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八十章 解释

    眼瞧着小年将至,兰园里年味越来越重。新帐新杯,若不是雪兰拦着,刘嬷嬷差点连狼毫都给换成新的。

    楚锦把新的袜子都做好了,她端详着新做好的袜子,脚尖绣着莲花,寓意步步生莲,脚跟绣着苹果,寓意平安顺畅,脚底还绣上了一个小人头,寓意踩过小人。

    洛璃在一旁瞅着楚锦做好的袜子扑哧一笑,“楚锦姐姐,你怎么会把小人做得那么好看?还帮她的头上绣了朵花了?一个踩小人罢了,何苦浪费小姐的线呢?”

    雪兰闻言放下笔,也看向楚锦做好的袜子,果真脚底板的位置有个戴着红花的小人头。

    楚锦笑着啐了一口洛璃,“只你这个小蹄子嘴快!小姐还没说什么呢?!”楚锦说着又把袜子放平了,扬脸对雪兰说,“小姐,我瞧着今年的袜子做得都比往年好看呢。这样出众的袜子,小姐穿上没人能看到,有些可惜了。”

    洛璃在一旁咯咯的笑个不停,笑得楚锦莫名其妙的。

    洛璃一面咬着帕子一面道,“楚锦姐姐,你惹是嫌旁人看不到,你就把这支袜子搁在腋下,待除夕主子们恩典让咱们乐时,你正好拿出来拭嘴!”

    原本就是极辱人的话,洛璃偏偏还咬着帕子,噙着笑,更让人想象到楚锦咬着袜子时的模样。

    房里的人哄堂大笑起来。

    楚锦赶着洛璃打,扯着她的手臂拧着她的脸。洛璃一边躲一边告饶,雪兰扶着刘嬷嬷的手笑弯了腰。

    “好了好了,”刘嬷嬷笑着训楚锦和洛璃,“你们两个泼猴,还当着小姐就胡闹,仔细叫人瞧见了说你们没了规矩。”

    雪兰也收住了笑,“嬷嬷,叫人把我的大氅拿了来,我要出去。”

    刘嬷嬷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劝道,“小姐,瞧着天并不好又冷,您还出去做什么?”

    “没事,”雪兰已经站了起来,把帕子掖在肋下,“快过年了,我去五妹妹那里看看。”

    一旁的楚锦嘴快,先说了话,“小姐,五小姐那么对您,您还看她做什么?就如您所说,她没联合二夫人陷害您,但她这几天做什么去了?她不来和您解释,您倒去瞧她?可不助长了她的气焰了么?”

    刘嬷嬷横了楚锦一眼,楚锦闭上了嘴巴,雪兰笑了笑,任由刘嬷嬷帮她穿上小袄并大氅,才转头对楚锦说,“我就给你留这个题目,让你在家好好想想。”

    雪兰说完,招手叫过洛璃,走出兰园正房去。

    楚锦呆呆的望着正房门口,小声嘀咕了一句,刘嬷嬷皱起眉来,“小姐的心思,你就是赶着马车也是赶不上的。”

    楚锦张了张嘴,到底没问出话来。

    刘嬷嬷却心中暗暗佩服雪兰,就是因为涉及到了五小姐,所以自家小姐才要去看望五小姐。若是五小姐没有陷害自家小姐,此次雪兰前去,两个人定然冰释前嫌,只怕要比从前更好;若是五小姐当真陷害过了雪兰,此次雪兰也定然会看出个首尾来,不至于被动挨打。而且,不管是哪种,二夫人心里都不会好过了。

    雪兰去了旗山苑,直接转过正房去了后面五小姐所住的莲园。

    当五小姐叶雪蓉听闻丫头报说二小姐来了,她吃惊得手上的针不听了使唤,一下子扎在她的手指上。立时,五小姐雪白的指尖露出一滴鲜红的血。

    五小姐顾不得手上的伤,站起身来紧走两步,走至门口,又慢下了步子。她的手放在门帘上,不知道是该打了开,还是该退回去。

    正纠结着,雪兰已从帘子下走了进来。

    “二姐姐……”雪兰才进来就看到眼中盈着水迹的五小姐,雪兰心中一定,上前来拉住了五小姐的手。

    五小姐的声音里夹着哭腔,回握住雪兰的手,“我只当二姐姐再不会来我的莲园了……”

    雪兰笑着从肋下抽出帕子来,亲为五小姐拭了下眼睛,才笑道,“哪里会呢?快过年了,我正好来瞧瞧五妹妹。若是不来,岂不是让人瞧着咱们像生了分么?”

    五小姐的眼泪再难抑制住,滚滚而落。

    一句“像咱们生了分”的话,让五小姐几日里灰暗的心马上照进了一片暖阳。几日来的委屈,心里的不安,夹着涩味甜味齐齐的涌上了五小姐的心头。

    倒是身边的鼎玉见自家小姐激动得不成样子,忙扶着五小姐的手臂轻声提醒着,“小姐,您和二小姐一起坐下来说话罢,二小姐连大氅还未脱掉呢。”

    五小姐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忙把雪兰往小炕上让。

    洛璃服侍雪兰脱去了大氅,雪兰坐在小炕上。鼎玉几个丫头都退出了门外。

    五小姐亲为雪兰捧来了一盏热茶,才坐在雪兰对面,“这几日里来,我把什么最坏的事都想到了。我想二姐姐一定不会再理我了,也连带恨上了我。可我偏偏被母亲罚了禁足,连去和二姐姐解释一句都不能够了。”

    原来如此,二夫人早做好了准备拌住了五小姐。

    五小姐携住了雪兰的手,“二姐姐,我原本是听母亲身边的丫头冰翠和别人说话时,露出要利用二姐姐的扇子一事。我心里着急,就去提醒二姐姐。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帕子了,而且那个帕子还是我的……我听丫头来和我说此事时,我心全慌了,二姐姐,你可知晓我当时急成什么样么?”

    雪兰望着有些语无伦次的五小姐,笑着拍着她的手道,“从五妹妹和我掏心窝的说了好些话后,我想五妹妹不会害我。府里有许多人不待见我,但其中定然没有五妹妹。我猜想,五妹妹不能前来解释,也定然是有个缘故,所以我来了,我正想听听五妹妹这个缘故。”

    五小姐不住的点着头,握紧了雪兰的手,“二姐姐,谢谢你……谢谢你愿意信我!”五小姐竟然抽泣起来。

    雪兰笑道,“好了,即是一片乌云都散了,我也不和你拘着了,你快去厨房吩咐一声,可不能只有你去我那里蹭饭的道理。”

    五小姐破涕而笑,扬声唤了鼎玉,让她去厨房传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