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五十八章 祸事

    雪兰向后退出几步远来,抬起大脚来,“别揉我的头,不然小心我踹死你!”

    乔六哈哈笑起来,郭福在一旁挠着头,笑着往屋里让雪兰,“大兰子,天冷,咱们快进屋说话罢。”

    三个人进了屋里坐下,乔六的父母见惯了几个人玩闹,二老笑着让二人进来,随后躲到厨房去了。

    乔六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叫春妮,今年才七岁,她抱着雪兰的胳膊,嚷着让雪兰帮她扎个狗尾小兔子。

    雪兰在春妮的屁股上轻拍一下,“那就看你能不能找到枯的狗尾草了。”

    春妮嘻嘻笑着出去找狗尾草了。

    雪兰把在沐恩侯府的事一一讲给二人听。郭福和乔六听得傻了眼,“我的个娘啊,原来女人们打架还可以耍心眼呢,这可比老爷们打架狠实多了!”郭福揉着自己的红鼻头说道。

    雪兰抿着嘴笑,从怀里拿出两块碎银,“这是我给你们俩的,我现在也是有月例的呢。”

    “这……”郭福眼望着银子,手要伸出,又有几分难为情,随后缩了下来,只换在炕头上挠炕席的动作,“这不好罢……”

    乔六一巴掌拍在郭福后脑勺上,“你和大兰子还装什么假,手都伸出来,当谁瞎啊!”

    雪兰哈哈笑着把银子塞在郭福手上,“拿着罢,我真的还有银子呢。”

    乔六毫不客气,拿起银子便揣在怀里,“大兰子,以后别给我们什么银子,银子总有花完的一天。若是你有出息的一天,只帮我们找份差事做就成了。”

    雪兰不住的点头,“还是大六子有些眼光。”

    这时,春妮跑了回来,她举着几根干枯的狗尾草,说“大兰子姐,你帮我扎小兔子罢。”

    雪兰搓了搓手,三下两下扎了两只狗尾小兔子,春妮喜欢得拿着狗尾小兔子跑开了。

    三个人又说说笑笑,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

    雪兰站起身来,“我回去了,明日还要祭祖呢。”

    “那明日我们送你回去罢。”乔六起身对雪兰说。

    郭福也随声咐和。

    雪兰拒绝了二人的好意,她说,“明日祭祖后,就要回去了,冬天冷,待以后我真出息了,接你们去京城里转转去。”

    乔六和郭福这才作罢。

    雪兰从乔六家出来后,口中叼着给春妮扎的小兔子下的草杆,回了祖宅。

    刘嬷嬷迎了上来,却被雪兰这叼草杆子的模样吓了一跳,心中暗想,小姐真是回了祖宅连人都像男子了。瞧瞧这作派,真真像极了……市井的小痞子模样……

    天可怜见的,刘嬷嬷心中在滴血,自家小姐这副模样,怕是真要找不到婆家了。

    “嬷嬷怎么出来了?”雪兰拿起狗尾小兔子向刘嬷嬷晃了晃,刘嬷嬷忙笑着回道,“饭已备好了,奴婢正想着叫人去找小姐呢。”

    雪兰不以为然的摆摆手,“不必去找,把李妈妈叫出来喊一嗓子我就回来了。”

    跟在刘嬷嬷身后的洛璃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连刘嬷嬷也极力的忍住笑,腹诽着:难道这李妈妈的叫声可以响彻半个岁县么?

    雪兰一只脚踏进门里,忽然停了下来。她转头望着门口的石狮子,端详了半晌,把嘴上叼着的狗尾小兔子拿下来,正正当当的放在了石狮子的鼻子上。

    刘嬷嬷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再瞧雪兰,退后几步望着那鼻子上架着小草兔的狮子,哈哈大笑起来,“瞧瞧你整天严肃的模样我就害怕,现在好了,给你添束别致的小胡须,叫谁见你都想笑!”

    雪兰大笑着进了门,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刘嬷嬷和傻掉了一样的洛璃。

    ***

    雪兰用罢晚饭,早早便躺了下来。

    不知道睡到什么时辰,睡意正酣的雪兰忽然听到窗棂上传了啪啪啪的三声响动。

    雪兰猛然睁开了眼睛,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来敲窗?心里想到会不会是刘嬷嬷,她又马上否定下来,若是真是刘嬷嬷和洛璃有事,该敲门才是。

    雪兰迟疑之际,窗口的敲击声又响起来。

    陪在雪兰身边的李妈妈也听到了,她忙坐起身来披上衣服,向外问道,“是谁?!”

    只听得窗外有人急速的喘息着,声音似慌张极了,又努力的压抑着话语声,“大……大兰子,我是乔六……”

    雪兰细听,确实是乔六的声音,她忙穿上了外衣,趿着鞋子下了床。一旁的李妈妈点燃了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雪兰走到门旁,拨下门栓打开了大门,一身寒气的乔六踉踉跄跄的跌进了屋里。

    “快,快把蜡烛熄了!”刚一进门的乔六就一脸紧色的指着李妈妈手上的蜡烛说道。

    雪兰抬目细看,只见乔六脸色苍白,不知是冷的还是因为惊慌,双手不住的哆嗦着。虽是大冬天,汗水却把他额前的头发沁湿了。

    雪兰心中起了疑,乔六平日里虽也和自己嘻嘻哈哈,却比郭福机灵沉稳许多,今日到底是何事让他吓成这样?

    雪兰皱眉问道,并未让李妈妈吹灭蜡烛,只问乔六,“乔六,你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乔六也不答雪兰的话,抢先一步上前来生生的吹灭了李妈妈手上的蜡烛。房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雪兰在黑暗中听到乔六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这是怎……”李妈妈还要追问,雪兰低声喝住了李妈妈的话,“妈妈,你小声些!”

    李妈妈的声音消失在黑暗里。

    雪兰一把提紧了乔六的棉袄,声音虽低,却生了几分寒意,“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了?!”

    乔六也听说雪兰口气中的不善来,他抽了抽鼻子,声音里带了些许的哭腔,“大兰子……我惹祸了……”

    雪兰心下分明。小祸事岂会吓住在岁县里横行惯了的乔六?而且他半夜里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家?又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见乔六面如白纸,雪兰的心跟着提起来。

    乔六这个祸闯得不小!

    “快点说!”雪兰再难忍住,在黑暗中提着乔六棉袄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