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一十四章 得逞

    叶世涵皱着眉头,对着潘海摆摆手,潘海无声的退下去。

    叶世涵木然的坐在那里,心头的纠结翻上捣下。

    邵姨娘难道是指使了邵虎山害雪兰了?

    叶世涵的眉头越皱越紧。

    从心里讲,他不信邵姨娘会这般无情。可是,凭白无故,邵虎山没有理由要害雪兰啊。

    叶世涵扶着书案,缓缓起身。他只想去东跨院向邵姨娘问个清楚,到底她对没对雪兰动手?!

    叶世涵撩袍大步走出小书房,直奔东跨院而去。

    东跨院中的小丫头见叶世涵气势汹汹而来,还不及向叶世涵施礼,叶世涵已经不耐烦的问道,“你家姨娘呢?”

    小丫头见叶世涵脸色不善,指了指后院,小心的答道,“姨娘在后院洗衣裳……”

    洗衣裳?

    偌大的沐恩侯府里,难道还需要她一个姨娘洗衣服么?邵姨娘是在向他示意她的贤惠么?

    叶世涵疾步向后院走去。

    才到了后院,就见邵姨娘正在树下拧着一件衣服。随着她两只手绞力,衣服上的水哗的一声从衣服下摆落在了地上。

    而邵姨娘也不像往日那般化着浓丽妆容,她把葱青色的窄袖留仙裙的袖口卷到臂弯处,手上展开时,叶世涵才看清,邵姨娘正拎着一条琥珀色的汗巾。

    叶世涵脚步微滞,许久没见邵姨娘这般寻常人间女儿的装束了。

    邵姨娘背对着叶世涵,抖开了汗巾,对着阳光把汗巾上的褶皱轻轻抚平,随后一抖,把汗巾晾在了早已系好的细绳上。

    晾好了汗巾,邵姨娘用露出的一截白皙手臂拭去了额上的细汗,这才转过身来。

    “侯爷!”邵姨娘转回身看到叶世涵时,眼里满是吃惊和无措,似乎没想到叶世涵会来到后院,“您……您……怎么来了?”

    叶世涵压了压胸中的气恼,沉着脸向邵姨娘走了过去,拧眉望着细绳上的汗巾,问道,“难道东跨院里的奴才们不知道为你洗汗巾子么?”

    邵姨娘似乎察觉出叶世涵的不快,她怯怯的看了一眼叶世涵的脸色,才勉强笑了笑,“哪里是这样,只是贱妾不放心他们做事……”

    “有什么不放心的?”叶世涵冷笑起来,“若是他们连个汗巾子都洗不好,倒不如把这东跨院里的奴才们都换了干净!”

    邵姨娘后退了一小步,惊恐的望着叶世涵,也不顾得脚下的泥湿,邵姨娘跪了下来,“侯爷生气,贱妾不敢多言,只求侯爷消气,容贱妾亲自教导了她们……”

    叶世涵低身抬起邵姨娘尖尖的下巴,令其抬头看着自己的眼睛。

    还是那般柔弱的目光。

    叶世涵有些不确定雪兰落水一事和邵姨娘有关。

    “你怎么教导她们?你连自己的家人都没教导好罢?”

    邵姨娘看着叶世涵,从他紧皱的双眉中,邵姨娘就看出他内心的挣扎。

    “侯爷教训得是,哥哥行事不妥,也难怪侯爷生气……我前几日就把嫂子叫进了府里来了,我已经问清,原来是哥哥他无意间在酒楼里开罪了卫国公府的一个管事。侯爷也知道,宰相府里七品官,卫国公府是什么人家,自然不会放过哥哥的。”

    叶世涵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些一桩事,原本对邵姨娘的怀疑与怨恨当即散去了一半。

    “只是贱妾常想,若非当年哥哥一再坚持,贱妾又如何入得了侯府,如何常伴侯爷身畔?”邵姨娘说着,泪里滚出热泪来,正滴在叶世涵的指尖上。叶世涵似被烫了一下一般,手指脱开了邵姨娘的下巴。

    “侯爷就算是罚了哥哥,贱妾也不敢说什么,只望侯爷能记得贱妾,珍惜贱妾,犹如贱妾今日珍惜侯爷当年的汗巾子一样……”

    叶世涵猛然抬起头来,看着细绳上随微风飘摆的汗巾子。

    刚刚只是看得眼熟,却不曾想起来。原来这条汗巾正是当年第一次见邵姨娘时,叶世涵所系的汗巾。

    叶世涵没想到邵姨娘会如此珍视他随手赏与她的玩意,一切流转与脑中的碎片,又重新袭卷着叶世涵的内心,他的愧疚之意渐渐升起来。再望着眼前俯头低低抽泣的人,叶世涵再难责备一句了。

    当年……到底是自己有负邵姨娘……

    叶世涵直起了身子,叹息声微不可闻,却被离得极近的邵姨娘听个正着。

    “你起来罢……”叶世涵良久才对邵姨娘说道。

    邵姨娘从地上站起身来,只低头立在叶世涵的身旁。

    “你哥哥倒该好好管管了,”叶世涵不忍指责邵姨娘,皱着眉说起了邵虎山的事来,“我已叫人查明了,封酒楼的正是卫国公府的大爷。你且细想想,若非你大哥做出什么错事,人家堂堂的卫国公府又怎么会和他一个小酒楼的生意人过不去呢?”

    邵姨娘用手指擦去脸上的泪痕,说道,“侯爷教训得是,事情大抵是如此了。贱妾还伤着心,今日上午贱妾得了信说,大哥和大嫂竟然跑了,连常哥儿也不及叫上。”

    “哦?竟然会有这种事?”叶世涵转头定定的望着邵姨娘的脸色。

    邵姨娘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正色着对叶世涵道,“还不是大哥家的一个下人瞧着不对劲来寻了我了。我得了信儿气得不行,只恨他做事不知道轻重,现在竟然连儿子都不管了,于是遣人过去看了,大哥所住的院子真的是人去楼空了。我心里又气又急又心疼,本是想瞒着侯爷,无非是在侯爷面前给自己留些脸面罢了。侯爷今日教训,贱妾才把此事和盘托出,贱妾知罪,只请侯爷责罚。”

    叶世涵心中释然,原来不干邵姨娘的事,都是邵虎山可恨开罪了盛府的人,而雪兰和盛大小姐一事,也正如她们自己所讲,只是个意外罢了。邵姨娘不是那样的人,她念旧重情,亦如从前一般。

    叶世涵脸色缓和了许多,他问邵姨娘,“那么邵佑常那里你准备怎么办?”

    邵姨娘叹口气,故作哀愁道,“常哥儿我哪里能不管呢?我想在外面给他置一处院落,叫他安心读书。”邵姨娘说着,抬起头来,泪光盈盈的望着叶世涵,“侯爷以为如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