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零八章 封酒楼

    “妈妈今日差事办得很好,”雪兰望着瑟瑟发抖的孙妈妈,“只要妈妈记得,此后三爷有什么事妈妈便来向我禀告,若是妈妈不能来,三爷那边出了什么事,我便是不回了夫人,一样能治妈妈的罪。”

    孙妈妈早已吓得心惊肉跳,她连忙诺诺称是,雪兰让楚锦送孙妈妈出去。

    孙妈妈走了后,雪兰蹙起眉来。

    孙妈妈表面上表现出很害怕自己的样子,雪兰心里却极清楚,今天不过是敲打她一下,叫她知道收敛,若是叶建彰出什么大事,自己是饶不了孙妈妈的。

    同时雪兰也更加肯定,孙妈妈一定是受了人指使。一般乳母多会护主,把幼主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可是孙妈妈任由叶建彰成长得如此不成器,其心可诛!

    可是……

    雪兰把手边的帕子慢慢揉成一团小卷。叶建彰叫人来取银子是做什么呢?

    难道是……

    雪兰双眸猛缩,难道叶建彰会和叶建晟等人赌钱了?!

    雪兰早在岁县也听乔六几个说过,赌钱最不是个好事,只要沾染上了,便很难改掉。人的贪欲会一直令其赌下去,直至倾家荡产,甚至暴尸街头。

    叶建彰也沾染上赌钱了么?!

    雪兰在房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

    怎么该怎么办?若是自己直接去劝叶建彰,叶建彰肯定不会听的,可是不劝说,任由其发展下去,雪兰不知道叶建彰未来会成什么样子。

    怎么办?!

    雪兰第一次觉得一件事棘手起来。

    雪兰思来想去,并无十分用效的办法。她决定先从孙妈妈入手,随后换个体贴的人跟在叶建彰身边慢慢教他。就是学里,雪兰也要想法子和先生说上话,叫先生管教叶建彰严格些。

    可是这么久以来,叶建彰对孙妈妈极为信任。现在换走孙妈妈,只怕叶建彰会和雪兰闹翻。

    再有一件,孙妈妈背后那个人,让雪兰更觉阴狠。

    那个人,到底会是谁?

    ***

    邵姨娘正在东跨院里和凡樱染指甲,小丫头进了来,刚说了句“姨娘,邵大……”,邵**奶挑帘子冲了进来。

    进来就放声大哭起来,“姑奶奶,可了不得了,咱家酒楼被封了!”

    邵姨娘刚刚还要怪罪邵**奶的鲁莽,可当她听完邵**奶的话时,脸色苍白一片。邵姨娘顾不得指甲上的花膏子,忽的从榻子上站起身来,“到底出了什么事?酒楼怎么就叫人封了?!”

    邵**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只是今早忽然来了几个衙役,一来就封了我们的酒楼,不叫开了,他们还赶走了酒客,我唬得厉害,也想拿银子问问究竟,可是人家连理也不理我啊!”

    没了酒楼,就等于断了邵家的根本。

    邵姨娘手上没干的花膏子随着她手指的颤抖,落了一地,“可……可是你们开罪了谁么?要不然好端端的怎么就把酒楼封了呢?!还有……还有,往日里不是有几个相熟的衙役么?”

    邵**奶抽着鼻涕,翻着眼睛想了片刻,复又哭道,“没有啊,这段时间酒楼里没什么事,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酒楼被封了后,我就去叫人找平日里相熟的刘衙役去了。可是谁想得,他根本就不见我们的人,更别提给我们递个消息了。我现在只能求姑奶奶,你大哥的身子还没好全,酒楼又出了这样的事,我除了找姑奶奶没别的办法了!”

    邵姨娘怔了半晌没说话。

    邵**奶扯着嗓门在房里哭了开来,一声声都是不要活了的话,直哭得邵姨娘心烦意乱的,当头一声喝住了邵**奶,“休得再哭了!你在沐恩侯府里哭成这个样子叫人笑话不笑话?你还要常哥儿怎么在学里抬得起头来?!”

    一提到儿子,邵**奶闭上了嘴巴,“那姑奶奶说怎么办?”

    邵姨娘厌烦的朝着邵**奶摆摆手,“你快回去照顾大哥罢,我就派人请侯爷打听打听。”

    邵**奶得了邵姨娘这话,放下心来,“姑奶奶可一定要帮着问啊,不然我是真的没活路了!”

    邵姨娘心里烦躁得厉害,又嫌邵**奶极丢了脸面。她不耐烦的朝一旁的赵妈妈使了个眼色,赵妈妈向内室走去。

    邵**奶虽闹着,可是小眼睛没错过眼前发生的一眼。她见赵妈妈向内室走去,心里清楚邵姨娘又要贴补自己家。于是哭的嗓音小了许多。

    没一会儿,赵妈妈拿出了几锭银子,邵**奶的双眼一直盯在那白花花的银锭子上。她的脑子快速的算计着,那应该是二十五两银子啊!

    邵**奶把哭声悄悄止了住,只等邵姨娘把银子交到自己手中。

    邵姨娘皱着眉朝赵妈妈使了个眼色,赵妈妈把银子交给了邵**奶。邵**奶欢天喜地的收了银子,又说了几句好话,才走了。临走时,邵**奶不忘叮嘱邵姨娘向叶世涵问问酒楼的事。

    邵姨娘哪里会忘,待邵**奶走了后,邵姨娘急急的叫小丫头到二门处等叶世涵。待到下午时,叶世涵才回到沐恩侯府。

    小丫头引着叶世涵直接到了东跨院,邵姨娘已经急得不行,见叶世涵进了房来,她先扑了过去,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侯爷快救救贱妾的哥哥罢。”

    叶世涵被邵姨娘哭得心中一乱,扶住邵姨娘瑟瑟发抖的身躯一同坐在小炕上,叶世涵才问抽抽答答的邵姨娘,“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哥哥的酒楼被封了,衙役连话都没多说,去了就封酒楼,嫂子连银子都使不了,急急忙忙的来寻了我……”邵姨娘一面抽泣着一面说着话,肩头抖得厉害,叫叶世涵看着都心疼起来。

    “好好的怎么就封了酒楼了?”叶世涵皱起眉来问道。

    “贱妾也不知是何故,嫂子来寻贱妾,贱妾就没了主意,还要求上一求侯爷,望侯爷能使人帮着打听一二。”

    叶世涵唤进来凡樱,“去把潘海叫进来。”

    凡樱应着出了去,叶世涵一面低声安慰起邵姨娘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