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八十五章 雪人

    叶建晟也好半天没回过神来,他心里嘀咕着,叶建彰什么时候入了淳亲王的眼了?他竟然一点也不知晓。叶建晟偷瞄了叶建彰一眼,只见叶建彰扬着头,双眼带着崇拜的目光望着淳亲王。叶建晟忙又低下了头去,心里面骂道,蠢小子竟然还有这等福气?!

    淳亲王很满意的点点头,“那便好,你若是看完了,还可以再向别人借去。”

    叶建彰点头应好。

    淳亲王想到立在寮房松林下的雪人,不由得扬起了嘴角,“叶二小姐还是那么天真烂漫,雪人堆得也不错。”

    叶建彰脸上的笑一呆,他见淳亲王面色如常,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淳亲王那边已经象征性的问了叶建舒和叶建晟的话来,全然不再提雪人一事。

    问了三人的话,淳亲王才端起茶杯来,三个人识趣的退出禅房。

    出了禅房,叶建晟就皮笑肉不笑着对叶建彰道,“三弟什么时候结识的淳亲王,竟然瞒得这样紧?连为兄也没告诉?”

    叶建彰因见了淳亲王,心里高兴,脸上就带着笑,“也有段时间了,淳亲王人很好,对我也很关照。”

    “那是,”叶建晟为了找出些自己的面子,笑道,“这位闲散王爷当然对谁都随和了,不然怎么会这么个名号呢。”

    叶建彰不爱听叶建晟这么说淳亲王,他微皱眉,不再接叶建晟的话。

    叶建晟心里酸溜溜的,又不好向叶建彰说引见淳亲王的事,只在路上揶揄起叶建彰来。直气得叶建彰脸色通红,正纠结要不要反驳叶建晟。

    叶建舒终于听不下去,皱起了眉来,“二弟,话少说些为好,到底是王爷,仔细了你的口舌。”

    叶建晟往大氅里缩了缩肩膀,裂着嘴笑,双眼却盯着叶建彰的脸,“淳亲王该不会计较这些才是,他一直待人不错……”

    叶建舒也不理会叶建晟,抬脚先走一步,去回叶老太太的话。

    叶建彰见叶建舒走了,转身也走了,撇下叶建晟一个人。

    叶建晟脸色泛青,却不敢在三宝寺的当院里大喊大叫。他点了点已经没了踪影的叶建彰,嘴里囫囵的几句连自己也听不清的话,跟在叶建舒的身后去了叶老太太那里。

    叶老太太听了叶建舒回的话,笑着点头,“你们几个出息,自然淳亲王也会生了结交之意。”

    原本很是迷糊的叶建晟,现在忽然清白不少,他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凑在叶老太太身边道,“淳亲王还说看到什么雪人了呢,我瞧着那个位置正是寮房,老太太想想,敢在冬天里堆雪人的还有谁呢?”

    叶老太太拨扣佛珠的手一顿,两道眉毛拧在一处,“你二妹妹什么时候堆的雪人?”

    叶建晟笑嘻嘻的回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淳亲王一进来就说看到二妹妹堆的雪人了。”

    叶老太太脸沉了下来。

    一个大家子小姐出来拜佛,哪个会去堆佛人玩,这让人瞧见了会说什么?还不只当沐恩侯府的规矩只是摆设?!

    叶建舒见叶老太太脸色不虞,笑着回叶老太太的话,“老太太,我瞧着淳亲王并未着恼,许是觉得二妹妹与旁人不同罢。”

    叶老太太冷哼一声,“便是王爷怎么想的,难道脸上还会显露出来么?”叶老太太叫过来妙冬,“去告诉给小姐们,我们即刻回府了。”

    妙冬答应着去了寮房。

    雪兰等人听了妙冬的话,纷纷从寮房里出了来。六小姐先看到雪人了,她扬了扬嘴角,“哟,我的二姐姐还真是天真无邪啊。”

    雪兰似没听到六小姐的话,从六小姐身边擦身而过,走向前去了。

    六小姐望了一眼裂着绿嘴的雪人,着实觉得恶心。

    回到了府里,众人等各自回房,毕竟,除夕夜大家还要在一处守岁。

    雪兰堆了雪人,只觉得有些累了,回来便睡下了,一睡睡到了近晡食时分。

    用过了饭,雪兰便把做好的衣裳袜子都拿了出来,只待晚上去守岁时穿了上。

    沐恩侯府家的除夕,和别家的没什么区别。拜祖、守岁、给红封、吃饺子。雪兰得了几位长辈的红封,又赠予姐妹们荷包才回了兰园。

    叶老太太在临行前叮嘱众人,明日要进宫,让大家寅时起床。

    雪兰只觉得这一夜睡得太短,似乎才闭上眼睛,那边刘嬷嬷就叫她起床了。雪兰伸了个懒腰,楚锦已经帮雪兰穿上衣服。

    待雪兰穿好了衣裳,刘嬷嬷亲自帮着雪兰梳起了头来。

    “小姐,您要记得到了皇宫可不兴四处乱瞧,”刘嬷嬷把雪兰一缕青丝一卷盘在脑后,嘴上不住的叮嘱起来,“奴婢教您的行礼及步子您可记清楚了?”

    雪兰合着眼,神识似还在神游,“嬷嬷放心罢,我不会忘记的。”

    “还有,您可不许像在三宝寺一样堆雪人了。”刘嬷嬷自从听洛璃回来说,她们在三宝寺里堆雪人的事,就得头皮发乍。那可是寺庙啊,自家小姐去堆雪人佛主还不怪罪下来?!

    刘嬷嬷提心悬胆的拜了好几天的佛,心里才觉得太平许多。现在雪兰要入宫了,若是再玩性大发,在宫里堆起个雪人,那可真是丢人丢到皇帝老子面前去了。

    雪兰打个哈欠,接过洛璃递上来的温帕子,拭着手道,“放心就是了。”

    刘嬷嬷把雪兰垂下来的长发又梳了梳,轻轻的插上一朵鎏金钗子,才笑道,“小姐记得就好。”

    雪兰早膳历来用得极清淡,只用了些许百合粥和几个灌汤饺就起了身。

    刘嬷嬷一面帮着雪兰系着大氅,一面不忘叮嘱。雪兰笑着一一应是,刘嬷嬷还不放心,又叮嘱起洛璃来。忙活了之后,刘嬷嬷望着一身鹅黄色襦裙的雪兰,又皱起了眉来,小声道,“其实小姐穿妃红色更显脸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做了一身鹅黄色的。”

    洛璃抿嘴一个劲的笑,“嬷嬷,瞧您老紧张的,若是不知晓的,只当是入宫要见太后的人是您呢。”

    刘嬷嬷捶了洛璃一下子,笑骂,“你好生服侍着小姐,帮着她提点些,若是小姐有什么事,我只管回来捶你!”

    洛璃一伸舌头,扶着雪兰出了正房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