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九十二章 用意

    从南松园里出来,叶建舒被大小姐的丫头佩雯叫到了南松园的暖阁里去。

    大小姐叶雪珊和自己的嫡亲大哥并不多言,直接问到早上的事上,“大哥,二妹妹可是做错了什么事么?”

    叶建舒已经想到了自家妹妹要问什么了,扬眉道,“大妹妹是要问我为什么今晨看二妹妹罢?”

    大小姐一笑,把手上拨的葵花籽小碟向叶建舒面前推了推,“那大哥就告诉给我罢。”

    叶建舒心中一暖,只有自己最亲的妹妹才记得自己最喜欢吃什么。

    叶建舒沉默了片刻,房里的丫头们全部退下后,叶建舒才说,“其实是因为昨日去淳亲王府里的事。”

    大小姐拨着葵花籽,垂头细听着。

    “昨日去淳亲王府里,大家说要做画,淳亲王画的画与别人都不同。”叶建舒斟酌着,缓缓道来。

    大小姐盈盈笑道,“王爷自来启蒙的师父都和寻常人不一样,画也自然是极精致的。”大小姐说着,望向叶建舒。却见叶建舒眉头微聚,似皱还皱着。大小姐心头一跳,“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么?”

    叶建舒回望着自己的妹妹一眼,“淳亲王画了一幅雪盖松林图。”

    大小姐心头一松,笑道,“这有什么,水墨松雪倒也不十分出奇。”

    叶建舒摇了摇头,眉头终于皱了起来,“他画的松林图倒是不足为奇,可是他还在松林尽头画了一个小雪人……”

    大小姐的指尖忽然一滑,一粒葵花籽落在青石砖的地上。大小姐惶然的抬起头来,脸色再没有刚刚的风采,苍白了许多,她喃喃着道,“雪人……?”

    叶建舒也看出大小姐想到了什么,他垂下眼去,盯着面前拨好的葵花籽,“所以我才会想看看二妹妹,我一直在想,她是什么时候引起了淳亲王的注意的呢?是不是在三宝寺,二妹妹和淳亲王私下见过面呢?可是就算他们见过面,二姐姐又是哪里特别让淳亲王都对她另眼相看呢?”

    “不会的!”大小姐失态的从小炕上站起身来,引得叶建舒吃惊的望着她。大小姐脸上极不自在,又缓然坐了下来,她牵了牵嘴角,努力的抬起眉来,才道,“我的意思是说,二妹妹只去过三宝寺那么两次,怎么会那么巧就遇到淳亲王呢?想来是淳亲王觉得雪人有趣,在画上添了一下!”

    大小姐的声音越来越坚定,倒不向在和叶建舒说话,更像在说服自己。

    叶建舒已察觉出大小姐的异样,他皱了皱眉,“有些事我们自然不好下定论,我也只是猜想着罢了。”

    大小姐绞着手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大哥……其实祖母是想把我许给淳亲王的……”

    大小姐一句话,换成了叶建舒目瞪口呆了。

    大小姐脸色通红,“我一个女孩子家,自然不敢说这些失了体统的话……可是……我觉得我要担起的是联姻的重担。我的出嫁,也是为了巩固大哥你的未来,所以我才想着要走好每一步!”

    大小姐的脸越说脸越红,却句句铿锵,让叶建舒不由得双眼不错的望着眼前的妹妹。疼爱,怜惜,辛酸一齐涌上叶建舒的心头。

    从母亲过世后,自己就知道,这世上只有父亲和自己的大妹妹是最亲的人了。大妹妹为巩固他们兄妹的地位,甘愿每日陪在老太太身边。一个小姑娘家,有几个愿意陪着老人家日日诵经拜佛的?可是妹妹就是这样做到了。

    “珊儿,”叶建舒唤起只有当初母亲对大小姐宠溺时的称呼来,“你放心,大哥定然会让你找个好人家,长久幸福!”

    大小姐的眼眶湿润起来,到底是一母同胞!

    兄妹两个相视一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关爱。

    ***

    雪兰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想着叶建舒为什么很注意自己的事。她准备让刘嬷嬷打听出了什么事时,叶建彰来到了兰园。

    连着两天叶建彰都来了兰园,雪兰猜想这和叶建舒大概有些关联。

    叶建彰搓着手,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立在雪兰身后的丫头们,一个个秉气垂头的退出正房。对于叶建彰终于知晓避下人再讲话,雪兰心中十分满意,正想着要夸上他两句,叶建彰却从座上跳起来,“二姐姐,淳亲王昨日画画了,画的是松林和雪人呢!”

    雪兰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自己曾在三宝寺的松林前堆过雪人。可是,这和淳亲王有什么关系?

    雪兰蹙着眉,扫了一眼一旁的叶建彰。她忽然发现,叶建彰的眼里有惊,有惑,似乎还有……有几分喜色!她的弟弟不会以为和淳亲王扯上关系是天大的好事罢?

    雪兰不得不说话了,“建彰,我之所以愿意让你去和淳亲王接触,也是想你从出身不高的学子里学习到些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若是说我真有多期待你在淳亲王面前崭露头角,那倒也不至于。现在东宫无主,凡事还是要小心为上。”

    叶建彰挠了挠脑袋,垂下头去,声音比刚刚小了许多,“我也只是觉得二姐姐若是能嫁入淳亲王府,哪怕是个侧妃,老太太也定然会高看二姐姐的……”

    雪兰好想伸出手来拍拍弟弟的头,可是见弟弟已经是青衣少年时,雪兰的手又按在小几上,她欣慰着道,“你能为二姐姐着想,我很高兴。可是,淳亲王的婚事自有太后和宫里的娘娘为他作主,我不想牵及自己。三弟,并不是凡事皆出头便好了。”

    弟弟竟然以为一个侧妃对自己来说都是高攀上了,这才叫她泄气。万说侧妃,就是正妃,她也没想过!她叶雪兰只想把娘的死搞得清楚,就打道回岁县。什么侧妃正妃的,那可不是她想驾驭的玩意儿!

    雪兰把一肚子的话都咽了下去。

    叶建彰有些失望,还不等他再说话,雪兰叮嘱起来,“若是大哥或是别人试探你,你就只说是王爷没见过那样丑的雪人,别说出其他的话才是。”

    在这叶府里,只有她和叶建彰最亲近,别人雪兰可不敢保证都是良善居心。

    叶建彰点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