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夸奖

    雪兰把二夫人送到门口才回了来。

    四小姐到底没有二夫人的老定自然,她笑容有些不自在,紧紧抱着手炉,对着雪兰勉强笑道,“有劳二姐姐了。”

    雪兰一笑,叫楚锦把线都拿了来,她和四小姐、五小姐分起线来。

    雪兰教给四小姐和五小姐五色彩线针法,在四小姐问起做到裙子上时,雪兰只推说没做过,决定的话一句不多说。

    四小姐心里也明白,因为二夫人的缘故,雪兰不愿意把话说死,恐最后落下怨怼来。四小姐在学过之后,对着雪兰千恩万谢。

    五小姐只默默的跟在一旁,看雪兰时,双眉也是微皱着,极不情愿的样子。

    雪兰心里明白,五小姐今日是被二夫人当了垫脚石了。

    教会了四小姐和五小姐,雪兰也不虚留二人,陪着笑送二人出了兰园去。

    四小姐和五小姐一离开,雪兰也不做女红了,叫楚锦把东西都收拾了,她才半卧在榻子上,盖着毯子合眼歇下了。

    之后隔了一日,四小姐独自一人来了一次兰园,把自己绣的女红给雪兰看。

    雪兰对四小姐没什么喜欢可谈,也说不上讨厌。她又仔细的指点了四小姐,雪兰的诚意叫四小姐也心里不好受了。从此后,四小姐再不好意思来向雪兰求教了。

    雪兰把四小姐的事放在一边,心里惦记着叶建彰,却不等她去看叶建彰,叶世涵在一个早上破天荒的在南松园提起了叶建彰。

    “母亲,彰哥儿最近的学业很有起色,连教书的先生都来我这里夸他了。”叶世涵一句话惊得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了他。

    “哦,”叶老太太拨着佛珠的手一顿,抬头望着一脸喜色的叶世涵,扬了扬眉,又垂下眼去,半合起来,半敷衍着,“可能是长大懂事了罢。”

    见叶老太太似乎并不热衷,叶世涵忙笑着说道,“您不知晓,从前彰哥儿惯不看背诗文。前几日来西席先生找我说,彰哥儿在向他借书看。先生本以为彰哥儿又要胡闹,结果彰哥儿说,借的书看得仔细认真,果然向先生借了两本回去读了。这先生也是好信儿的,在彰哥儿还书时就问了借去书里的文章,结果彰哥儿答得有条不紊,虽不至于练达,却也读得很是清楚了。”

    叶世涵说着,脸上的笑容更加欣慰,“儿子也亲叫他说了几段,读得虽不如舒哥儿,却很得要领了。我瞧着进益许多呢。”

    雪兰立在一旁,已经听叶世涵滔滔不绝的话听得入了神。待叶世涵说完,雪兰望向一旁的叶建彰,叶建彰早就满面通红,正搓着自己的拳,手脚都不知晓放在哪里了。

    只是几日里,叶建彰变化让雪兰即吃惊又欣喜。到底是什么令叶建彰想好好读书的呢?会是淳亲王么?

    雪兰恨不能现在就去问叶建彰。

    叶老太太终于放下了佛珠,抬起眼来,望向站在最末位的叶建彰,“彰哥儿能如此进步,可是最好不过了。”叶老太太把佛珠慢慢的绕在手腕上,手搭在小几上,扬声唤道,“彰哥儿过来。”

    叶建彰急忙来到罗汉床前,唤了声祖母,就低下头去。

    叶老太太眼角微垂着,嘴角紧抿,似在看叶建彰,又似在沉思。好一会儿,叶老太太才说,“好好读书,读出了本事,都是你自己的。”

    雪兰还以为叶老太太要夸上叶建彰几句,等了半晌,只等来了这么一句话。

    叶建彰似乎也有些意外,他张了张嘴,马上又合了上,应了声是。叶老太太这才合上眼,“好了,你们都下去罢。”

    叶世涵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一众人等退了出去。

    出了南松园的正房后,叶世涵回身便对叶建彰说,“等会你去我书房里,让乐松给你支上好的狼毫。狼毫在哪,乐松全清楚着。”

    府里的人都知道叶世涵虽然才学一般,可是藏了许多上好的笔墨纸砚。众人听了这话,看叶建彰的眼神就不一样起来。

    叶建彰也吃惊不少,忘记了谢叶世涵,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林氏也在一旁笑着点头,“彰哥儿果然是出息了,待会我叫陈嬷嬷给你送些吃食过去。读书是读书,可别熬坏了身子才是。”

    叶建彰这才想到谢过叶世涵和林氏。

    二夫人已经觉得大房这边分外刺眼,招呼也不打一声,带着叶建晟和四小姐、五小姐就走。

    六小姐也有些不自在,绷着脸,一副极不情愿陪着一旁。

    叶世涵这才叫几个人都散了去,雪兰叫住了叶建彰,“三弟,我叫人买了两块杭绸,正想给你送去,你这就随我去看看,可好?”

    叶建彰点头应着,跟着雪兰去了兰园。

    姐弟两个回到兰园正房,还不及坐稳,叶建彰就兴奋的对雪兰说,“二姐姐,你是不是想问我去淳亲王府的事?”

    雪兰含笑望着对座的叶建彰,早已从他飞扬的神采里看到了答案。雪兰笑道,“那你就说说罢。”

    “二姐姐,你一定猜不到,淳亲王那天并未请什么世家之人。”叶建彰连茶也顾不上喝一口,“王爷请的都是些并不算在京城里闻名,但是人品极好的公子们。徐兄的父亲不过是个从五品的中书舍人,但是他文采极佳。还有张兄的父亲也只是司农少卿,可是他人很好,介绍给我几本书呢。还有很多人,他们都并不是嫡子,和我一样,只是庶出,我们没有像二哥哥一样玩博戏,也没人谈促织。二姐姐,他们懂的都好多,看过的书也好多。最让我高兴的是,没人在意出身,大家相谈甚欢。二姐姐,我真是不虚此行呢。”

    雪兰听着叶建彰的话,脸上的笑容淡了许多。

    难道淳亲王的诗会果然和别人不同,旁人开诗会拉拢的多半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淳亲王找来的人,出身就已经参差不齐,非富非贵,多半家人只是闲职。

    雪兰不禁蹙了蹙眉,难道这个诗会就只是为了大家简单的聚聚?

    “二姐姐,你不高兴么?”叶建彰说了半天,只见雪兰蹙着眉在想心事,叶建彰有些泄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