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现

    “那么……梅霜是不是也是你着人杀的?!”雪兰扬头问向林氏。

    林氏转头对雪兰嫣然一笑,本该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脸,却让雪兰看到了夺命嗜血的快意,“我难道还能让那个疯子再胡言乱语么?”

    雪兰贝齿轻叩,只恨自己不能上前和林氏拼了这条命去,“小林氏,你好狠的心!还有谁是你不能对付的?!”

    “自然是有,”林氏转眸低语道,“那就是我,还有……侯爷。我千辛万苦得来的男人,我定让他身边只有我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都该死!而且因为开哥儿没了,侯爷将来会对我更加宠爱,也许不久,我还会生下一个儿子来。这样,开哥儿在天之灵,也会得以安慰。”

    “那么,谭姨娘呢?她为什么一直在父亲身边?”雪兰高声问。

    “她嘛,是这些妾里最最识趣的,她早就当着我的面喝了绝子汤了。”林氏笑着转过身去,对着陈嬷嬷摆摆手,“下手罢,免得夜长梦多了。”

    陈嬷嬷朝身后的一个婆子一摆手,婆子端来一盏酒壶。陈嬷嬷提着酒壶走向雪兰,狞笑着走到雪兰身边,“二小姐,奴婢得罪了。”话刚说完,陈嬷嬷就按住了雪兰的肩膀,把手上的酒杯朝雪兰嘴上灌去。

    雪兰拼命的挣扎,可是她被绑着,两只手使不出力气来,只能任凭陈嬷嬷去撬她的嘴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陈嬷嬷的手忽然一僵,她手上的酒壶落在了地上。再看她太阳穴上,已经钉进去了一支银镖。

    有婆子开始尖叫起来。

    林氏惊得转回头来,看到陈嬷嬷已经倒在了地上。

    林氏张大了眼睛,她急忙往房子外跑,而祠堂的当院里忽然亮起了许多火把。那些火把的正中站着的人,正是沐恩侯叶世涵!

    叶世涵眼中的愤怒再难遮饰住,他一扬手,指向林氏,“把这个贱人给我拿下!”

    两旁的护院上前来把惊慌失措的林氏押了住,“侯……侯爷……”林氏完全呆了住。

    叶世涵不是去江南了么?他怎么会在这里?

    叶世涵脸色如一张白纸,他从没想到,自己的枕边之人竟然如此心机深重,手段毒辣!自己这么多年来,错信了她了!“我若是不说去江南庄子,你也不会急着趁我不在,对雪兰下手!”

    “侯爷……我冤枉啊!”林氏被拧住双臂,还不忘向叶世涵喊着冤,“我……我是被兰姐儿陷害的……您要相信我啊!”林氏施展开从前的招数,死不认帐。

    若不是真听到林氏的话,叶世涵无论如何不能相信林氏会是这些幕后事的黑手。

    叶世涵上前几步,一巴掌打在林氏的脸上,打得林氏脸一歪,粉面上立时浮现出五个指印。

    “你还敢浑说?!你姐姐……待你那么好,你居然对她下手?!海氏心地纯良,把你当成真正的密友,你也把她陷害了,以至让老太太相信海氏腹中之子是奸生子!开哥儿是你亲骨肉,你竟然对他也下手,只图拼取我和老太太的同情,你真是蛇蝎心肠的女人!”

    雪兰的绑绳早被窗外的南月解了开,雪兰从房里走出来,来到叶世涵面前,“父亲,刚刚的话您已经听清了罢,现在一切真相大白,当年的一切都是小林氏和邵姨娘做的。就是开哥儿,也没逃出小林氏的手掌。”

    叶世涵额角的青筋暴突着,“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关押起来!”

    林氏还要再叫,被人拿着帕子堵住了嘴,直接拖走了。

    叶世涵转目看向雪兰,“兰姐儿,你有没有什么事?”

    雪兰摇摇头。

    叶世涵皱紧双眉,说道,“那你就快些回去休息罢,今日你也受了委屈了。我一会儿还会让人审问小林氏,定把小林氏给开哥儿下的毒问出来。”

    雪兰也知晓叶世涵会很忙,于是带着南月回兰园去了。

    这一夜里,雪兰并未睡好。到了天亮时,雪兰正在早膳,喜鹊慌慌张张的跑了来,“二小姐不好了!”

    王嬷嬷在一旁皱起了眉。她被潘海叫来时,潘海就告诉她:二小姐很厉害,并不懂什么规矩。潘海让自己这位表姐能好好教导二小姐。

    可是王嬷嬷来到兰园之后,她发现二小姐根本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厉害。小丫头们当着她的面就敢各自取笑,而二小姐还在一旁笑着凑趣。若是主子真厉害,别说是小丫头了,连贴心丫头们都不敢如此行事。

    再看看眼前,喜鹊在主子用膳时就大喊大叫的,还说什么“不好了”。若是在宫里,这样的奴才早该拖出去打板子了。

    王嬷嬷想到这里,重重的咳嗽一声。喜鹊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她看到了王嬷嬷的脸色,急忙松开了提着裙子,低头来到雪兰面前,“小姐……奴婢……奴婢是想说……三小姐触柱了!”

    雪兰把竹箸放了下来,“什么时候的事?三小姐现在如何了?”

    “听说是昨晚的事,三小姐伤得很厉害,太医都请来好几位了。听太医说,三小姐的身子现在并不大好。”

    雪兰冷冷一笑,把竹箸重新拿了起来,夹起菜来有些心不在焉。

    叶世涵那边刚把小林氏抓起来,三小姐这边就触柱,她这是用半条命来赌自己的整条命。雪兰不由得微叹,三小姐还真是够狠毒,对自己下手都这到狠。

    雪兰刚用完了饭,叶世涵的小厮石新就来了。石新一进房里便禀道,“侯爷让奴才告诉给二小姐,五爷的毒已经解了。”

    雪兰长出口气,“那父亲现在在哪呢?”

    石新一躬身,“侯爷现在在小书房里呢。”

    “父亲是不是整夜未眠?”

    石新头一低,“侯爷审问了夫人一夜,五更时分又着人请了太医给五爷配药,五爷吃了药后侯爷一直守着五爷。一个时辰之后五爷醒的,侯爷才回小书房的。”

    那就是说叶世涵一夜未眠。

    雪兰点头,遣出了石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