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百二十一章 幼弟

    三日后,叶世涵带着雪兰送叶建彰离开。叶建彰脸上红扑扑的,灿烂的日光正落在他的身上,叶建彰向雪兰招了招手,才进了马车里。雪兰眼睁睁的见马车越跑越快,渐渐消失在视野里,雪兰鼻子微酸,抽出帕子拭着泪。

    眼泪虽落了下来,雪兰心里却是欢喜的,此次去书院,于叶建彰将是一个新的起点。

    ***

    叶建彰到了山东的书院安顿下来就给家里写了封信,说一切都好,已经通过书院的考试了。还说书院环境很好,且人人谦虚谨慎,叶建彰一去就喜欢了博文书院。

    雪兰看过了叶建彰的信,很是高兴,她高声叫进来王嬷嬷,嘱咐道,“嬷嬷有时间就去买布回来罢,虽是府里会给三弟弟送衣服,到底要我送些亲手做的衣服去才好,冬日的棉衣,夏日的短褂,怎么也要做几套,留着给三弟弟穿。”

    王嬷嬷也知雪兰和叶建彰最为亲厚,笑着应好。

    雪兰这边张罗着给叶建彰做衣衫,那边叶世涵遣人来告诉雪兰,自己要出趟门。雪兰一问才知晓,原来是江南庄子的管事暴毙,连着庄子从前的地都少了许多。叶世涵一想,原本江南庄子自己也没去过,就决定去看看。

    因管事才死去,叶世涵也没耽搁,起启去江南了。

    府里忽然少了两个人,似乎比往常安静了许多。

    雪兰不必去叶老太太那里问安,更不会去紫园里看林氏去,她把时间都花在给叶建彰做衣服上面了。

    裁剪好了叶建彰的衣服,雪兰觉得累了,她招手叫过来南月,“不如我们去花园子里走走罢。”

    南月扶着雪兰的手,主仆去了花园子里。

    已近了夏日,湖面上的荷花开了一半,似有些娇羞的女子,半开半露,洋洋洒洒的把夏意洒了半个湖去。

    沿着湖畔,雪兰一直走着,时而在一旁的草丛里摘在一朵牵牛花持在手上。

    当雪兰走到湖畔的尽头,听到阵阵稚气的读书声。循声望去,雪兰隐隐见从前海氏常带着自己玩的秋千架子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雪兰悄声走过去,就见六岁的叶建开正捧着一本极大的书读着。因为书太大,挡住了他的整张脸,那稚气又悦耳的读书声从书的后面传了来。

    叶建开的身后跟着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一个男孩,还有一个年纪略大些的婆子。两个见了雪兰,都要施礼。

    “是开哥儿么?”雪兰轻声唤了一声,捧着书的小手忽然一动,从书后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二姐姐!”

    雪兰笑盈盈的点头,就见叶建开已经把书放了下来,有模有样的对着雪兰施了一礼,“二姐姐也是来花园子里逛的么?”

    才六岁,正是别人家孩子疯玩的年纪,而叶建开已经识得许多的字了。

    “是啊,”雪兰笑着抽出帕子拭过一旁的石墩坐了下来,“开哥儿在看书么?是先生要考的么?”

    叶建开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牙,“不是的,先生留的功课,我早已经做完了。这是我自己想看的。”

    雪兰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叶建开,发现这个弟弟和叶建彰长得极像,都像父亲。雪兰记得自己走时,叶建彰还没有现在的叶建开大,可是时光荏苒,现在的弟弟已经去书院里读书去了。

    “开哥儿好棒啊!”雪兰拍着手为叶建开鼓励,却没想到叶建开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喜形与色,他负着一支手,另外一支手对着雪兰摆摆,老气横秋着道,“二姐姐,做人不能经得起称赞,受得住批评,这样才能进步。”

    雪兰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把叶建开拥在怀里,“开哥儿说得很是!”

    叶建开到底还是个孩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叶建开瞥见了雪兰手上的小牵牛花,笑着问道,“二姐姐,这是什么花啊?”

    雪兰把手上的牵牛花交到叶建开手上,“这是牵牛花,在我们的祖宅乡下还有一种比这个小一些的,叫打碗花。”

    “打碗花?”叶建开持着花柄,把那朵藕荷色的牵牛花嗅在鼻端,随后咧开嘴就笑,“这个倒不香。二姐姐,为什么要叫打碗花呢?”

    雪兰拉着叶建开的小手坐下来,“传说啊,把摘了这个花的人就会把饭碗打碎了。因为乡下穷,碗也算是值钱的物件了,所以大家很珍惜,没人去采这种花。”

    叶建开一副了然的哦了一声,“二姐姐今天采了这花,晚上二姐姐可不是要打碗了么?”

    雪兰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我今晚是要打碗了的。”

    叶建开见雪兰笑,也跟着笑起来。

    雪兰抚了抚叶建开的头,“开哥儿,你可真是可爱啊。”

    就在这时,雪兰身后传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开哥儿!”

    这个声音极突然,把叶建开和雪兰都吓了一跳。雪兰转回头去,见林氏带着陈嬷嬷正疾步向这边走来。

    雪兰一见林氏来了,从石墩上站起身来,刚刚脸上的笑意已经全然不见了。

    林氏过来一把拉住了叶建开的手,她警惕的望向雪兰,便质问,“你来做什么?!”

    雪兰并未回答林氏的事,只向林氏身后的叶建开摇了摇手指,“开哥儿,我走了啊。”

    叶建开似乎也察觉出几个人的异样来,他抿着唇不和雪兰说话。雪兰也不恼,带着南月离开了。

    雪兰回到兰园便把此事忘记了,可是到了晚上用膳时,雪兰端着碗,一下子想到叶建开说打碗花的事,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叶建开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呢!

    雪兰刚用过晚膳,叶老太太的丫头妙冬就来到了兰园,“二小姐,老太太让您去紫园呢。”

    雪兰一怔,“去紫园?可是出了什么事么?”

    妙冬不敢多说,只说雪兰去了就知晓了。

    雪兰早已提防林氏,今日想到去的是紫园,雪兰直接把南月叫了来,让南月扶着她的手,一道去了紫园。

    【作者题外话】:感谢xb553999的打赏!么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