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发作

    叶世涵靠在太师椅上,双眼木然的望着眼前挂着一幅泼墨山水画。

    画上的山水浓重相宜,叫人如身临其境,难道做人也可以这样么?叫人分不出真假来……八年了,自己和小林氏足足做了八年的夫妻,却连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叶世涵觉得可恨的不是小林氏,而是他自己!

    因为他没认清小林氏的为人,把她当成贤良之女。又因先夫人林氏暴毙,叶世涵把对林氏的愧疚都补在小林氏身上了。可是,就是他这样信任的一个人,害他的妾氏,毒杀他的孩子,最后为了陷害雪兰,差点把小林氏所生的叶建开也害死了!……

    叶世涵重重的叹口气。

    门就在这时被推了开,叶世涵皱紧眉刚要发作,见雪兰亲自端着一个木托盘,盘中放着一勺一碗,雪兰笑着走了进来,“父亲,我听石新说您今早都没用饭,这是女儿亲手做的燕窝羹,你多少吃些罢。”

    叶世涵不好抚了雪兰的好意,指了指一旁的桌子,“那你就放下来罢。”

    雪兰把木托盘放了下来,立在叶世涵身边,“父亲,石新说您一夜未眠,我陪着您说说话罢。”

    “说话?”叶世涵微怔,好像自己确实没和哪个女儿一起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叶世涵虽然觉得心身皆疲,却依然一笑,“好罢,那你就说说罢,你想听什么?”

    雪兰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尽,“父亲,我想听听我娘的事。”

    叶世涵的眼中浮现出伤感来,海氏……那是他尘封很久的记忆了。

    “你娘……她出身官宦之家,因她父亲被人污告,全家被发配。你祖父和你娘的父亲是同科,所以你祖父临发配前求到你祖父面前,你母亲便被送到我家来,只说给我当丫头。”

    叶世涵的眼中慢慢浮现出回忆的柔光,“那时候我也不过十几岁,还不如你现在大。你娘刚来时就像只粉红色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走到哪里都是怯生生的。我那时在想,这个小人儿可真有趣啊!没想到,这个小人儿后来果然成了我的女人,我觉得你娘就像我掌心中的小兔子……”

    许多年前的记忆,被再度打开,叶世涵眼神变得更加温柔起来,“她善良,心思纯洁,又毛手毛脚的。她陪着我写大字时,常常弄得自己满脸都是墨……和她在一起时,我就有说不完的话……”

    “可是后来……”叶世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以为我看错了她……其实是,她太过信任我了,以为我会一直护着她……可是……可是我竟然没拦得住你祖母,眼睁睁的看着你娘被人带走……这一走我们竟然阳阳永隔了……”叶世涵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雪兰低着头,眼里盈满了泪水。这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父亲讲她的生母,雪兰曾猜想过,海氏是不是被迫给叶世涵当妾的。可是现在看来,两个人是从小青梅竹马的感情,远远不是自己能想象得到的。

    雪兰幽幽念起:“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李白的《长干行》正是叶世涵和海氏的写照,叶世涵听着听着,眼眶渐渐变红。当雪兰吟道“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时,叶世涵的眼泪终于涌出了眼眶。

    “坐愁红颜老……”叶世涵遮面而泣。

    雪兰默默的退出了小书房,她要做的不是陪叶世涵说话,而是让叶世涵把内心的情感发出来。这几日的事情太多,若是把所有思绪都堆积在心里,那么叶世涵早晚会被压垮。

    雪兰向自己的兰园走去,脚步缓慢。她无心欣赏着路两边的风景,脑中还萦绕着叶世涵的话,关于她娘海氏的所有事。那是雪兰一直都不知道的,而今知道了,也算是她心愿的一种圆满。

    ***

    叶老太太在第二日也知晓小林氏的事了,她有些不敢置信。但当她看到叶世涵颓然的模样,叶老太太合上了眼睛。母子俩相对不语,最后是叶老太太重重的叹口气,“把她送去家庵罢……”

    叶世涵答了声“是”,退出了南松园的正房。

    小林氏被送去了家庵。

    洛璃回来给雪兰讲小林氏去家庵的情景,“奴婢见她是被人从房里抬出来的,她只张着眼睛,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说不出一句话来,也没人能听得懂她在说什么。还有,她的手抬起来又落了下去,连给人比划几下都难。”

    小林氏害死了这么多人,叶世涵能留得她一条命,已经算是成全了这些年来夫妻间的情分了。

    王嬷嬷原本就话少,听了洛璃说了这些,她只叹口气。

    叶建开服了解毒的药,很快好了起来。没人愿意把他中毒的事细细讲给他,叶建开却会察言观色,他只问林氏的下落。他身边的下人早被叶世涵训过了话,都说夫人病了,侯爷把她送去养病。时间久了,叶建开也不再追问。只是看人的眼神再没从前的开朗,显得怯生生的。

    叶世涵比从前细心很多,亲把叶建开带在身边,叶建开才渐渐开朗了些。

    这是后话。

    府里没了主持中馈的夫人,叶世涵思考了两天,让郭嬷嬷和大小姐帮着谭姨娘管管内务。这个决定令所有人都很诧异。从建府以来,谭姨娘是第一个掌管庶务的姨娘。

    郭嬷嬷到底是个尽心的人,帮着谭姨娘生生的把府里的庶务担了起来。大小姐也不多问林氏的下落,只一心帮着谭姨娘管庶务。

    二奶奶蒋氏位置最是令人尴尬,她原是小林氏给招回来对付雪兰的。结果最后小林氏被送去家庵,蒋氏在沐恩侯府里忽然像没了立足之地了。下人见了她都懒得再理她,蒋氏关在房里想了两天,终于走进了南松园里。

    最后,是叶老太太的主意,把叶建晟和蒋氏留在了沐恩侯府,他们住在原来的旗山苑,叶世涵给了叶建晟一间小铺子,他开始靠着小铺子养活蒋氏和几个仆人。蒋氏终于知道不能依附长房的坏处,她卖了几个下人,开始为菜米价格斤斤计较起来。

    【作者题外话】:感谢黑妮,阡陌和尾号为1024的宝贝们,打赏已看到。另外茶酱、彼岸花三生,留言已经看到,么么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