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满京城里会回头针法的人并不多,因为其繁琐,现在只有表舅家的四表妹还用……”

    已经无须盛兰溪再说,雪兰已经全然明白过来。

    是崔四小姐绣的帕子。可是,她的帕子为什么会落在湖里了?

    睚眦,是龙的第二子。崔四小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绣只睚眦呢?龙的……二子……

    雪兰也怔了住,难道是暗喻孝亲王么?

    雪兰的额头上也渗出汗来。

    这样大的一桩丑事,偏偏叫她遇了到。难怪刚刚盛兰溪不肯松开帕子,当着朱家小姐们的面,盛兰溪怎么敢呢?若是让朱家小姐看到这句诗,只怕崔四小姐的名声就全坏了。

    这时候,崔**奶已经来到了石桥上,原本还笑盈盈的崔**奶见雪兰和盛兰溪的面色都不好,笑容也敛去几分,“两位妹妹怎么了?”她问着,又看向雪兰和盛兰溪的身后,“咦,朱家小姐们呢?”

    雪兰把帕子塞到了崔**奶的手里,“**奶,这是刚刚我从湖里钓上来的。”

    雪兰并未深说,崔**奶也只当是哪个小姐顽皮,亦笑着打开帕子。只一眼,崔**奶的脸色也全变了,她先瞧了一旁的盛兰溪,见盛兰溪紧抿着唇,双手紧紧交握着,崔**奶才恍然大悟。

    她勉强笑着圆场面,“这也没什么,许是哪个贪玩的丫头把帕子落在湖里了,你们快继续钓鱼罢,我还要去宴息厅瞧瞧去呢。”

    崔**奶走了两步,盛兰溪赶了上去,俯在崔**奶了耳边说了句什么,崔**奶点了下头,按了按盛兰溪的手,走下了石桥。

    待崔**奶走远了,盛兰溪也无心再钓鱼,她挨着雪兰站着,低声道,“我刚刚告诉给大表嫂,朱家小姐们可能看到了那个帕子……不然她们不会就走……那个针法……实在是太显眼了……”

    雪兰沉默了,若是朱家小姐知晓,大概会觉崔四小姐极不齿罢。不必看那诗,有些学识的人都会知晓,睚眦嗜杀喜斗,除了把它刻在刀剑上,谁还会再想着把它绣帕子上呢?而就像它的身份……龙二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