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四十三章 纷扰

    洛璃和岁兴从正房里走了出来,雪兰叫过去岁兴,又叮嘱一番,才转身要离开。

    雪兰与洛璃才走到竹篱门处,叶建彰忽然在雪兰身后喊了声,“我……我其实不知道邵佑常要害你!我……我也觉没脸见你……”

    雪兰似被定在当场。

    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雪兰仰头望着湛蓝的天际,悠悠道,“建彰,对不对得起我并不重要。你做事前只须想着,是不是对得起泉下的娘,因为娘到了临终前……都在想着你……”

    叶建彰喃喃的唤了声“娘……”,便蹲在雪兰身后哭了起来。

    雪兰并未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雪兰知道,只要她不擦去脸上的泪,叶建彰便不会知晓她在落泪……

    转出了通往竹安居的小径,雪兰回首望着来时的小径,掏出帕子把脸上的泪拭干。

    “怎么,你哭了?”不知何时,淳亲王正坐在竹安居尽头的楼宇下石阶上。

    微风从他宽大的袍袖口滑过,揭起一角来。淳亲王微扬着唇角,双眸似乎落在雪兰身后的小径上。

    雪兰不知道为什么,在别人身上是最粗鄙的作派,到了淳亲王身上便显得自在而洒脱。

    雪兰垂头把帕子放于袖中,低声道,“王爷这么快参过禅了?”

    淳亲王微微一笑,从台阶上站了起来,明明是从台阶上走下来,却仿佛从天宇上飘下来一般。

    “主持和众位师父在诵《天地八阳神咒经》,我便走到这边转转了。”

    雪兰云淡风清的一笑,“那小女子便不打扰王爷了,府里还有事,小女子先告辞了。”

    淳亲王温和的点着头,似乎万事在他面前都如面颊吹过的一缕清风。

    “回去罢。”

    雪兰施了礼,扶着洛璃的手走向三宝寺的大门方向。才走了几步,雪兰转回头,看着淳亲王,嫣然一笑,“今日还要多谢王爷。”

    淳亲王摆摆手,“反正你欠我的人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雪兰细想,淳亲王倒说得对。她笑着又福了一礼,带着洛璃离开了。

    雪兰坐的马车还未到沐恩侯府,就见侧门那里人头攒动。洛璃轻挑车帘,问车夫,“这是怎么了?”

    车夫把车勒了住,回头禀告,“好像是来了许多工匠,二小姐,侧门进不去了,要不您走后门可好?”

    洛璃放下车帘,看向雪兰。雪兰说了声“好”,马车一调头去了后门。

    待雪兰从后门入了内院,回到了兰园里,刘嬷嬷忙上前服侍雪兰换了衣服。刘嬷嬷笑道,“小姐能回来还真是不错,就是这么一会儿,听说后门都快被堵上了。”

    “这是怎么了?”雪兰一面净着手,一面问向刘嬷嬷。

    刘嬷嬷一笑,递上了条帕子来,“还不是二夫人张罗着翻盖旗山苑的房子,结果闹得工匠们跑到侧门去了,老太太还因为这事刚生了一场气呢。”

    雪兰抿嘴一笑,二夫人胡氏高调娶媳妇,还真是怕人不知道呢。

    旗山苑里。

    二老爷叶世启才刚踏进荣园,便差点被匆匆忙忙奔过来的婆子挤到。婆子吓得忙跪了下来,叶世启抬眼看去,荣园里已立着十多个婆子媳妇们。她们有的拿盆,有的搬椅,乱哄哄的犹如一锅杂菜粥。

    叶世启哪有心思理那婆子,直接迈步进了正房。

    才进正房,就见回事的媳妇婆子们立满了半个厅堂,二夫人胡氏正坐在太师椅上吩咐着婆子们一个个去做事。

    “粉墙的工匠还是叫原来那个王家的罢,我上次见他们把徐府的墙粉得不错。”二夫人一面吩咐下去,一面又望向另一个婆子,“你去把侧门的工匠先叫人选选,也别挤在侧门,老太太那里已经不高兴了!”

    二夫人说着,又指向另一个媳妇,“把选好植种的树和花草列个单子来我瞧。”

    叶世启皱起眉来,从他进房里,二夫人胡氏就没看他一眼。叶世启回头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小丫头,就说道,“你去把我的衣服找一件来,给我送去小书房。”

    小丫头平日里只帮着烧开水,忽然得了这么个巧宗儿,喜得什么似的,忙不谍的跑去帮叶世启找衣服。

    叶世启吩咐完小丫头,也不想在正房里呆下去了,他转身去了小书房。

    待叶世启在小书房里喝了两盏茶后,小丫头才气喘吁吁的进了门。本就不被夫人重视的叶世启,现在觉得连个小丫头也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于是他喝了声,“怎么这么慢?!”

    小丫头都快被吓哭了,“老爷,夫人那里正忙着,奴婢寻不到平常服侍的沈嬷嬷,找了半天,才遇到了冰翠姐姐,奴婢让冰翠姐姐找了老爷的衣衫才送了来的……”

    叶世启把茶杯盖子重重的掷在桌上,沉着脸不说话。

    跪在地上的小丫头也不敢说话,只低低的哭着。

    好半晌,叶世启才觉得有些饿,刚要吩咐摆饭,便想起荣园里纷纷扰扰的乱事来,话到了叶世启的口边一顿,他话音一转,“去……后小院告诉王姨娘,我要在那用饭。”

    小丫头忙放下了叶世启的衣服,出去传话了。

    叶世启重重的叹口气,自己这位夫人凡事不肯落于人后,结果闹得府宅不宁,叶老太太才个儿把他叫了去,好一痛的训话。叶老太太话里话外埋怨他管不住媳妇,只知晓算计长房这边,叫全家人跟着不安生。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这位夫人厉害得很,认准的主意,便一条路跑到黑去,谁的话肯听?!

    叶世启想到这里,沉着面站起身来。

    管不得媳妇,他就不管,反正他还有个姨娘,照样有人服侍他!

    叶世启迈步走出小书房,向后小院而去。

    当小丫头来传话时,王姨娘正在和五小姐描花样子。听得小丫头说一会儿叶世启要来,王姨娘惊得站起身来,手脚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五小姐悄悄叹口气,代王姨娘吩咐丫头去厨房里说一声,备些叶世启平日里喜欢的菜。

    打发走丫头们,五小姐便上前来扶住了王姨娘的手,“姨娘,你何必慌张?父亲来你这里不是更好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