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六十六章 针线

    说做便做,雪兰先和楚锦一起商议起叶建彰衣服上绣的暗纹。一忙就忙了一下午,待洛璃端着一碟子枇杷进来时,雪兰正让楚锦收了东西。

    “小姐快尝尝,”洛璃笑着把碟子捧至雪兰面前,“听得说是刚刚上市没几日呢。”

    楚锦收了东西,出去备水,洛璃才走到雪兰身侧,俯耳说道,“小姐,南月有事要回禀给您。”

    雪兰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事,“叫她进来罢。”

    洛璃得了雪兰的话,出去叫进来南月,带走了房里的丫头们。

    南月向雪兰施礼才道,“大人告诉给奴婢,已经把乔六放回岁县了,小姐随时可以遣人回去看乔六。”

    雪兰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她抬头看到面前一身丫头服的南月,眼皮一跳,思度了半晌,才对南月说,“那么,你也可以回你家大人身边去了。毕竟,你是你家大人的得力助手,跟在我身边当丫头,岂不是大材小用了么?”

    南月身子一躬,“大人让我继续照顾小姐。”

    这算什么?乔六也放了,为什么还在自己身边安插人手?!这就是担心她把信上的事说出去罢。还真是防她防到一举一动上了。

    雪兰顶讨厌如此威胁她的人,她不能叫人牵着鼻子走了,也是时候吓吓那个冷面阎王了!

    雪兰唇角冷了几分,她指尖轻轻的抚着杯柄,半笑着道,“你回去告诉给你家大人,我把那封信抄了几份,藏于不同的地方,别说是你,藏得纷乱中,我自己都忘了藏在哪里了。”

    雪兰却没在南月的脸上看到一丝惊诧,她只是抬头看了雪兰一眼,就回道,“大人也和奴婢说了,小姐定然会把信抄了很多份,藏了起来。这也是大人叫奴婢留下来的目的,奴婢可以帮着小姐一起找藏起来的信。”

    雪兰差点没把手边的茶杯摔在地上。

    原想到的惊慌与无措统统不在,反倒被人反将了一军。雪兰只觉得胸里似被堵住了一样,憋得她脸色不由自主的跟着红起来。

    威胁别人不成,却被人家早料了到,还成为堂而皇之留下南月的借口了,失望、错愕,以及计谋被人点破后的恼羞成怒,一齐涌上雪兰的心头。

    “小姐,那……奴婢下去了?”南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雪兰脸色铁青着对南月摆摆手,“出去罢!”雪兰只恨南月走得慢。

    南月垂着脸退出正房去。

    雪兰支着下巴暗自恼怒起来。

    小丫头挑起帘子来,禀报道,“小姐,二夫人带着四小姐、五小姐来了。”

    雪兰一挑眉毛,站起身来。

    二夫人一向自私自利,恨不能天下只有自己一个人是主子,其他人全是用来利用和当垫脚石的。二夫人能来造访,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而面上的事,雪兰还做得一分不错,亲自迎进来二夫人。

    二夫人一进门来便笑着赞道,“瞧瞧着兰园,从入门就透着那个精气神儿!”说着,又拍了拍一旁五小姐的手,指着雪兰房里的摆设,“你们看看你二姐姐这房里,竟然像是公子的房子呢,笔墨比你们的都多,可见你二姐姐是喜读书写字的。我常当着你们的面夸你二姐姐,现在都知晓你二姐姐的好处了罢。”

    话说得得体又亲切,似乎从前陷害过雪兰的人,不是她自己一般。

    雪兰心中冷笑,二夫人惯爱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最亲切的嫡母作派,赞上自己还要拉上五小姐,似乎五小姐在背后说了雪兰的坏话一样。

    五小姐的脸微微红起来。而一旁的四小姐头低了下去。雪兰心里猜想着,大概四小姐也为母亲的作派而抬不起头来罢。

    雪兰也不去应和二夫人,只陪着笑让座。

    二夫人坐下来后,先笑着问起雪兰的情况。从膳食到身体,二夫人问了个遍。雪兰一一答着,都是按着惯例的答案,偏偏二夫人听着似乎欢喜得不行,时不时的不忘告诫给两个女儿雪兰的优点。

    捧得高,摔得重的道理雪兰还懂。见二夫人间歇喝茶时,雪兰问道,“婶母带着两位妹妹来,可是有什么事么?”

    “也没什么事,”二夫人放下茶杯,抿嘴笑着,“这不是已经快过年了嘛,转年开春你二哥哥和四妹妹都要成亲了,我就心里就犯了愁,你四妹妹的手红不好,嫁过去喜服自然是有的。可是没几件出色的衣服,嫁过去怎能服得了众呢?你大表哥又是那么个人才,好不好的你四妹妹就是丢了咱们家的脸了呢!”

    “你五妹妹就和我说,说你的五色彩线最是出众,若是用这个法子做几件衣服,倒也能入得了眼去。我想着兰姐儿你身子弱,冬天正该好好养着。这不,我把你两个妹妹叫了来,你只管教给她们个皮毛便是,她们能学得了你的十之一二,便是她们的造化了。”

    二夫人说着,两只手分别拉过来身边的四小姐和五小姐,送至雪兰面前。四小姐和五小姐脸色通红,对着雪兰福了福身。

    雪兰心中暗赞起二夫人来,真是口惹悬河,把死的都能说活了。又亲又热的一番话,似乎二夫人是这府里最心疼雪兰的亲人了。

    什么女红不好?什么来学个皮毛?二夫人此次而来就是想让四小姐一个人学会五色彩线的针法,并在自己面前炫耀着自己寻了个好女婿。

    五小姐已经和自己学了五色彩线的针法,想来二夫人是知晓的,所以才会把四小姐也送了来,让自己教。

    “婶母已经开口了,我岂会有不从之理?”雪兰望着扬着慈祥笑容的二夫人,“只是这五色彩线的针法不知晓能不能用在衣服上,这么久了,我从没做一件这样的衣裳,若是不合适缝在衣裳上,婶母可别怪我。”

    “我怎么会怪你呢,”二夫人笑得更为和蔼,雪兰能这么说话,就是同意让四小姐来学了。“要不你们姐妹就在一处学罢,我这就回去。我在这里,你们也拘着性子,哪里还敢有说有笑的。”

    二夫人说着就起了身。雪兰跟在二夫人身后相送。

    二夫人可真是说来就来,到达目的就走人,一点多余的虚情都不愿意使一下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