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现

    “再去请郎中!”叶世启咬着牙,脸上带着几分决然,似要探个明白。

    林氏作为旁观者,已经看得分明,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叶世启再闹下去,只会更丢脸。林氏上前来劝,心里却想着自己大概把这一个月的话都说完了,“小叔,现在亲家太太也在,弟妹即是身子不好,就先歇歇罢。”

    胡家的几位太太等来等去等到了这么一个结果,脸色讳涩不明。几个人听了林氏的话,忙道,“姑爷快陪着姑奶奶罢,我们也该回去了。”

    叶世启如被抽走了骨头,他疲惫的靠在了椅子上。林氏只好送几位胡太太出去。

    整整闹腾了小半天,得出了个出人意料的结果,一夜间二夫人胡氏成为全府里的笑柄,这还不算,这笑话还传到了二夫人的娘家去了。

    林氏虽不会落井下石,在叶老太太那里也不好交待,只得把原委告诉给叶老太太。叶老太太气个倒仰。闹得人仰马翻,结果只是二夫人月信来迟了,只觉得在胡家人面前丢大了脸。

    还在病榻上的叶老太太把叶世启叫了去,指着脸把小儿子骂了一痛。连带着这几日里二夫人挟制叶世启的事,叶老太太一并全说了出来。

    叶世启本就心里委屈,又被叶老太太骂了,兼着在外人面前丢了脸,心中更气。回到旗山苑二话不说搬到了小后院去,还叫人把他的东西都搬到小后院去。

    二夫人哪里忍得了这个气,直接闹到小后院去,指着叶世启的鼻子吵。叶世启忍了这些年的气终于暴发了,直接一巴掌打在二夫人脸上,把二夫人给打懵了。

    二夫人在那日之后发现果然是月信来迟了些,她又羞又气又恨。又被二老爷打了,直哭着要上吊寻死。除了叶建晟和四小姐五小姐拦着,长房和叶老太太这边一点动静没有。

    叶世启也不再理二夫人,二夫人闹得没了人搭一句话,结结实实的没了脸面。几股火加在一起,二夫人病倒了。

    没有一个人去探望二夫人,连胡家人都没再登过门。两件事加在一起,让二夫人在沐恩侯府的地位一直冲到了最底下。

    当雪兰听到刘嬷嬷把旗山苑发生的事一一讲来听时,冷冷笑起。

    才受了这么点委屈,二夫人就想到了死。那么当初她一笔笔的对付自己的帐又怎么算?最让雪兰恨的就是二夫人纵得叶建晟拿媚药对付她和叶建彰。若是没有冷面阎王,雪兰和叶建彰还怎么活?!

    雪兰抬起头来,吩咐刘嬷嬷,“从我的帐上提一匹布赏给南月,就说我让她过年做身新衣裳穿。”

    刘嬷嬷猜出这一切都是南月做的。令刘嬷嬷吃惊的是,南月竟然精通医术,能把二夫人的脉相都给改变了。而刘嬷嬷却并不知晓南月是怎么把人脉相改变的。

    刘嬷嬷低头答应着退下去了。

    展眼离除夕渐近,沐恩侯府忙碌了起来。

    雪兰带着几个丫头剪福字,刘嬷嬷领着几个丫头给叶建彰做新衣。

    雪兰正剪着一个福字,喜鹊跑了进来,“小姐,您刚刚没瞧见,南月姐姐的力气好大,自己搬走了院子里的空花盆子。要知道,上次两个婆子都没挪走呢。”

    雪兰一笑,心道这算什么,只怕南月还憋着不费力呢。她向人影摇动的院子里瞄了一眼,“那你帮着南月记着罢,除夕我给她一个大些的红封。”

    喜鹊张大了嘴巴,小声嘀咕起来,“看来我也要多吃饭,才能和南月姐姐一样得大红封啊……”

    喜鹊嘀咕时,正巧房中安静,喜鹊的话几个丫头都听到了。楚锦和洛璃几个都捂着嘴笑。

    洛璃先上前来点着喜鹊的头,赶着她,“有这个功夫,你快去干活罢。别没学了南月的本事,倒丢了活干,别怪小姐今年给你的红封最小。”

    喜鹊一听这话,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引得几个人又笑起来。

    又要过年了。

    雪兰想到了独自留在岁县的李妈妈,她招手叫过来洛璃,“你去找刘耿,看看能不能让他帮我给李妈妈带些吃的去。”

    洛璃点头,“可是小姐为什么不直接给李妈妈银子,叫她老人家自己买,岂不更好?”

    雪兰笑着摇头,“你不懂李妈妈,我若是给她银子,她是不会去买东西,倒会帮我攒着,倒不如我直接买好了东西送过去。”

    洛璃这才明白小姐的周全。越是跟着小姐日子久,越发现小姐的优点。

    洛璃不住的点着头,“小姐放心,我定会帮小姐选些好东西给李妈妈。”

    ****

    快过年了,别的园子里的人都在忙碌着,独赵妈妈一个人匆匆的走向西角门去。待到了西角门时,守门的婆子急忙帮着赵妈妈开了门,赵妈妈塞到守门婆子手上一锭银子,便领着一个头戴风帽,身子佝偻的男子进了来。

    男子缩着肩,两只手插在棉袄袖中,棉袄背上还露着棉花。他的头被风帽挡着,只瞧着胡须脏粘,似很久没剪冼过了。

    守门的婆子暗中撇了撇嘴,心道赵妈妈怎么还有一个穿着破棉袄的穷亲戚。

    赵妈妈领着那人,脚下不敢耽误,直接去了东跨院。

    才进了东跨院的房里,赵妈妈就打发走丫头们,留下玉缀服侍,叫花缀守在门口。来人见丫头们都走了,便把风帽摘掉,气哼哼的把风帽甩到一旁,咧着嘴骂了句,“可冻死老子了!”

    赵妈妈忙捧着茶送到那人面前笑道,“邵大爷,您先暖和暖和,姨娘在后面做六小姐的衣裳,马上就过来了。”

    来人正是邵虎山。

    邵虎山早已今非昔比,别说当年的体面,连原本酒楼东家的形象已经全然不在了。邵虎山也知自己现在的模样着实寒酸,于是吼了一嗓子,“知晓爷冷还不上个手炉来?!”

    赵妈妈给玉缀使了个眼色,玉缀怯怯的望向一条腿踩在太师椅椅背上的邵虎山,拿起手炉挪着步子走过去,送到邵虎山面前。

    邵虎山翻着眼睛望着眼前的玉缀,咧了咧嘴,喷出一口浊气来,“这才多久没见,玉缀出落得越来越俊了!”邵虎山说着,也不避着赵妈妈,直接抓住了玉缀的手。

    玉缀吓得手一挣,桌上的茶杯翻倒,茶水洒了一桌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