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二十章 心思

    盛兰溪莞尔一笑,把书重新放回到架子上,“罢了,即是如此就算了,想想她也是可怜之人。”

    雪兰对于盛兰溪的大度很是感慨,盛兰溪虽是庶女,却没有被养歪,这便是她最大的幸运了。

    盛兰溪又举起一本书,指着封皮对雪兰笑道,“你快看这本书,《圣帝传》呢。”

    雪兰凑了过来,和盛兰溪一起讨论起书来。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晃过了半个时辰。书选得差不多,雪兰和盛兰溪一同下了楼去结帐。

    楚锦笑着上前道,“小姐,盛大小姐,夫人已经叫奴婢把小姐们的书帐结了。”楚锦说着,又从一旁的婆子手上接过一个点心匣子,送至盛兰溪面前,“这也是我家夫人吩咐奴婢买回来送与盛大小姐的,盛大小姐一盒,我们家小姐一盒,夫人还有话呢,这是防止两位小姐因为点心打架。”

    盛兰溪不好意思的抿唇笑了起来,雪兰把点心匣子接过来塞到盛兰溪的大丫头芳儿的手中。

    雪兰只笑着打趣芳儿,“又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只管帮你家主子好生捧着。”

    芳儿看了看盛兰溪,欣然的捧住了点心匣子。

    眼见着要分手了,盛兰溪不舍的拉住雪兰的手,“没事你就往我家里面去坐坐。”

    盛兰溪虽未说,雪兰也听得明白,盛兰溪在家里很是孤单。

    “那是自然,”雪兰噙着笑,道,“我若是有空了就去找你,只是你要备好的点心香茶等我呢。”

    盛兰溪嘴上答好,这才松开雪兰的手,依依不舍的上了马车。

    雪兰眼望着载着盛兰溪的马车离去,才扶着楚锦的手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而去。

    忽然,一只脏兮兮的手伸到雪兰的面前,“贵人开恩,赏个饭钱罢。”

    那声音沙哑极了,似含着多年的沧桑。

    雪兰转目看去,油泥糊着的一张脸上挂动着讨好的笑容,那个乞丐头发粘在一起,像极了一片纠缠着的玉米须子,周身酸臭味直呛人喉咙。身上的衣服打着补丁,衣角破裂之处还是露出一截暗黄的皮肤来。也不看出来人多大年纪,隐隐觉得是个女人。

    雪兰刚要吩咐楚锦赏几纹钱,那个女乞丐看清了雪兰的脸,啊的怪叫一声,仓皇向着街尾跑去,吓得雪兰半晌没回过神来。

    楚锦扶住了雪兰,急忙问道,“小姐……她……她是怎么了?”

    雪兰望着那佝偻的背影,摇了摇头,“她似乎是吓到了一样……”

    楚锦啐道,“她倒吓到了?她是把别人吓坏了才是呢。多亏没伤到小姐,不然她也没命在了!”

    雪兰望了楚锦一眼,楚锦识趣的不再说话,雪兰这才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驶起来,雪兰坐在马车里静静的思索着。

    这个女乞丐有些蹊跷。

    待马车到了沐恩侯府时,雪兰下了马车,先去紫园向林氏报个平安,随后在回兰园的路上,就让人唤了刘耿进来。

    刘耿很快来了,雪兰交待给刘耿一件事,“你去把查一个在一井书局附近乞讨的女乞丐,多大年纪倒不好说,只是她的右手上有一道疤痕。”

    刘耿记了下来,点头退出正房。

    刘嬷嬷上前来一脸紧色着问道,“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雪兰沉默半晌,才说,“今日出门倒是有些奇怪,遇到一个乞丐似乎认得我一样。”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刘嬷嬷也觉得奇怪,“小姐刚回府上,京城哪里有什么相熟的人,更别提是个乞丐了。小姐,可不可能是从前在岁县里的人呢?”

    雪兰摇摇头,“若是岁县里的人,不该见我就跑。再者,岁县里的人,我也认识了大半,并没见过这个人。”

    刘嬷嬷捧上来温热的帕子,雪兰拭了脸才又道,“她是什么人,我倒是很感兴趣,所以叫刘耿查查去。”

    刘嬷嬷服侍雪兰用了茶,才想起一事来,“陈嬷嬷刚刚过来了,老太太的主意,说是在大爷去书院前全家人吃顿团圆饭。老太太有意定在明日,叫小姐准备着。陈嬷嬷还说,邹府的老太爷老太太带着哥儿姐儿也会过来,黄昏时分叫我们就去偏厅里用晚膳。”

    “好,嬷嬷你就帮我选身衣裳去便是了。”

    对于这种炫耀式的宴会,雪兰一点兴趣也没有,完全推给了刘嬷嬷。

    雪兰没有兴趣,可是梅园里的三小姐却兴致盎然。

    三小姐对着琉璃镜,照着自己身上的这件新衣。

    “是不是颜色太艳了些?”三小姐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后对持镜的碧影说道。

    “奴婢瞧着挺好的。”碧影点头笑着奉承三小姐。

    “真的?”三小姐望着自己玲珑的身形,扬起了嘴辰,“挺好便可,别是等了舅祖父来时,我这身打扮丢了人,就不好了。”

    “怎么会呢?”碧影前后帮着三小姐照了一周。

    三小姐这才满意的点头,碧影收起了镜子来。

    主仆正说着话,小丫头挑起帘子禀道,“姨娘来了。”

    三小姐想到邵姨娘许诺她的事,忙道,“快请姨娘进来。”

    邵姨娘扶着凡樱的手走了进来,一进门,邵姨娘就看到穿上三小姐身上的新衣。邵姨娘笑夸赞道,“三小姐这件百叠裙倒是真好看!”

    三小姐脸色一红,嗔道,“姨娘快别取笑我了。”

    三小姐把邵姨娘让到一旁的小炕上,邵姨娘打发走丫头们后,对三小姐说,“我把三小姐和然哥儿的亲事对侯爷说了一遍呢,我瞧着侯爷是有意和邹府结亲。”

    三小姐心都提了起来,却偏偏脸上不露分毫,她故作轻松着道,“那父亲的意思是谁与表哥定亲才合适呢?”

    邵姨娘明知三小姐的心思,却故意打趣着道,“你细想想,这府里的小姐们,哪个更能配得上然哥儿呢?”

    三小姐揉着帕子,故意把脸扭向窗外,“姨娘这话好生有趣,谁配得上表哥,我哪里知晓……”

    邵姨娘一笑,也不说破,只掰着手指头算着,“大小姐的身份是要留着联姻的,老太太岂会轻易将她许人呢?二小姐那个土包子不必说了,府上敢提,邹家就能气歪了鼻子。四小姐又是二房那边的,算不是正经的沐恩侯府里的人,五小姐和六小姐又小,你说说,还剩下哪一个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