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五十三章 发现

    雪兰看了洛璃一眼,洛璃急忙上前来扶起烟翠,雪兰对烟翠说,“也难得你如此忠心,六妹妹身边有你,也是她的福气。你快回去罢,别一会儿六妹妹又找你了。”

    烟翠抹了一把眼泪,点头走回正房去。

    雪兰和洛璃走向兰园去。

    洛璃感叹道,“小姐,从前奴婢记恨六小姐,可是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她生病的样子,奴婢的心里也不好受。”

    雪兰扬起头来,看着树梢随风轻轻摆动着,悠悠着道,“有时候人真是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若是六妹妹在平日机灵时,能料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她还会像从前一样娇纵么?我想她不会了。洛璃,”雪兰的声音忽然一低,“你要记得,我们要活在当下,精彩当下,这样才没有什么遗憾。”

    活在当下,精彩当下!

    洛璃记得小姐说的话了。

    雪兰回到了兰园里,王嬷嬷呈上来一个贴子,“门上人说是盛大小姐给您下的贴子。”

    雪兰忙了这些日子,也很久没见盛兰溪了,现在听说盛兰溪给自己下了贴子,雪兰连忙展开了帖子。是盛兰溪约她后日去盛兰溪表姐家博鸣侯府的别苑里垂钓。

    雪兰收了帖子,准备着去见盛兰溪。

    到了那日,雪兰早早起了身,换了衣服就坐马车去了卫国公府。

    盛兰溪和雪兰约好一路去,雪兰也没进门,在盛府门口等着盛兰溪。

    洛璃轻轻的挑起车帘,向外张望着,“小姐,卫国公府的后院重新修缮了,现在看着比从前还庄严呢,奴婢看皇宫大抵也就这样了。”

    南月在一旁扯了一下洛璃的袖口,洛璃马上闭上了嘴巴。

    雪兰也懒得和洛璃说话,阖目靠在迎枕上。

    洛璃这次不敢再乱说,只静静的向外偷看。

    忽然,洛璃不住的晃着雪兰的肩,把雪兰晃得睁开了双眼,洛璃的话说得极快,“小姐……小姐,您快看!外面的那个小厮……”

    雪兰觉得洛璃今日越来越不稳重了,平日里的机灵劲今日全然不见。雪兰冷哼一声,“一个小厮你看什么?若是你喜欢,我和兰溪说一声,把你许给人家!”

    洛璃脸臊得通红,南月也在一旁低低的笑着。

    “不是不是,”洛璃手指向外面,“小姐,那个小厮……好像是您第一次去一井书局遇到的那个!”

    雪兰听了这话,忙直起身来,她扭身朝外面看去,只见一个背影走进了卫国公府。

    雪兰看着那身形,确实很像和自己争书的小厮。不会这么巧罢,又是卫国公府的人?!

    南月这时候也凑了过来,她只看了一眼,便转头对雪兰说,“那是大人身边的小厮,叫岩清。小姐认识他?”

    雪兰深深了吸口气。

    原来很久之前,盛信廷就已经和她在一井书局相遇,只是那时候他在马车里,她在书局。这是不是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坐下罢,”雪兰对着还直着身子向外看的洛璃说了一句,洛璃急忙放下车帘坐了下来。

    只是坐了一会儿,洛璃的话匣子又打了开,“小姐,您说从前您踹那个小厮时,盛大爷看没看到?小姐,您说,那个小厮还会不会记得您呢?小姐,您说,盛大人是不是在那时就知晓你不是个善茬了?……”

    雪兰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洛璃极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雪兰心里却在想,以盛信廷当初能找到祖宅里来,他定然知晓自己是谁。盛信廷又对盛兰溪极好,那么就是说……他从开始就没想对自己怎么样,他都是在摸摸自己的底细!

    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雪兰端起茶杯,猛灌了一杯茶水。

    盛兰溪没一会儿就从卫国公府里出了来,她看到停在府门口的马车,便甩开丫头的手跑到马车旁,用力的敲了一下马车车壁,“喂喂!”

    雪兰撩起车帘从马车车窗探出了头来,对着马车下的盛兰溪笑道,“兰溪,你上来罢,咱们俩坐一辆马车。”

    “好啊!”盛兰溪呵呵笑着,提着裙子上了雪兰的马车。洛璃被无情的赶出了马车,只留得南月一个人在车里服侍。

    雪兰和盛兰溪坐了下来,雪兰就问盛兰溪,“兰溪,你是不是曾经让你大哥帮你买《史祖外传》了?”

    盛兰溪脸上的吃惊没有隐瞒一分,“你是怎么知晓的?”

    雪兰此时已经全明白了过来。

    盛信廷果然是去一井书局帮盛兰溪买书。

    雪兰扯了扯嘴角,“我啊,我是猜的。”

    盛兰溪如何肯信,她挽住了雪兰的手臂,“快如实招来,你是怎么知晓的?哦……”盛兰溪拉长了音调,一脸促狭的笑,“我才和我大哥说了,让他求娶你,他就跑到你面前献殷勤去了罢?是不是他告诉给你的?”

    雪兰差一点晕过去,她接住了盛兰溪点着她头的手,“盛大小姐,你可别乱点鸳鸯谱好么?我和盛大人……根本就不熟。”

    盛兰溪笑得更盛,“不熟没关系,总在一起说说话,不就熟悉了。”盛兰溪说着,对外面唤了一声,“来人,去看看大爷回来没有,若是回来了,问他若是没什么事就和我一道去金葵苑罢。”

    “兰溪!”雪兰去拦盛兰溪,岂料马车外已经有丫头答应一声走了。

    盛兰溪不顾着雪兰一脸铁青,洋洋得意的笑道,“怎么样?这下你可以和我大哥好好熟悉一下了罢。”

    雪兰去拧盛兰溪的脸,盛兰溪躲着雪兰,两个人在马车里闹成一团。

    没一会儿遣出的丫头回了来,“大小姐,大爷没回来,不过奴婢把话留给大爷的小厮了。”

    盛兰溪笑着说好,又引来了雪兰拧她的脸。

    马车在两个小姐的笑闹中缓缓跑了起来。

    雪兰把从岁县里拿来的野菜送给盛兰溪一包,“都是林子里采的,比自己种的好吃。”

    盛兰溪谢过了雪兰,和她讲起了金葵苑的事,“……那里原本是太祖晚年荣养的地方,后来因为先前的舅祖家一直陪在太祖身边,太祖驾崩后,这处别苑就赏给了我舅祖。”见雪兰没听明白,盛兰溪就解释道,“我的舅祖就是博鸣侯,他家的爵位传到现在的表舅那里已经有四代了。其实若算起来,我们的亲戚儿倒是早远了许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