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九十九章 默默

    原来五小姐接到一张字条,是邹玉莞写给她的,约五小姐第二日去静河湾的凉亭里等邹玉莞,邹玉莞有话和五小姐说。

    五小姐不知是何事,叫身边的嬷嬷去邹府问,可偏偏邹夫人的祖母过生日,家里的几口人全去给邹夫人的祖母贺寿去了,邹府下人说要晚上全家人才能回来。五小姐想了又想,许是邹玉莞确实有事,她便带着丫头鼎玉如约而至。结果到了静河湾上的凉亭没见到邹玉莞,却看到了邹清然,邹清然说自己也收到了字条,但是是叶建舒写给他的,两个人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二夫人就来了。

    五小姐说到这里,二夫人急忙上前几步,“老太太,我是和几位相熟的夫人约着去静河湾的凉亭里垂钓啊,没想到就遇到这么丢人的事,老太太我们要把然哥儿和英姐儿的婚事退……”

    二夫人还没说完话,迎头被一盏茶水淋了个干净!二夫人挂着一脸茶水,圆睁着双目看向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已经气得双唇都抖了起来,这么拙劣的伎俩,二夫人还好意思说是偶然相遇,叶老太太不用想都知道五小姐和邹清然是中了二夫人的圈套!

    不过是因为邹清然春闱没考好,二夫人就利用五小姐来毁了四小姐和邹清然的婚约,还是当着京城世家夫人的面,二夫人到底是缺心眼到什么地步了?!

    “你……你个没脑子的女人!你丢了我们叶府的脸了!”叶老太太连话都快说不成句了。

    二夫人没想到叶老太太会生这么大的气,她顾不上一脸的茶水,跪了下来,“老太太明鉴啊,此事并不干媳妇的事!是蓉姐儿和然哥儿私通被我们撞见了啊!”

    叶老太太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指着二夫人的脸,“你……你好……”郭嬷嬷见叶老太太脸色极难看,忙在一旁抚着叶老太太的胸口,叶老太太喘了好一会儿的气,才高声道,“去把侯爷和二爷给我找回来,从今日开始,沐恩侯府分家,二房出去单过!”

    二夫人听了叶老太太的话,跌坐在地,张着嘴叫了一声“老太太”,结果叶老太太连看也没看她一眼。二夫人完全傻了,自己出去住,那就等于要再买宅子,再置办家具,她的女儿还未嫁呢,这里外里的,要花多少银两啊!

    “老太太!”二夫人的声音中终于有了悔意,只是一切已经晚了,叶老太太已经合着目对郭嬷嬷摆着手了。

    郭嬷嬷对四下的婆子使了个眼色,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连拉带扯的把二夫人和五小姐带了下去。

    当晚,沐恩侯府分家的消息便传了来,这是自建府以来,嫡系第一次分家。

    叶世涵和叶世启双双跪在叶老太太面前,兄弟二人抬眼偷看床上躺着的叶老太太,只隔了半日,叶老太太就老上了五岁。

    “老大,你一会儿亲去见你舅父去,只说我们家对不住他,再说是我的主意,把英姐儿和然哥儿的婚事退了,改成蓉姐儿……”

    姐妹易嫁,说出去要多丢人有多丢人,难道叶家的女儿就没人要了么?

    叶世涵和叶世启脸色都苍白极了,可是,他们没有一点法子,若是不让邹清然和蓉姐儿定亲,蓉姐儿就毁了。蓉姐儿本是什么也不知道,二夫人为了自己的私心,她却要担上一辈子么?

    叶老太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铺子帐面,你们都抓紧让下面的人结出来,分为四股,老大占两股,我占一股,老二占一股。再有,我这里有些体己的银子,我做主给蓉姐儿当嫁妆了,就算我们对邹府的补偿罢。”

    叶世启从听说此事后就在心里把二夫人骂个底朝天,他哪里还敢说不行,只能低头说好。

    叶世涵还要推辞,叶老太太摆了一下手,似极累了,手又垂了下来,“老二你听清楚了,限你十日就搬出去,但你要记住,你娘和你大哥半分不欠你的!”

    叶老太太的话已经极重,二老爷叶世启给床上的叶老太太磕了一个头,口称知道。

    叶老太太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对跪着的两个儿子摆摆手,“你们都下去罢。”

    叶府的两房就这样被分了出去,二夫人搬家那天哭得昏天黑地,可是满府上下没人相送,她想向人哭诉都找不到人来。

    紧接着,四小姐和邹清然退了亲,五小姐和邹清然定了亲事,亲事定得很匆忙,隔了一个月,邹府就来迎娶。

    而二奶奶蒋氏听说二房要搬出去单过,带着个郎中跑到叶老太太那里,说自己已经怀有身孕。

    从前不说自己有孕,见到要过上苦日子了,精明的二奶奶才说有孕。可是,二房的人叶老太太一个也不想见,她让二奶奶找二夫人养胎去。二奶奶蒋氏闹了个没脸儿,悻悻的离开了南松园。

    五小姐在出嫁那天,林氏带着长房这边的几位小姐去观礼。雪兰避了众人,坐在五小姐的房里和她说话。

    雪兰望着上了喜妆的五小姐,拉住了她的手,“大表哥人很好,五妹妹嫁过去,大表哥并不会亏待了五妹妹。且妹妹不计较大表哥的考场失意,大表哥自然也会记着五妹妹的情义。”

    五小姐的脸红红的,她抬起眼来,定定的望着雪兰,“二姐姐,其实是我算计了大表哥……”

    雪兰怔了住,五小姐低头望着自己穿着的大红裙裾,“在我拿到字条时,我就已经看出,那字迹不是大表姐写的。我想着母亲正急着让四姐姐和大表哥退亲,许是就是用我来退成这一门的亲事。”

    雪兰第一次郑重的着五小姐,多么大胆的女子,明知晓二夫人要利用她,或许会毁了她,她居然还敢故作不知的去触及此事,五小姐的胆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大。那么,换句话说,是不是可以说五小姐很爱邹清然呢?

    “你真傻!”雪兰抬手抚了抚五小姐的鬓角,“若是老太太不让你和大表哥定亲可怎么好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