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四十四章 女装

    淳亲王这时候睁开了眼睛,“万初,你也定然要小心才是。”

    万初一低头,“属下愿为王爷赴汤蹈火。”

    雪兰在一旁不耐烦的摆摆手,“有这会子表决心,你倒快出去罢。”

    万初还是不放心,他问雪兰,“那王爷怎么办?”

    雪兰微扬起头来,看向万初,“我一会儿会给王爷换件衣服,给王爷……穿上女装。”

    “什么?!”若不是在马车里,只怕万初要跳起来,“你……你竟然敢……”

    雪兰扬了扬眉,冷笑一声,“你觉得现在是保住王爷的命重要,还是计较王爷一时的尊严重要?!韩信还能受得起胯下之辱,王爷怎么就不能委屈求全呢?”

    “可是王爷……”万初还要说话,被淳亲王抬手止住了后面的话,淳亲王合着眼,“好罢,都依叶二小姐。万初,你走罢,这里交给叶二小姐罢。”

    万初担忧的看了一眼淳亲王,还不忘威胁雪兰两句,“小姐,王爷可是帮过你许多次呢!”

    雪兰一把撩起车帘来,“正因为王爷帮过我,我才想让王爷活下来!没事你就快走罢。”

    万初就这样被雪兰赶下了马车,万初望了一眼急驰而过的马车,咬了咬牙,一腾身,跃向路边的林子里去。

    雪兰赶下了万初,不忘俯在南月耳畔小声叮嘱着,“一会儿若是真有刺客而来,你一定要隐藏好了自己。记得,咱们这一行人中,没一个人会武功。”

    南月点头称是。

    雪兰这才放下车帘,转头看向淳亲王,“王爷,那我就多有得罪了。”

    淳亲王合着眼点点头,雪兰过来伸手解开淳亲王的丝绦。

    第一次给男人脱衣服,雪兰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可是想到一队人的性命全在她手上,雪兰敛了那股羞赧,把淳亲王的衣服全部解了开。

    敞开衣服的淳亲王露出结实的胸膛来,肩头伤口的血已经流了他半边身子,本就白洁的身子更显出血痕的触目惊心。

    “王爷,伤口我要重新给你包扎一下,可能会有些疼。”雪兰把万初刚刚系好的白布条小心翼翼的拆了开,把缠在下面的衣服一点点脱下来后。

    此时的淳亲王已经赤着上身,伤口堵着从前的布条。雪兰低头把已经染血的衣服撕成一条条的,重新包在淳亲王的伤口上。

    雪兰动作麻利,没有一丝含糊,淳亲王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的动作。

    待把淳亲王的伤口包扎好,雪兰翻出自己从前的一件广袖流仙裙。广袖要比窄袖好许多,至少在长度上能让身为男人的淳亲王穿上看着不是那么显眼。

    雪兰帮着淳亲王穿上了流仙裙,把他的头发也解了开,梳成了一个垂鬟分肖髻,又抬着他的脸,帮他搽上了香粉和胭脂。

    雪兰不忘加了一句,“王爷,这是权宜之计,您不必放在心上。”

    淳亲王扬了扬嘴角,任凭雪兰给他的嘴上涂了层口脂。

    打扮完了淳亲王,雪兰向后坐了坐,仔细端详着面前的淳亲王。肌肤白嫩,嘴唇嫣红,哪里还像一个男人,比雪兰这个女人都要美艳几分。

    “行了。”雪兰用帕子拭了拭手,对淳亲王说。

    淳亲王睁开了眼,轻轻对雪兰道了句“有劳”。

    雪兰一笑,“王爷不怪我擅自作主便已是恩典了,哪里敢让王爷称上一声有劳。”

    淳亲王把袖子微甩,盖住了他的双腿,“就如二小姐所说,大恩不言谢了。”

    雪兰低头倒了一盏茶,“王爷喝杯茶罢?”

    淳亲王挺了挺身子,却痛得又跌回到迎枕上。雪兰小心翼翼的扶起淳亲王的身板,端着茶杯送到他的口边,“仔细有些烫。”

    淳亲王身子微僵,还是低头喝了半盏的茶。

    雪兰刚放下茶杯,马车外就响起了马蹄声,只听得一股急劲的风,还不等雪兰反应过来,淳亲王一拉她,雪兰跌在淳亲王的怀里。而马车窗口处射进一支箭来,那箭正钉在刚刚雪兰坐过的地方。

    还真来了!

    雪兰“啊”的一声大叫起来,马车也在此时停了下来。

    南月故作惊讶的叫道,“两位小姐,怎么了?”

    雪兰指着钉在面前的箭叫了起来,“有人要杀我!”

    而与此同时,几匹快马已经到了马车跟前。

    南月的尖叫声就传了来,“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啊!来人啊,有强盗了!”

    后面的车厢里也传来了尖叫声,雪兰听得外面有人高喝一声,“都住嘴!哪个再敢喊一声,我现在就杀了她!”

    一句话,叫原本尖叫的两辆马车瞬间安静了下来。

    雪兰听到有马蹄声朝自己这辆马车走了来,她不由得握紧了手掌。

    马蹄声越来越近,一下两下三下,听着已经到了车帘外。

    雪兰瞥见淳亲王额角渗出汗来,她转眸看向车帘。

    车帘子就在这时被掀了开来,一个青纱罩面的人露着一双凶目向里看来。

    “啊!”雪兰缩到了马车角落里,一把抱住了淳亲王,“姐姐我害怕,我害怕!”

    淳亲王搂紧了雪兰的肩,尖着嗓子,身子不住的颤抖着,“不怕不怕……你……你是什么人?!”

    来人见马车里两个抱在一处的少女,提刀指向二人,“你们有没有看到两个男人?!”

    雪兰伸出抖个不停的手来,“男人……不就是你么?”

    来人呸了一声,又仔细朝着马车里看了一眼,“你们是干什么去了?!”

    雪兰哆嗦着,“我和姐姐……是去给我姨娘烧纸去了……求英雄放过我们,我们只是去给亲人烧纸,没带什么银子啊!”

    雪兰的话音里已经夹着哭腔,她说着,伸手把脖子上戴的南珠项链摘了下来,丢在马车车帘处,“英雄若是不嫌弃就拿去罢。”

    耳纱罩面的男子啪的一下甩下了车帘,马蹄声又向后面传了去。

    雪兰侧耳听到外面的声响,“里面只有两个姑娘家。”

    “那就快找别的路去,许是在前面呢。”

    随着这一句话,马蹄声离得马车越来越远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