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一十五章 献计

    叶世涵听了邵姨娘的话,点点头,“那便如此罢,此后邵佑常的月例你只管向邓总管要便是了,只叫他从我的帐上出。”

    邵姨娘喜出望外,又要福身谢叶世涵,叶世涵把邵姨娘拦了住,携起她的手来。

    邵姨娘极力的缩着自己的手,不叫叶世涵碰。叶世涵觉得不对,强拉住邵姨娘的手才看清楚,邵姨娘原本精心保养的指甲全部短了。

    “这是怎么弄的?”叶世涵惊奇的问道。

    邵姨娘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怪贱妾,许久不曾洗衣裳,偶尔洗个汗巾子折断了指甲……”

    叶世涵自然知晓邵姨娘极看重自己的指甲,而今,她竟然为了自己的旧物,不惜折断了自己的指甲。

    叶世涵轻轻的碰了碰邵姨娘的断甲处,柔声问,“疼不疼?”

    邵姨娘展颜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不疼……”

    叶世涵瞥见邵姨娘身后的汗巾,眉眼间尽染温柔,“此后不要再洗衣服了,你留起的指甲那般不易,倒也该爱护些。”

    “旁的还好,”邵姨娘转身望着琥珀色的汗巾道,“只是这条汗巾,是贱妾最看重的东西,贱妾哪里肯让粗手笨脚的下人来洗呢。”邵姨娘说着,转眸看去叶世涵。

    叶世涵握紧了邵姨娘的手。

    邵姨娘和叶世涵回到正房里时,相对用了晚膳,邵姨娘提及起邹清然来。

    她说,“侯爷,然哥儿现在已是解元,亲事到底有没有个着落?”

    叶世涵早和叶老太太议过邹清然的婚事,又不曾想邹清然如此出息,他不由得微微一笑,“许是然哥儿会成府里的女婿呢。”

    府里的女婿……

    邵姨娘记得叶世涵早和她说过,大小姐的身份与别人不同,定然会嫁与贵人。那么,这是不是就是说,叶世涵有心把三小姐许配给邹清然了?!

    邵姨娘欢喜得揽住了叶世涵的手臂,娇声道,“那可是侯爷的大喜呢,贱妾都替侯爷高兴!”

    叶世涵笑着拍了拍邵姨娘的手背,“一个女婿半个儿,然哥儿出息此后指不定我们也跟着沾些风光呢。”

    成了成了,邵姨娘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终于安下心来了。

    邵姨娘把头倚在叶世涵的肩畔,笑了起来。

    面对叶世涵,她再有办法不过了,不仅化险为夷,还将三小姐的亲事定了下来。

    邵姨娘唇边的笑容甜腻又得意。

    ***

    自叶建舒中举以来,沐恩侯府阖府上下一片喜气洋洋。

    在一片喜庆中,雪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即不去拜贺叶建舒,也不凑在叶老太太跟前说些讨喜的话。每日与从前一样,晨起去请安,晚上早早睡下。

    林氏悄悄提醒雪兰,趁着这个时候,讨得叶老太太的欢喜,许是叶老太太就会对你好一些。

    雪兰嘴上答应着,并未行动。

    雪兰虽不敢说十分了解叶老太太,可是她相信,叶老太太不会因为叶建舒中了举人而高看自己。雪兰更做不出如三小姐和六小姐那般,围在叶老太太身边,如上了弦的机器娃娃,每日里不住的说些什么升官,荫及府内的奉承话。

    雪兰只在想着叶建彰——自己这个亲弟弟。

    自从那日被叶建彰赶了出来后,雪兰一直在想办法解开和叶建彰之间的误会。

    可是叶建彰再见雪兰就如没看到一样,连个眼神都不曾多瞄一下。即便是在园子里见到了,叶建彰也会远远的改路,面也不和雪兰见。

    雪兰又叫洛璃去找过孙妈妈一次,洛璃还不及进竹园,就被叶建彰给赶了出来。叶建彰指着洛璃的鼻子骂,若是再敢寻孙妈妈来,就把洛璃打死在竹园里。

    洛璃回来不敢把话全部学给雪兰,只说叶建彰着了恼。还是小丫头喜鹊把这话悄悄告诉给了雪兰。

    雪兰气愤极了,叶建彰亲疏不分至如此,若是再这样下去,孙妈妈有一日害死叶建彰,叶建彰也不自知呢!孙妈妈不好生引导着叶建彰,再有出色的叶建舒一比,叶建彰更不会在叶府里有什么未来可言。待有一日分出府去,叶建彰拿什么来支撑起一个门庭来?!

    雪兰打定主意,当务之急就是把孙妈妈弄走,换一个人稳妥之人服侍叶建彰。

    雪兰唤过来刘嬷嬷,“嬷嬷,侯爷一般几时回府里?”

    刘嬷嬷略一思索,便把往昔叶世涵的习惯一并禀告给雪兰,“侯爷多是申初时分回府,回来后大多是要先去紫园。”

    雪兰算着时间,叫过了楚锦,“随我去紫园。”

    楚锦扶着雪兰的手,去了紫园。

    到了紫园,小丫头向里禀报,雪兰才进了正房。

    叶世涵正坐在正座上拿着茶杯喝着茶,想来叶世涵也是刚来紫园。

    林氏见雪兰进了来,忙招手叫过去雪兰,“兰姐儿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么?”林氏一面说着,一面朝雪兰使眼色,恐怕雪兰说什么话再惹恼了叶世涵。

    雪兰只得给叶世涵和林氏施了礼,才说,“前几日三弟惹了侯爷不高兴,我也在想过三弟不求上进一事。昨日我想出个主意,说来给侯爷和夫人听听。”

    林氏见叶世涵把茶盏放在一边,忙笑着道,“那兰姐儿快说说,是个什么主意?”

    雪兰回道,“我觉得三弟已然不小,乳母再跟下去对三弟没一点好处,倒叫他养成依赖妇人的性子,将来出门应酬答对,只怕要少些阳刚之气。依我的主意,孙妈妈跟了三弟一场,把她送到庄子里荣养最好不过了,不愁吃穿,再有侯爷和夫人的恩典,足够她平安富足的过完这一世了,也不枉她服侍三弟一场。”

    林氏在一旁不住的点头,只看叶世涵。叶世涵不语,阖目似在思索。

    林氏就道,“然后呢?兰姐不妨把主意都说出来。”

    “然后我想求得侯爷和夫人,帮三弟选两个妥帖之人,一个大丫头,一个管事。大丫头安内院,此后留在三弟房中便是。那个管事日常跟着三弟,在学里规劝三弟向上,又能管教跟着三弟的小厮,也省得侯爷和夫人为三弟操心了。”

    林氏不住的点头,“兰姐儿到底是懂事的,这个主意倒是很好。”林氏说着,亲为叶世涵重新添了茶水,“侯爷,您的主意如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