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零五章 兄弟

    雪兰心中一悸,强压着激动问向刘耿,“你快说来听听。”

    刘耿躬身说道,“奴才查出于乳娘先被卖到湖州的一家庄子里去了,奴才亲去了那里,查出那家庄子姓苏。奴才打听得说,湖州的庄子是京城苏家的庄子。”

    “哪个苏家?”

    “好像是太后母家的苏家。”

    雪兰不由得眉毛一挑,自己的乳母竟然会被卖到苏家的庄子上了!

    刘耿低着头,没听到雪兰的一句话,他也不敢多语,只躬身等候着。

    良久,雪兰才对刘耿说,“你定是出了趟门才如此归来,先下去歇着罢。我一会儿叫刘嬷嬷给你送些银子去,这个银子,我定不会叫你出了。”

    刘耿只称不敢,雪兰也不多话,摆手让他退下。

    雪兰站起身,走到书案旁,从笔架上拿起一支笔来对洛璃说,“来,你帮我研墨。”

    洛璃来到雪兰身边研起墨来,雪兰笔杆抵着下巴片刻,笔蘸黑墨,在一张纸上写起了一封信。

    苏四小姐的父亲帮着苏家管庄子,虽然苏四小姐言之谆谆,但是并没有并不敢信实。现在真有事又是落在苏家了,雪兰也不能确定苏四小姐会帮上自己这个忙。

    当日,雪兰先叫人送信去了苏家,又给刘嬷嬷二十两银子,叫她给刘耿带了去。

    才过了一日,苏四小姐给雪兰回了信,说已经叫父亲帮着查这个人了,要几日才能给雪兰一个答复。苏四小姐并答应了雪兰,不会把此事露给叶府的人。

    雪兰看了信,又给苏四小姐回封信,表达了谢意。待把信遣人送去后,雪兰才悠悠的出口气。

    苏四小姐的协助,是出乎雪兰意料的。

    只待消息了。

    雪兰望着雕着祥云的窗棂,薄如蝉翼的窗纸透出外面明亮的阳光,雪兰有些出了神。

    本该是比常人殷实的生活,怎么就叫人心中波涛汹涌,久不能平。许是那日里海氏的死太过触目惊心,许是小弟弟的哭声太过响亮,怎么想来,雪兰都不能当成一场梦。

    要么寻到乳母,打听出当年之事。要么,乳母没找到,自己还要想别的法子。雪兰已抱定了主意,绝不会放弃!

    雪兰收回目光来,站起身,走到门口,喜鹊极有眼色的打起了帘子,雪兰走出门来,望着兰园。

    虽入了秋,蝉鸣得还很热闹,一声声,似在宣泄着心内的焦躁。

    雪兰回身问洛璃,“三爷这个时辰是不是已经下学了?”

    洛璃点头。

    雪兰走下台阶,点手叫过洛璃,“你去把中午叫厨房做的点心拿过来两盒子,随我去三爷那里瞧瞧去。”

    洛璃连忙去拿了点心,跟着雪兰去了竹园。

    到了竹园,守院的丫头远远见了雪兰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僵,急着高声唤道,“二小姐。”

    雪兰皱起了眉,这样的叫呼,明明就是给里面的叶建彰报信。

    雪兰走到近前,抬眼望去正房。正房又紧闭着,两个丫头局促不安的守在正房门口。

    雪兰也不问丫头,直接迈步走上了石阶。两个丫头要拦还不敢拦,只诺诺着道,“二小姐,三爷在睡着。”

    “睡着?”雪兰冷笑一声,望着眼前的两个丫头,“现在几时了,你们三爷睡的是哪场觉?再有,三弟若是真睡着,你这么高呼岂不是早把他叫醒了?!”

    两个丫头低头不语,雪兰也不和她们多话,拨开她们轻叩起门来,“三弟,我知晓你在里面,你打开门来,二姐只是想来看看……”

    雪兰的话还未说完,门打了开来,叶建彰眉毛倒竖,又是一张怒目而视的脸,“你又来做什么?!”叶建彰对雪兰没有一丝的客气。

    雪兰并不介意叶建彰的冷言,她转身从洛璃手上接过两小盒点心,温和的笑着把点心盒子递到叶建彰的面前,“三弟,这是我叫厨房做的点心,你尝尝罢,还热着呢。”

    叶建彰把头转向一旁,看也不看雪兰递上来的点心一眼,把雪兰硬生生的僵在了原地。

    洛璃有几分着急,若是这样僵下去,三爷落了自家小姐的面子,岂不让他们姐弟更加生分了?

    洛璃刚想说话,正房里传出一声轻笑,一个头戴程子巾,身装月白色圆领裥衫的男子从正房里走了出来。

    男子五官虽是周正,但是那一双眼睛一直在不停的乱转,心里似盘算着眼前的一切。手偏又拿着折扇,朝人拱手时,故作风雅的露出一口白牙。那牙让雪兰想起寒意森森的兽牙,似乎下一刻就会把人咬噬生吞。

    “这可是叶家二妹妹么?”男子说着,双眼从雪兰头顶一直打量到身子,又从腿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雪兰的脸上。

    若不是顾忌叶建彰,雪兰早把眼前这不懂规矩的一脚扫倒了。

    雪兰蹙起眉来,也不看来人,只问叶建彰,“这位是谁?”

    叶建彰还不及说话,叶建晟从房里走出来,看了雪兰一眼,才迈步走到雪兰跟前,皮笑肉不笑着道,“二妹妹来了。”说着望着身边的男子,指引给雪兰,“这位是邵家少爷佑常兄,也正是邵姨娘的侄子。”

    原来是邵虎山的儿子,难怪一副色**派。

    雪兰也不与邵佑常见礼,把点心又朝着叶建彰递了递,“三弟,你留着吃罢,我也该回去了。”

    叶建彰接也不接点心盒子,直接回了雪兰的话,“没事你不要来竹园,我已经告诉给你了,你也休想管我的事。”

    叶建彰说完话,转身就回了正房里,把雪兰晾在了当院。

    叶建晟的眼里满是讥笑,“二妹妹,你也听到三弟的话了,我劝你还是回去罢。”

    叶建晟摆明了替叶建彰赶雪兰,叫雪兰瞬间眼里升起了一股寒意。

    “二哥哥,我只是来给三弟送点心,与二哥哥无干。”

    叶建晟的笑容微僵,雪兰这是骂他多管闲事呢。叶建晟竖起眉毛,拿手指着雪兰,就要骂。一旁的邵佑常打破了僵局,做起了和事佬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