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失常

    雪兰喃喃的唤了声,“梅霜……”

    女乞丐低着头,诺诺的答了声“是”。她的身子缩得更紧,似乎要躲进刘耿的怀里才好。

    忽然,雪兰上前抓紧了女乞丐的衣领,迫使她抬起头来,雪兰紧盯着女乞丐的眼睛。那双眼睛上布满了血丝,虽不再灵动,却依然带着天生的美感。

    这双眼睛,和记忆中梅霜的眼睛渐渐重合,果真是一个人。

    雪兰松开了手。

    当年,海氏被逐出沐恩侯府,身边没跟着一个丫头。雪兰年纪小,当时也不曾想到。现在细想,当年的丫头们为什么不许跟着海氏?而且,刚刚梅霜口中所说的陷害,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姨娘……你别索我的命……”

    雪兰听到梅霜的乞求,不禁皱起眉来。当年之事真的能从一个已经失常的人的口中问出来么?

    雪兰松开了梅霜,缓缓站起身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望着缩着肩膀的梅霜,“梅霜……”

    梅霜被叫着,怯怯的抬起眼来,看了雪兰一眼,马上又低下头去,“奴婢……奴婢在……”

    果然是懂得规矩的,这么多年来,她还不曾忘记自己的身份。

    “你说你没陷害我?”雪兰斟酌着开了口,“有什么证据?若是没有,便只能说是你害了我,你也就别怪我带你去阎罗殿了!”

    雪兰的话惊得刘耿险些跳了起来。

    小姐满口里说的是什么?!

    还不及刘耿回过神来,缩成一团的梅霜忽然拨开刘耿扯着她的手,跪在地上,直挺挺的向雪兰叩了一个头,言之凿凿,“姨娘,奴婢虽没证据来证明奴婢的清白,但是奴婢早想好了是谁陷害的姨娘!”

    刘耿眼睛瞪得更大,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他不知道自己是在看戏,还是在看主子审奴才。这样的架式,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呢!

    雪兰挑起眉来,唇边滑过一丝笑意,“哦?是谁?”

    “是邵姨娘和清媚!”梅霜抬起头来,跪爬到雪兰面前,“她们最是嫉妒姨娘,一定是她们设计害死您的!”

    清媚……

    雪兰从记事起从来没听说过清媚这个人,她转眸望向梅霜,问道,“清媚……是谁?”

    梅霜有些着急起来,她跪坐在自己的脚后跟上,拍着大腿道,“姨娘啊,您怎么把清媚忘了呢?清媚长得一脸的狐媚子相,所以我们才叫她清媚。奴婢瞧着她和邵姨娘一样,她是瞧上了咱们侯爷,她一定是没安什么好心!”

    梅霜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尖叫起来,“我手怎么这么脏啊?侯爷瞧见了会不喜欢的!姨娘,奴婢要去净手,一会儿侯爷会来的!”梅霜说着,朝着雪兰神秘一笑,“奴婢告诉给姨娘一件事,奴婢也快当姨娘了!到那时候,奴婢就能跟姨娘平起平坐了,再不用跪姨娘了!”

    梅霜说完,咯咯的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目光一点一点的沿着自己的手臂向身上看去,如怀了春的少女,嘴里还念叨着,“您瞧瞧,奴婢比您差在哪里呢?凭什么奴婢不能当姨娘?凭什么奴婢不能服侍侯爷?奴婢的肚子也是能生养的,待奴婢生个少爷,奴婢就谁也不怕了!谁也不怕了!哈哈哈!”

    梅霜说着伸展开了双臂,在房里转开了圈。

    刘耿皱眉看向雪兰,雪兰正望着眼前有些癫狂的梅霜,刘耿说道,“小姐,我看她这是又糊涂了,奴才把她带出去?”

    雪兰看着面前又唱又跳的梅霜,深深的吸口气,才道,“去罢,把她带去罢。”

    刘耿忙去上前来拉住了梅霜,梅霜扭头看着刘耿,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把整张脸都贴在刘耿的胳膊上,“侯爷,您可不能喜欢上清媚那个小蹄子,您要喜欢我,奴婢是您的新姨娘!”

    刘耿脸臊得通红,当着雪兰,却不好说什么,一面哄,一面扯着把梅霜带出了房去。梅霜的笑声响彻在整个院子里。

    雪兰坐在椅子上,回想着梅霜所说的话。

    梅霜说的话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不过,有一个讯息却是雪兰从前不知晓的。那就是府里有个有头脸的丫头,叫做清媚。这个人看来是也和海氏关系不错,可是雪兰却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丫头了。

    雪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出正房来。洛璃和楚锦忙迎上来,楚锦问道,“小姐,我们这就回府去么?”

    雪兰点头,向一旁刘耿的姐姐说道,“你家里有没有些花种?送与我可好?”

    刘耿的姐姐没想到小姐能向自己要花种,她忙点头,“倒是有,只是些稀松平常的花种子,小姐只要不嫌弃就好。”

    “自然不嫌。”雪兰笑着说。

    刘耿的姐姐急忙去找花种。

    刘耿这时从厢房里出了来,梅霜在房里唱小曲的声音传了出来。刘耿关上了厢房的门,走到雪兰跟前,雪兰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来,递给刘耿,“梅霜就先养在你姐姐家里罢,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给你姐姐。若是这些银子用完,你只管叫你姐姐说来,我再添。”

    刘耿忙摇手,“小姐使不得,就算是真养着,也用不得这么多的银子。”

    “快收下罢。”雪兰又把银子递了递,“梅霜神识不清,你叫你姐姐请个大夫给瞧瞧,看能不能医好。若是能医好一半,我也是愿意的。”

    刘耿听雪兰这样说,才收下银子。

    刘耿的姐姐这时候找了花种子给雪兰,刘耿把银票的事当着雪兰的面和他姐姐一说,刘耿的姐姐千恩万谢起来。雪兰又叮嘱几句话后,带人离开了刘耿姐姐的家。

    雪兰回到了兰园后,第一件事就是和刘嬷嬷打听一个叫“清媚”丫头。

    刘嬷嬷直摇头,“这么久了,奴婢没听说哪个院有人叫清媚。”

    雪兰蹙了蹙眉,“确实时间够长了……”雪兰挑起一块西瓜放在口中,细嚼两口,忽然想到一事,“嬷嬷,会不会是这丫头配了人了?所以没人再叫她从前的名字了。”

    刘嬷嬷一拍巴掌,“小姐说得不错,若是许给谁,自然就叫谁家的,怎么会再叫她的名字呢?那奴婢就叫人打听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