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逢

    雪兰刚在树杆上坐好,说话之人人已经来到了榆树下。

    亏好榆树是多年长成,叶繁叶茂,藏个人并没什么。雪兰半蹲在树衩间,秉住了呼吸。

    而榆树下的话,一句不落的传到雪兰的耳中。

    “三弟,你这是气着什么呢,不过是关她半日罢了。”

    雪兰听着这说话声竟然有些耳熟,她小心翼翼的拔开眼前挡着的枝叶,凝神向下看去。只见两个人正立于树下。一个摇着扇子,而另一个则抱着肩。

    雪兰咬紧了唇,恐怕自己叫了出来。两个人她都认识,一个是邵佑常,一个则是叶建彰!

    邵佑常上前来揽住叶建彰的肩头不住的笑着,叶建彰甩开了邵佑常的手,声音有些发闷,“邵家大哥,你虽是帮了我,但是你可不许害了她。”

    邵佑常嘿嘿一笑,“三弟想什么呢,她虽是个土包子,但也是你姐姐啊,我怎么会害她呢。我只是想多关她一会儿,让她知晓你的厉害,以后不再惹你,把手伸入你的竹园里。”

    “那……那咱们可得说话算话!”叶建彰似有些不确定,带着几分疑惑的问向邵佑常。

    “那是自然,”邵佑常举着扇子朝着叶建彰轻轻的摇着,“三弟放心罢,你现在就随马车回去,只说二小姐在参禅,让你先把地藏经送回去给老太太和夫人。到时候夫人夸你孝顺,老太太自然也是喜欢的。待你用了饭回来,再放她出来,关也关了,威也示了,她一个姑娘家哪里还会和你较真呢?”

    “可……是那些丫头婆子怎么办?”

    邵佑常把折扇一合,扇柄拍在掌心中,“我的弟弟啊,你不会说二小姐叫他们随你服侍着回去?这里不是还有刘耿和洛璃嘛。”

    叶建彰听邵佑常提到了刘耿,又追问道,“你把刘耿怎么样了?可别闹出人命才是啊。”

    邵佑常拿着扇柄拍了拍叶建彰的肩,“放心放心,大善人,我也不是个恶人不是?我叫人把他给绑起来了,现在正关在柴房里呢。”

    叶建彰这才舒了口气,他朝着竹安居的方向张望了一下,才点头,“那就这么说好了,你帮我看着些,若是她要水要饭,你可不能薄待了她。”

    “好了好了,我的三爷,我也是替你出头,又因她是你姐姐,我哪里会真给她亏吃呢。”

    叶建彰这才放了心,拱手和邵佑常作别,朝着另一面小路走了去。

    邵佑常望着叶建彰的身影,忽然冷笑一声,“傻小子,等你再回来,我便做了你的姐夫了!”

    邵佑常摇头晃脑的朝竹安居的方向走去。

    而树上的雪兰心已经要跳了出来,她的手紧紧的叩着树杆,任错落干硬的树皮扎入她的掌心中。

    邵佑常,好你个贼子!哄了叶建彰,困了自己,就是想占自己的便宜!自己虽逃了出来,可是洛璃还被困在房里,她要抓紧时间想法子把洛璃救出来才是!

    雪兰又犯起了难。

    若是现在去叫三宝寺的僧人,那么叶建彰困了自己就会事发,叶家为了遮羞,极可能把洛璃卖掉。可是不去的话,邵佑常回去就会发现自己逃出来而洛璃没逃出来,他极可能对留下来的洛璃和她自己都下手。

    怎么办?!到底该不叫人知晓此事,又能救洛璃来?!

    雪兰从树叶间向院外看去。

    眼前是一大片绿草,偶见几棵榆树孤独的屹立在绿草中。雪兰秉息细听,没听到什么响动。于是她打定了主意,先去附近看看情况,若是能找到什么家把势最好,她好来亲救洛璃!

    雪兰顺着树杆爬了下来,眼看着离地已不远了,雪兰就要从树上跳下。

    就在此时,雪兰只觉得身后刮过了一道冷风,她再想动时,已经有两把剑架在她的粉颈上。

    “啊!”

    雪兰还没看清来人长相,已经被剑逼了住,“别动!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好人!”

    雪兰抱着树杆不敢动一下。

    而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把剑微微一动。

    有人道,“是你?”

    雪兰闻听此言,不由得扭过头去,她这才看清,拿剑的人正是她在西郊诓骗的万初。

    万初把剑收了起来,朝着另一边的男子拱了拱手,“我认得她。”

    男子听了此言,才收了剑。

    雪兰倒吸口冷气,脑子空前的清静了。

    万初在,那么他的主子自然也在。

    “王……王爷也在这里?”

    万初没作声,而一旁的男子却皱着眉头望了一眼万初,才道,“先把人给王爷们带过去罢。”

    王爷……们?!

    难道不只是有淳亲王一个人么?

    不容她再多想,说话的男子推了雪兰一把,只是这一把,却把雪兰推得向前疾走几步,扑通一声半跪在地。

    雪兰一咧嘴,只觉得膝上一片疼痛传了来。

    “你不能轻些么?”雪兰扭头就朝推自己的人吼道。

    那人眉毛都没动一下,“习武之人,我已经用了小劲了。”

    雪兰气得还想再骂上两句,却忽然住了口。

    原来三宝寺的院墙在这里折了道弯,她只顾着看前面,因被树枝挡住没看后面。而这处院墙的另一面却别有洞天。

    四下里种着高大的佛顶珠,在那郁郁葱葱的浓绿间,有一处琉璃顶的凉亭。凉亭里的石桌旁坐着三个人,石桌上放着棋子,三人身后侍立着几个正襟肃穆的侍卫。

    而亭中的三个人正齐齐的看向了她这边。

    亭中一人朝这边招了招手,“这位小姐不必多礼,起来罢。”

    雪兰不顾着跌痛的腿,勉强站起身,心里犯起嘀咕,向凉亭走去。

    “怎么是个姑娘家?”有个漫不经心的声音传了来。

    雪兰还未到凉亭跟前,坐在座上的男子已经摇头叹息起来了,“你,”那人声音微顿,“来这里做什么?”

    声音虽不大,却给人以不怒自威之感。

    “二哥,这位小姐是仰慕我的人。”

    淳亲王的声音如一道轻风般飘过来,却险些把雪兰吹个跟头。

    雪兰抬起头来,见淳亲王身着月白吉祥暗纹锦袍,星眸正含笑意。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几时仰慕你了?你是长了四双眼睛还是长了两个脑袋,叫我仰慕你?!你那张老脸还能再大些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