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七十二章 勾情香

    望着雪兰的脸上似要滴下血来,他也不再和雪兰斗嘴,把茶杯放在一旁的窗口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指大小的瓷瓶,先倒出一点来,抹在自己鼻翼旁。

    “你也涂上些,才好进去。”他把瓷瓶递到雪兰面前。

    雪兰默不作声的接过小瓶,倒出些透明的液体,学着他的样子涂在鼻翼。一股薄荷香味顿时充满了雪兰的鼻中,雪兰终于知道自己刚刚闻到的那股清新味道是什么了。

    她也不说话涂过药后,便把瓶子递到他的面前。

    他闪身进了茗室。

    雪兰急忙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去。

    叶建彰早昏倒在桌子上,洛璃倒在一边。雪兰先抱起叶建彰,高声呼唤两声。叶建彰却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雪兰放下叶建彰又去抱洛璃,同样,洛璃一点知觉也没有。

    他不知何时拿来了一碗冷水,对着叶建彰和洛璃就扬了下去。很快,两个人都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叶建彰的脸上还滴着水,他不忘问一边的雪兰。

    雪兰心疼极了弟弟,眼泪差一点落了下来,“三弟……我们中了二哥的圈套了!”

    “啊!”叶建彰精神了许多,扯住雪兰的袖子就问,“二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讲讲。”

    当着一个外人的面,雪兰怎么好意思把发生的事再说一遍,她只咬着牙,“我……回去再告诉给你。”

    叶建彰也看到站在门口不远处站着的男人,“这位是……”

    雪兰只恨没把叶建彰的嘴堵上。要怎么和弟弟说?难道要告诉他,这人是从前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而刚刚又被自己抱住大腿的人么?!

    男子瞥了一眼雪兰比红布还红的脸后,对着叶建彰点点头,又朝雪兰笑笑,“那么叶二小姐就自己处理罢,我还有事便不打扰了。”他说完,也不等雪兰答,走向了一品茶香楼的楼梯。

    临走时,他甩给雪兰一句话,“那丫头是懂医理和药理的。”

    雪兰脊背一僵。

    他是在告诉自己,今日若是带了南月出来,自己是不会中了媚药。

    叶建彰不解的望着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追问着雪兰,“二姐姐,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人物?我瞧着他不似普通人呢,长得又如此的好。二姐姐,你又认识淳亲王,又认识这人,你到底还认识多少人啊?”

    雪兰被叶建彰问得无言以对,她只得岔开话来,“快,快离开这里罢,我想二哥哥不会这样轻易放过我们!”

    叶建彰虽然不知晓叶建晟都做了什么,但是见雪兰面如土色,猜想叶建彰一定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于是也不追问,随雪兰出了茗室,下了楼去。

    三个人刚上了马车,就听得杂乱的脚步声和吆喝声,“走走!去一品茶香楼的二楼去,听说是有好戏看呢!”

    “我倒真想看看叶二爷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

    马车里的雪兰紧抿着唇。

    原来叶建晟真是没安好心!今日若不是自己逃了出来,若不是没遇到那个冷面阎王,此时自己带着丫头和叶建彰昏厥在一室内,叫人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虽是自己的弟弟,若是被有心人诟病,就成了姐弟通奸了!

    好狠心的叶建晟!好个没人情味的二夫人!

    “回府!”雪兰隔着车帘握紧了拳,她要回府,一定要让二夫人瞧瞧,自己是怎么笔直的走回来的!

    在马车里,雪兰把发生的事告诉给叶建彰和洛璃。

    叶建彰张着嘴巴,不敢置信,待他想去问雪兰时,发现雪兰眼眶都红了起来。叶建彰内疚起来,若不是怕自己吃亏,二姐姐又怎么会跟着自己一道出府来?是自己连累了二姐姐!

    叶建彰低下头去,拳头握得紧紧的。叶建晟简直禽兽不如!

    ****

    回到兰园里,雪兰坐在小炕上。雪兰见洛璃的精神头也不好,便叫洛璃下去歇着了。

    “楚锦,你去把南月叫了来。”

    楚锦听了雪兰的吩咐,去唤了南月来。

    南月进房施礼就立在雪兰的面前,雪兰抬眼看向南月。

    南月穿着一件柳黄色大袄,梳着和洛璃几个相同的丫头平髻,眉眼皆不出众,又是垂着眼,叫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样一个长相普通的丫头,丢在丫头群里,都会认不出她来。难道她除了会武功,还真的会医术,懂药理?

    雪兰打发走屋里的人,定定的望着南月。

    “南月,”雪兰开口直接问道,“我和洛璃今日出去被人下了药,却不知晓下在哪里,也不知晓下的是什么药。”

    南月连头也不曾抬起就说道,“从奴婢一进屋子里来,就闻到一股极淡的香气。这种香气叫勾情香,常用在勾栏院里。又是小姐带回来的香气,室内若没熏着这香,”南有抬起头来,望着脸色已经开始阴沉的雪兰,才又道,“奴婢猜想下药的人把这种香下在了炭盆里。”

    居然是炭盆!

    雪兰倒吸口冷气。

    南月继续说,“这种香不是旁的催情香,料很猛,只须一点点香就会被惑。这种香以清慢徐缓进入人的身体里,初闻没什么气味,和草香花香有些接近。但是,人愈在这样的环境里,中了香的毒愈深。正是因为它的徐缓后劲足,所以在勾栏馆里很受青睐。”

    雪兰的手不由得握紧了帕子。

    难怪自己千防万防,没防到会有这么一种香料。

    南月躬身,垂头又说,“奴婢一会儿给小姐调一味药罢,清清小姐体内的余毒。”

    “那么……你下去罢。”雪兰听完了南月的话,思量起冷面阎王所说。南月有如此本事,确实应该在自己身边服侍。可是,南月的身份又让雪兰有许多顾忌。

    “刘嬷嬷,”雪兰唤进来刘嬷嬷,刘嬷嬷立在一旁,雪兰却许久没说话。

    刘嬷嬷见雪兰半晌不语,正想问一句,雪兰那边却道,“此后,就让南月先跟着洛璃罢。”

    刘嬷嬷很是意外,从前瞧着小姐的意思是并不想重用南月。可是今日出去再回来,小姐就让南月跟了洛璃。那么就是要提拔南月的意思。

    刘嬷嬷自然不会多语,她低头答应下来。

    刘嬷嬷出了去,帘子被放了下来。

    雪兰望着微动的帘子打定了主意:让南月跟在自己身边,即防又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