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五十章 预示

    雪兰听南松园的丫头来传话说,明早卯初时分就要去金刚寺,她微微一笑。

    叶老太太往年都是最虔诚的,如此大日子,她怎会不去拜佛烧香呢。

    翌日,雪兰早早起床,用了早膳便去了南松园。

    到了南松园时才寅正时分,而雪兰去的并不是最早的。林氏和二夫人胡氏及二房的四小姐、五小姐,都候在南松园了。

    没一会儿,三小姐和六小姐也到了南松园。叶老太太见人都齐了,吩咐下去坐马车去金刚寺。

    金刚寺在京城的西北,那里虽叫寺,却是比丘尼的二僧寺院,来往的也皆为世家命妇及小姐们。

    还不到半个时辰,马车便停在金刚寺的门外。

    雪兰下了马车,见叶老太太被郭嬷嬷扶着从马车上走下来,向金刚寺门口而去。

    雪兰扶着刘嬷嬷,跟在林氏和胡氏身后,走进了金刚寺。

    在众人还未进寺门时,一个坐寺门口不远处的老妪忽然开口向众人说了话,“老居士慎行啊。”

    叶老太太停住了脚步,不由得看向那个老妪。

    不过是个旧衣老太,头发梳得倒极齐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叶老太太以为是坐在寺门口乞讨的人,便向一旁的郭嬷嬷摆摆手。郭嬷嬷掏出一把铜钱,向老妪面前一掷,“老太太赏你的。”

    可谁知那老妪不拾铜钱反倒笑了,口中念念有词,“破财也不能免了灾,破也无用处呵!”

    叶老太太的脚下一滞,她转头看向那老太,眉头皱了起来,“你在说些什么?”

    那老妪微合着眼,半扬着脸,缓缓唱道:“黄鼠灾无数,苦海谁能渡。凭借草门兰,福寿且能驻。”

    听过这一偈,包括叶老太太在内的叶府人都愣了住,没人听得懂老妪偈中之意。

    大小姐先回过神来,扶紧了叶老太太的手臂,低声道,“老太太,吉时莫误,您何苦听这些人的胡言乱语呢?”

    叶老太太点点头,扶住大小姐的手,走向寺门。

    谁都没想到,那老妪在众人身后又唱起来,“霭霭煦日短,萧萧寒夜长。世人不自知,祷告祈虚妄。”

    叶老太太的身背一僵,并未回头,低头扶着大小姐的手,进了金刚寺的大门。

    到了巍峨的大雄宝殿,叶老太太先上了一柱高香。她带着媳妇、孙女们跪倒拜佛。

    叶老太太一直很虔诚,所以往年的布施,舍大灯油,放生等,就是礼拜行愿,也比别人认真许多。

    叩了九个头,叶老太太才扶着大小姐的手起了身。

    叶老太太刚一起身,只觉得天旋地转,若不是大小姐在一旁扶着,她险些摔倒。

    林氏和胡氏唬了一跳,连忙上前来扶住叶老太太,“老太太老太太,您怎么了?”三小姐和四小姐几个人都围拢过来,雪兰也跟在几位小姐的身后,看向叶老太太。

    在媳妇和孙女的呼唤中,叶老太太合了合眼,深吸口气,才说,“许是我起猛了,头晕了一下子。”

    林氏见叶老太太脸色不好,便提议道,“要不就在寮房里歇歇罢,毕竟老太太也起得早了些。”

    “不必了,”叶老太太摆摆手,“你们再进柱香,我们就回去罢。一会儿人还要多,恐怕人多我心更烦。”

    林氏和胡氏匆匆带着各自的女儿上了香,便出了大雄宝殿。

    金刚寺的住持师父也没想到沐恩侯府的老太太会忽然头晕,她叫人送来了清水,捧至叶老太太面前,“老居士,许是大殿里香烟缭绕,晕了老居士的头了。这是佛前供奉的加持净水,老居士喝口罢。”

    叶老太太谢过了住持师父,把清水喝了下,“师父,我身子不好,这便回去了,只是想请师父为我做个法事,超拔我的冤亲债主。”

    住持师父忙点头,林氏舍了布施,才扶着叶老太太寺门而去。

    到了寺门,叶老太太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向来时门口老妪坐着处望去,却不想门口空空如也,再没一个人的影子。

    六小姐心直口快着道,“咦,刚刚那个老妪去了哪了?”

    三小姐只得捏了捏妹妹的手指,笑着帮六小姐圆话,“许是有事走了罢,老太太即是身子不爽利,我们还是快些回府罢。”

    叶老太太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初来时的欢喜早已荡然无存。

    本来欢欢喜喜的去拜佛,最后大家都没了心情,连上香这话都没人敢再提。

    叶老太太回到了南松园,林氏请了常来行走的太医给叶老太太看病。叶世涵和叶世启也得了信,也匆忙赶回家里。

    太医诊了半晌,待出了门才对叶世涵和叶世启说,“老安人的身子只是虚了些,只开些缓补的药便是了。”

    叶世涵皱起了眉,依太医所说,叶老太太只是身子虚,并无实病。

    叶世启亲去送太医,叶世涵进了内室。

    林氏服侍在叶老太太床榻旁,她见叶世涵进了来,忙让出地方来叫叶世涵看叶老太太。

    叶世涵走到叶老太太身边,低声问道,“母亲,您觉得现在如何?”

    叶老太太睁开眼睛看了叶世涵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我只是有些乏了,想歇上一歇,没什么大事,你们不必惊慌。叫郭嬷嬷在身边服侍着罢,你们都回去罢。”

    林氏在一旁回道,“老太太,叫媳妇帮您煎了药再回罢?”

    “不必了,”叶老太太连眼睛都不愿意睁了,阖着双目道,“你们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更不能歇好了。都回去罢,若是我再有个不自在,就让郭嬷嬷去唤了你们便是了。”

    叶世涵只得和林氏退出内室来,林氏不忘叮嘱丫头们几句,就和叶世涵出了南松园。

    叶世涵皱眉问林氏,“怎么好好的老太太就病了?”

    林氏也很是不解,“今日刚刚走时还好端端的,老太太心情也大好。可是不知道怎么会在金刚寺的大殿里晕了一下子。”林氏想了想,看了眼叶世涵的脸色,又道,“在金刚寺的大门口,有一个似半疯的婆子,她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