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零九章 无果

    没一会儿,潘海进了来给叶世涵施礼道,“侯爷您叫我?”

    叶世涵把事情和潘海说了一遍,潘海自然知晓要查什么,他答应着退下去。叶世涵又和邵姨娘说了会儿的话,邵姨娘留了叶世涵用晚饭。

    菜刚摆上,紫园的二等丫头琴枝就来请叶世涵了,邵姨娘的脸当即落了下来。

    琴枝犹如没看到一样,笑盈盈的施礼对叶世涵说,“奴婢是奉了五爷之名来请侯爷的。”

    五爷,是指林氏幼子叶建开。

    “开哥儿怎么了?”叶世涵也看出邵姨娘一脸的不高兴,于是问向琴枝。

    “五爷倒也没什么,只是他吵着找侯爷,说是昨日侯爷讲诗只讲了一半,五爷一直惦记到今日。五爷吵着说君子要言而有信,这不正在紫园里闹着,夫人无法,只得打发奴婢过来请侯爷了。”

    琴枝的话说得叫人挑不出一处错来,直气得邵姨娘想发作都无处发作。

    邵姨娘瞥向叶世涵一眼,只见叶世涵在那里已经微微笑了起来。

    邵姨娘心下一沉,暗叹着,叶世涵到底是重视儿子更多些。

    “这小子记性倒好!”叶世涵说着,站起身来,邵姨娘跟着站起身,还未开口,叶世涵已经对邵姨娘说,“我去瞧瞧那小子。”叶世涵望着已经摆好菜的桌子,又道,“我给他讲完就回来。”

    邵姨娘还要拦着,叶世涵已经迈步走出东跨院了。

    邵姨娘更是清楚极了,叶世涵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邵姨娘倚着东跨院的门框上,把手上的帕子险些扯烂,嘴里恨恨着道,“好你个林婉筝!”

    林婉筝是林氏的闺名。

    雪兰很快就听刘嬷嬷说起邵虎山的老婆来府里一事。

    刘嬷嬷立在雪兰身旁,望着雪兰笔下丝毫不乱的描着桂花飘香的花样子,声音压得很低,“奴婢已经听说了,是邵姨娘哥哥家的酒楼被人封了,所以邵**奶才进府来求邵姨娘。”

    雪兰头也不曾抬一下,顺着桂花花瓣的曲线,缓缓画着,“嬷嬷在东跨院里也有人么?若是有可用的人,倒方便了许多呢。”

    刘嬷嬷忙回道,“倒不是奴婢在东跨院里有人,只是邵**奶扯着脖子哭,哭声别说院子里,恐怕院子外也听得真切。”

    雪兰这才抬起头来,望向刘嬷嬷,刘嬷嬷眼里有着浅笑。雪兰立时明白个大概,她也笑了起来,“这位邵**奶还恐怕别人不知晓家里出了事呢。”

    刘嬷嬷也跟着笑了起来。

    “嬷嬷,可听说是因为什么酒楼被封的么?”雪兰问向刘嬷嬷。

    “没听是因为什么。”刘嬷嬷摇了摇头,“要不奴婢叫人去打听打听?”

    雪兰放下了笔,支着额头思索半晌才说,“不必了,我想侯爷会去打听一二的。不过……”

    说到这里,雪兰忽然打住了话。

    邵家酒楼开到现在怎么说也有段时间了,雪兰不信邵虎山没打理过和衙门间的关系。那么邵家酒楼又是怎么被封的呢?

    雪兰陷入沉思。

    能让衙役不给他们递消息,还能封得干净利索,雪兰觉得要封邵家酒楼的人来头不小。只怕是个衙役上面都开罪不起的人罢……

    不知为什么,雪兰忽然想到了自己和盛兰溪落水一事。

    两个人落了水,叶府和盛府虽不知真相,可是自己和盛兰溪却是从头到尾极清楚的。不知道为什么,雪兰脑子里冒出个念头,并且这个念头不住的疯长起来。雪兰有种感觉,邵家酒楼被关也许和这件事有关……可是,依盛兰溪所说,盛家人似乎并不大在意她才是啊……

    “怎么了,小姐?”刘嬷嬷在一旁见雪兰半晌不说话,小心翼翼的问了声。

    雪兰这才回过神来,微微笑着从座上站起来,走到放在窗口的墨兰花旁。

    墨兰并不是年岁小的女子喜欢的花,可是雪兰却偏偏就喜欢墨兰那不张扬的花苞。

    雪兰望着暗紫色的花苞,纤细白皙的指尖划过无尘的叶片,悠悠着说道,“倒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此事透着蹊跷……”

    “可不是,”刘嬷嬷点头,“奴婢也在打听着侯爷那边的反应,想来有消息了,侯爷该是最先知晓。”

    “不必了,”雪兰转出身,对刘嬷嬷说,“嬷嬷不必把眼光盯在邵家身上,邵姨娘此时忙着,倒是对我们有利。”

    刘嬷嬷刚要说话,小丫头芽儿进了来,她手上拿着一封信呈向雪兰,“小姐,刚刚苏四小姐差人送来一封信。”

    雪兰也不用刘嬷嬷去接,亲自从芽儿手上拿过来信,展目细看。

    随着那一行行字迹映入眼帘,雪兰的眉头蹙紧了。

    刘嬷嬷把小丫头打发出去,才问雪兰,“小姐,可是出什么事了么?”

    雪兰的手臂似千金重一般,她无力的垂下手来,缓缓摇了摇头,“苏四小姐说,苏家庄子里确实有我乳娘于氏,只是她早已死了……”

    乳娘也不在了,原本抱着希望的雪兰再次失望了。当年之事如绕在心头的结,越想解开,越找不到源头。

    刘嬷嬷叹口气,上前来虚扶着雪兰的手臂,坐在榻子上才安慰着,“小姐您伤心,若是有什么再要查访,只管叫刘耿去查。”

    雪兰点点头,把苏四小姐的信收好,提笔给苏四小姐写回信。

    才写到一半,小丫头喜鹊慌里慌张的奔了进来,刘嬷嬷皱着眉就训她,“小姐还在,你就这般没了规矩?”

    喜鹊连福身认错都顾不上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小……姐,侯爷那里……那里要打三爷了!”

    “什么?!”雪兰从座上猛然站起,不顾笔落在书案上染了一片纸,急急的问喜鹊,“现在人在哪里呢?”

    “在外院的书房里。”

    雪兰顾不得换衣服,急忙唤着楚锦就去外院。

    雪兰带着楚锦才到了外院,叶世涵沉着脸正从外院向内院而来。

    雪兰止住步子,站定直盯着叶世涵看,也不施礼,也不问候。

    叶世涵早就看到雪兰,见其脚步极快,落下了跟在后面的丫头,脸色更加不好看起来。

    “你是大家小姐,急火火的来到外院算什么?”叶世涵皱着眉头对雪兰说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