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二十三章 真相

    “二小姐,”林氏连从前亲昵的“兰姐儿”都不再唤雪兰了,“现在开哥儿已经病得很厉害了,我来尊老太太的命……送你离开。”

    昏黄的灯光下,林氏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如鬼魅般,叫人看到身上都冒层冷汗。

    雪兰挺直了身子,看向林氏唇边的冷笑,“夫人是来……结果我性命的?”

    林氏低下下巴,望着雪兰如同看着一只待死的蝼蚁,“我只是奉老太太之命,你可别怪我。”

    雪兰高声喊道,“可是你这样做,只会让真正害了开哥儿的人逍遥法外!”

    “真正害了开哥儿的人?”林氏略一迟疑,“你难道知晓是谁么?”

    “我猜有可能是三小姐!”雪兰在为自己争取最多的时间,此时没有人在自己身旁,她只能靠自己了。

    林氏听了雪兰的话,定定的看了她半晌。忽然林氏笑了起来。这笑声回荡在这阴森的房间里,就像从地狱里传出来的勾魂狞笑一样。

    雪兰长长的指甲陷在掌心中,她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心里最不敢相信的一件事,似乎在林氏的笑声中得到了印证。

    林氏笑得扶住了陈嬷嬷的手,勉强喘口气,侧着头斜睨雪兰,“邵姨娘还以为你聪明,可我却觉得你是最笨的一个。我从前还太高估了你,叶二小姐。”

    林氏说着,对着一旁的陈嬷嬷摆了下手,陈嬷嬷去一旁搬来了个小杌。林氏坐在小杌上,头探向被缚着的雪兰,雪兰可以清晰的看到林氏那圆润的双唇在自己面前一张一合着,“叶二小姐,你可以做个明白的死鬼。给开哥儿下毒的人,不是三小姐,而是……我。”

    虽然雪兰已料到这个结果,可是听到林氏承认时,雪兰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林氏说完了这席话,直起了身子,有一层水汽在她的眼中微微闪动着。“一切都因为你,全是因为你!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我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啊!侯爷不在,你又恰巧和开哥儿在一起过。为了扳倒你,叶雪兰,我费尽心机,不惜把我最疼爱的儿子的命搭了进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雪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开哥儿是你的亲骨肉,你也忍心给她下毒?!你简直禽兽不如!”

    林氏扬起脸来,脸上闪过一丝悲意,“开哥儿会不受任何痛苦的死去的,他死了,你的罪就更加坐实。侯爷也会因为开哥儿对你不再喜欢了,老太太每看到你时,就会想起死了的开哥儿,他们都不会再拦了我对你下手!再不会了!”

    竟然真是林氏做的!

    雪兰咬紧了牙,林氏疯了,完全疯了,为了报仇,竟然连亲生儿子的命都要算计进去!

    “小林氏,你不得好死!”雪兰恨得咬牙切齿。

    林氏听了雪骂过这一句,笑了笑,她抽出帕子来抚过自己的眉梢,“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狠毒么?想在这侯府生存下去,哪个没狠毒过?!三小姐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到了关键时刻,还不是为了自己而毒杀了生母邵姨娘?!叶雪兰,你在临死前我要教给你一件事,那就是无毒不丈夫!只有狠毒之人,才能在侯门里生存下去。而如你生母那样糊涂的女人,早该被打发了!”

    “海氏生得漂亮又如何?还不是因为这张脸,惹来杀身之祸。因为她和邵姨娘相貌相似,侯爷才会在酒醉后宠爱了邵姨娘。这样的恩宠于邵姨娘就是奇耻大辱,她哪里不如你姨娘了,凭什么她只配当你姨娘的影子?所以邵姨娘才会喜欢化桃花妆。不过,也就是因为她化的桃花妆,我才有机会把毒药渗在桃花膏里。”

    林氏的脸上晦涩不明,仿佛在回忆的漩涡中挣扎,“从小我就生活在嫡姐的阴影下,什么好的东西全部是我那位嫡长姐的。而轮到我这里,不是没人要的,就是不值钱的。就连她的富贵命运,都比我强好多。”

    林氏说到这里,阴阴一笑,“可是就算这样又能怎样?她最后还不是被我气死了么?她以为她知晓我和邵姨娘联手害死海姨娘的事,就能奈我何了?她错了!我就在她眼前设计了一出戏给她看,让她以为侯爷爬上了我的床……”

    林氏说着,咯咯的笑起来,可是那笑声听到雪兰的耳朵里,却显得毛骨悚然。

    “我的嫡姐就这样被我活活气死了!阖府上下都以为她一直身子不好,病又发作了呢。女人啊,最可悲便是自作聪明。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便可以趾高气扬了么?到底谁笑到最后还未可知。做人,千万不能太蠢了。”

    林氏说着低眼看向雪兰,“你不是一直在找叫‘清媚’的人么?其实啊,你是听错了,我的闺名叫婉筝,可是我在很小时,乳母给我起过乳名,我的乳名叫……清儿。因为我来过叶府一次,因见侯爷喜欢海氏,我故意和海姨娘聊得投机,所以此后海姨娘给我写信都唤我清妹,是妹妹的妹,而非‘媚惑’的‘媚’。”

    雪兰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这就是林氏的手段高超,海氏大概临到死时,也没想到自己死在了一个她曾信任的人的手里。

    “你……你竟然这么狠心!我娘在离开侯府时,已经要生孩子了!你也是女人,你怎么就下得了这个手呢?!”

    林氏故作起一副恍然大悟状,“哦,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当年我和邵姨娘一起设计了一个故事。让老太太误以为你姨娘和别人通奸,就连腹中之子,也是别人的孽种!还有,那年的冯婆子,也是我的人。其实当年老太太只说把海氏腹中之子送人,我想着杀了那个孽种以绝后患,所以就杀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冯婆子的下落么?我告诉你,从你查到冯婆子后,我就叫人把她从西郊庄子接走,随后就杀了她。只有死人的嘴,才会最严,这个道理,我比谁都懂。”

    林氏说着,站起身来,“叶雪兰,我已经告诉给你很多了,你地下也是个明白鬼了。即是如此,你就准备上路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