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偿命

    叶世涵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雪兰。

    “你三弟的事,我自会帮他拿主意,你且先回去罢。”

    雪兰没想到自己说了半天,只落下叶世涵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她心头暗火丛生。什么他来拿主意?若是真有个当爹的样子,三弟又怎么会被叶建晟逗引坏了?若不是无人教养,无人过问,三弟又怎么会和邵佑常等人去赌钱?

    “侯爷难道是要不管三弟了么?”雪兰的声音冰冷极了,听得叶世涵凤目微睁。

    “住口!”任是叶世涵再柔和的性子也听不得雪兰如此对自己讲话,他抬手把面前的茶盏拨到了地上,唬得林氏身子一抖,怕叶世涵再恼了打雪兰,她先挡在了雪兰面前。

    “侯爷别恼,孩子年纪还小……”

    “她还小么?”叶世涵指着雪兰细眉倒竖起来,“及笄之年都已经过了,她居然还敢这么不知孝敬长辈?!我若是再不罚她,将来还不叫人笑话了我沐恩侯府的家规么!”

    林氏拉着雪兰,暗中扯着她的袖子,叫她给叶世涵认个错。

    雪兰哪里会肯,眼中如含着块寒冰一般盯着叶世涵。

    气氛再次变僵,夹在中间的林氏不知道该劝哪一边好。

    “给我回你的兰园好好思过去,十日不许踏出兰园半步!”

    叶世涵的一句话,便把雪兰禁足了,林氏再求,叶世涵也不理。

    雪兰转身挑帘子向外走去,临出门时,她回首道,“侯爷骂我不足什么,只是盼着侯爷能把三弟当成亲子看待。”

    雪兰说完,走出正房来,只听得身后又一声脆响,想来是叶世涵又摔碎了什么。

    雪兰头也不回,只是心头已经铺了层寒冰。

    自己那颗信任叶世涵的心早已在八年前破碎,那时的破碎之声,可比现在摔碎瓷器的声音又响又疼呢。

    雪兰回到兰园里,刘嬷嬷提心吊胆的迎了出来。

    见跟在雪兰身后的楚锦朝着她摇了摇头,刘嬷嬷轻叹一声,跟着雪兰进了正房。

    刘嬷嬷正思度着如何开解雪兰,却不料雪兰回身对着刘嬷嬷淡然一笑,“嬷嬷要说什么我知道,嬷嬷放心,今日我虽惹恼了侯爷,可是侯爷为了不落人口实,也不会再不管不问三弟了。”

    刘嬷嬷愣了愣,马上明白了雪兰的用意。

    自家主子为了叶建彰真是什么手段都使了出来。只是,这份情义,叶建彰并不会领……

    当晚,竹园那边果然传出了动静。无须遣人去打听,雪兰在兰园就听说竹园的事了。

    “夫人遣人叫孙妈妈收拾了东西去庄子里荣养,”洛璃在雪兰身边详细的学着事情的经过,“三爷哭得什么似的,说什么也不让孙妈妈走。直闹了一个下午,三爷还抱住夫人的腿哭求不已。侯爷后来也去了竹园,大骂三爷没出息。夫人向侯爷求了情,最后定于明早再让孙妈妈走。”

    雪兰叹口气,叶建彰竟然为了一个乳母给林氏下跪,说出去哪里还有大家少爷的体面?府里的上下人等还不知道要怎样笑话他呢。

    可是眼瞧着叶建彰吃亏,雪兰想帮他,叶建彰都不理,这才是她最痛心的地方。

    刘嬷嬷从雪兰手中抽出半卷着的书,安慰道,“小姐快别为此事伤神了,孙妈妈教导不好三爷,府里还送她去荣养,这已经是她的体面了,其实也是全了三爷的脸面,小姐做得也没错处。”刘嬷嬷说着,望望外面的天色,“小姐,已经二更天了,您该歇了。”

    这小半日里,雪兰一直心不在焉,现要听刘嬷嬷说已晚了,雪兰才注意到已经二更天了,她站起身来,净过了手便朝内室走去。

    这一夜,雪兰都睡得极不实。

    第二日刚到日出时分,兰园的大门就被人拍得山响,嘶裂般的吼声响彻整个兰园。

    “叶雪兰,你给我开门!”

    “谁在砸门?”雪兰睁开惺忪的睡眼,披衣坐起。

    昨日值夜的是楚锦,她也刚梳完了头发。楚锦隔着轻纱幔帐,轻声说道,“奴婢这就去看看,时辰还早,小姐再睡一会儿罢。”

    门声越拍越响,门外的人似乎已经开始踹起门来了。

    雪兰哪里还能睡得着,她隐隐听着那吼声有些像叶建彰的,似又比叶建彰的声音沙哑了许多。因房门都闭着,雪兰并不能听清外面的人在吼些什么,隐隐带着“偿命”之类的话。

    雪兰起身穿上衣服,还不及梳头,楚锦慌慌张张的奔进内室,“小姐,是三爷来了!他说……他说叫您偿命……”

    雪兰持着象牙木梳的手一顿,扭身问楚锦,“可是出了什么事了?”

    楚锦脸色微白,“奴婢听三爷的话说,好像是孙妈妈自尽了……”

    孙妈妈竟然自尽了?而且是在自己和叶建彰矛盾最突出时自尽的?!……

    雪兰修眉挑了起来。

    门外的砸门声越来越响,混着叫骂声一阵阵的传入兰园内室里。

    楚锦也慌了神了,“小姐,您说该怎么办啊?”

    刘嬷嬷的声音从门外传了来,“糊涂东西,这种事怎么来禀了小姐了?”说话间,刘嬷嬷已经进了内室。她瞪了楚锦一眼,楚锦低下了头。刘嬷嬷这对雪兰说,“小姐不必和三爷见面,此时三爷极不冷静,话没好话,倒伤了小姐的心。”

    “不,”雪兰把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低髻,“嬷嬷细想,凭着三弟这么闹,我若是不露面,三弟岂肯罢休,最后丢的还不是我和他的脸么?”雪兰说着,麻利的把衣服穿好就往外走。

    刘嬷嬷见拦不住雪兰,急忙叫楚锦唤些孔武有力的婆子来,唯恐雪兰一会儿吃亏。

    走入当院,雪兰听清了叶建彰那一声声叫骂,什么坏了心肝,逼死人命,什么毒妇偿命的话,一声声的刺痛了雪兰的耳朵。

    雪兰脚下的步子一滞,这就是她的弟弟,竟然为了一个乳娘把她骂得如此不堪!

    守在园门处的几个婆子低着头,恨不能钻进地里去。主子自然会恼了三爷,可是受苦的极可能是她们这些奴才。听了不该听的话,她们还会有好么?

    叶建彰似乎已经没了耐心,隔着门嘶吼起来,“你们今日若不给爷开门,我就用石头把你们这院门给砸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