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交换

    “哦?是么?”男子忽然一笑,这笑容灿烂极了,似炫暗了皎洁的月光,“这也不是你说了算罢,叶二小姐?我们再这样挑着灯说下去,不知道前院里你跟着的下人们会不会发现?还有,恕我直言,这番动作下来,叶二小姐回到沐恩侯府里还会因此再添多少敌对,更不得而知了罢。”

    雪兰粉拳微握。

    对面的人真是厉害,不只是知道她在府里的情行,还道出她回去将面对的事情。若是前院的人醒了,自己惹上了庙堂上的某位大人一事传了回去,谁知道哪个人会想着要了她的命?!就是叶老太太知晓此事,也会把她推出来而保全个家族。

    雪兰不语时,男子身侧的女子已经走到雪兰面前,她一抱拳便施礼,“奴婢南月。”

    在雪兰微诧之间,两股强风迎面而来,却与她擦身而过。雪兰再回头时,乔六被人按住了两臂。乔六还不及叫一声,一个人举起手掌在,在乔六后颈处猛一击,乔六翻着眼睛晕了过去。

    雪兰终于变了颜色,抬手挡住了去路,“你们放开他!”

    两个侍卫哪里会听雪兰的话,两个人架着乔六走到雪兰面前,“小姐,我们大人请乔六去,并不会亏待他,请小姐放心。”

    雪兰正待说话,身后那人慢慢悠悠的说起话来,“叶二小姐放心便是,我的人也在你的手里,我们是扯平的。等到你拿来信时,我自然会让南月回来,把乔六不少根头发的交给你,如何?”

    扯平你爹啊!

    饶是雪兰再压得住气,此时也恨不能当场骂出声来,她转头对着那人怒目而视。

    男子眼波轻转,只一摆手,架着乔六的两个侍卫腾空跳起,只是一瞬间便飞身出了后院。雪兰气得脸色雪白,疾走两步,却被另外的侍卫挡住了路。

    “你……”雪兰指着面前的男子,“若是敢伤及乔六半分,我让你来陪葬!”

    男子微微一笑,理也不理雪兰,转身便走。

    “叶二小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处,他的声音却回荡在后院中。

    后院恢复了平静,雪兰的手上一疼,她低头看到,掌心不知何时已被自己的指甲戳破了,殷红的血液已经滴落在指甲上。

    身后跑出来的李妈妈紧紧的抱住了雪兰,低泣起来。

    乔六就这样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带走了!

    雪兰任由李妈妈抱着,不言不泣,似乎整个人失去了活力。

    “小蹄子,你可别吓我!”李妈妈发现了雪兰的异常,也忘记了哭,急忙拍着雪兰的背。

    一直沉默的站在雪兰身后的南月走了过来,“小姐,您还是快进房里罢,奴婢已经听得前院有声响了。”

    只有武功高深的人才能听到细微的声音,雪兰不由得看向南月,“既然你家主子让你跟了我,那便跟着罢,只是你若错了一步,我便逐你出叶府。”

    南月头一低,“主子的话是叫奴婢跟着小姐,那么从此后小姐便是奴婢的主子。”

    这就是不会离开叶府的话了?

    雪兰定定的望着南月,冷冷一笑,“好个忠心的奴才!只是你别忘了,忠仆不事二主!”

    南月不卑不亢的答道,“奴婢从前听从大人的命令,现在听从小姐的命令,从此一心跟随小姐。”

    雪兰冷哼一声,丢下一句“那就换上丫头的衣服罢”,转身就进了屋。

    李妈妈望着南月,倒退了一步,干瘪的双唇动了动,还是转身进了屋。

    南月侧耳倾听,前院已经有人向后院这边而来,南月跟在李妈妈进了房。

    雪兰解开大氅,南月很自然的接过了大氅,放在一旁。雪兰合衣躺了下来,李妈妈环视房中再无床榻,不由得皱起眉来。

    南月极识趣的对李妈妈说,“妈妈从前怎么和小姐睡便睡罢,我睡在太师椅上就行。”

    “这……这不大好罢……”李妈妈即害怕南月对雪兰下手,又不敢开罪了南月。

    “妈妈,”躺在床上的雪兰发了话,“你直管睡罢,南月既然如此说,她便能睡得着。”

    南月极配合的答了声是。

    “把蜡烛吹了罢。”雪兰吩咐南月一声,脸转向了里面。

    南月只一抬手,一阵掌风而过,蜡烛便被风吹了灭。

    李妈妈呆呆的坐在土炕沿边,她已被南月的本事惊得不知该说什么了。如果可以用手掌扇出的风吹灭蜡烛,那么是不是说,她也可以用手掌杀人啊!

    李妈妈就这样想着,这一夜都没敢合眼,惟恐南月对雪兰下手。

    且不说李妈妈的焦虑,房里刚安静了下来,后院就响起了脚步声。

    一阵阵拍门声,夹着刘嬷嬷焦急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来,“小姐小姐,刚才是怎么了?我怎么听到有说话声了?!”

    雪兰都没坐起身来,只向外说道,“乔六一个远房妹子,因家穷又是逃婚出来的,不想累及他家,连夜送到我这里来了,现在乔六已经走了,天也晚了,今日让这丫头跟着我罢,明日再让嬷嬷领去教规矩。嬷嬷,你们都安心去睡罢。”

    南月坐在椅子上向炕上望去,黑暗中虽然看不清雪兰,但南月听着雪兰刚刚的声音极沉稳,无一丝慌乱。

    南月在黑暗中合上了眼。

    能在短时间里不仅想出来对下人说的话,还把自己的身份过了明路了,叶家的二小姐还真是不简单。

    刘嬷嬷略一迟疑,还是把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咽了进去。自家小姐若是真忌讳这些个,怎么会和郭福他们疯跑了一天。

    “那……用不用奴婢去拿床被子?”

    雪兰沉默片刻,“那就拿一床来罢。”

    “哎。”刘嬷嬷答应一声,身后有人似乎去取被子了。

    若是往常,雪兰会让刘嬷嬷进了来。可是今日不同,雪兰并没叫刘嬷嬷进来,甚至没让叫李妈妈点了蜡烛去回话。

    雪兰紧抿着唇。南月现在的装束,点燃了蜡烛,刘嬷嬷岂有看不出端倪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