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百章 对答

    苏四小姐抬起头,看到雪兰正盯着自己,急忙摇手,“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我其实是害怕卫国公府!……”

    这才是苏四小姐的真心话。

    苏四小姐说出心里话,脸色更红,手上的帕子几乎要揉烂了,眼圈半红起来,“我家是苏府的五房,其实苏家只有三房是嫡系,其余都是旁支。因太夫人仁慈,我家依旧跟着三房一起排行,我爹是苏家的六老爷,我排行在四。不过是因着一族,所以我爹帮着大伯父那边打理着几个庄子和几个铺子,我家也是以此糊口,我家也只是普通人家,就是我那日拜寿的衣裳,都是我娘把过年的银子提了出来,现做的……”

    雪兰也明白为什么叶老太太会先前对苏四小姐很热情,听说她是五房的人,又不冷不热起来。想想苏四小姐这样的旁支,只能跟着有出息的嫡支过活,名义上叫着小姐,有时候连他们体面的奴才都不如。

    “我其实已经过了及笄的年纪,但是亲事并不好找,我娘急得不行,托了人,也求过大伯母那里,都说帮着看看,可是却没有一点消息。我心里清明,不过是因为我不是苏家的正牌小姐,又无所长……”

    苏四小姐说至此时,半晌不语,雪兰却见她握着帕子的手有些发颤。

    雪兰低头喝起茶了,似并未察觉苏四小姐的异样。

    过了很久,苏四小姐才话语声如初,又道,“我借着二小姐和盛大小姐是我的错,今日而来也没敢奢求二小姐能原谅过,只是说明了任二小姐恨我好,怨我也罢,我心里安稳些,也不叫我爹娘被我所累。我也只希望二小姐能和盛大小姐说说,我生了那些心思原不对,别叫她记仇我家就好。”

    雪兰听完苏四小姐的一席话,倒佩服起她的坦率来。

    雪兰淡然说,“苏四小姐请放心,今日之话,我必会说给盛大小姐。”

    苏四小姐咬着唇,半晌才道,“二小姐,我也不说要二小姐现在就谅解我,我也知晓我做得过分,二小姐若是来日有事能须我苏芷心。或者说,二小姐肯叫我苏芷心助二小姐,我必全力助二小姐,还请二小姐记得我今日的话。”

    苏芷心的心思大概今日全对自己说了。

    雪兰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体面的人家不屑做一些事,可是于那些如苏芷心家却不然,不寻个门路,不自己想些办法,苏芷心这辈子只怕会被族里勉强嫁个人家。

    雪兰虽也体量苏芷心,却对她的作为颇有些不以为然。难道穷就该踩着别人上路么?

    雪兰对苏芷心说,“四小姐,此事即已过去,就不必再提了。不过,这样的法子也着实是辱了旁人。四小姐所托之事,也请四小姐放心。”

    苏四小姐咬了咬唇,“若是二小姐不弃,还望二小姐此后叫我芷心。”

    雪兰一怔,笑着答应下来。

    苏四小姐见雪兰面色如常,微微宽了些心。

    苏四小姐也没再逗留,和雪兰又说一会儿的话就告辞了。

    送走了苏芷心,雪兰做了几样点心,叫洛璃给叶建彰送去。

    洛璃去的快,回来得快,“小姐,三爷没在,说是和二爷出去了,三爷的丫头月儿把点心收下了。”

    雪兰眉头微皱,叶建彰还和叶建晟在一起,这样下来,叶建彰早晚会成为叶建晟那样。可是,自己的话,叶建彰从来不听,想劝都劝不了。

    洛璃在雪兰身边轻声说,“小姐,奴婢总觉得你外院没有可用之人。”

    雪兰抬起头来,望着洛璃。

    洛璃比自己刚回来时又长高了一截,淡青色的衣裳更衬得她面色粉红。

    洛璃双手交握着,笑容有几分俏丽,“小姐,您想想,若是外院有人,到底能和三爷的小厮们混个脸熟,有什么消息也打听得出来。再有,”洛璃的声音低了许多,“小姐再出去后,有个顶用的小厮帮小姐一把,也不至于小姐凡事没个帮手。”

    雪兰不语,头却不由自主的点了点。

    若是自己在外院有个人可使,就算不帮自己打听冯婆子的下落,也可以打听打听海氏先前的丫头们的下落。再有,小厮行事方便,倒确实可以和叶建彰的小厮们搭上话,要比丫头们行事方便许多。

    楚锦凑过来,给雪兰换了一杯茶,笑道,“小姐若是没人可使,怎么不把嬷嬷的侄子叫来使呢?我听嬷嬷说,她的侄子是在帐房里帮忙的。”

    帐房里帮忙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打打杂而已。

    刘嬷嬷连忙向雪兰摇手,“小姐,我那侄子不识大体,哪里堪得起小姐的大用呢。”

    雪兰也不理刘嬷嬷,只问向一旁的楚锦,“嬷嬷的侄子今年多大了?”

    楚锦朝刘嬷嬷笑着,话却回给了雪兰,“他叫刘耿,应该只有十五六岁,奴婢见过一次,倒是极机灵的,在帐房里行走。帐房里哪有什么大事,刘耿倒是不算忙呢。依奴婢的主意,小姐讨了这刘耿来,帮着小姐在外面买些体己的物件也是使得的。”

    雪兰点头,刘嬷嬷脸有些发红,一个劲的和雪兰说使不得。

    雪兰对刘嬷嬷说,“嬷嬷就别藏了私了,即有这么机灵的侄子,帮着我做事,你们姑侄也常见着,岂不更好?难道是这刘耿帮我做些事,有些大材小用,嬷嬷舍不得?”

    刘嬷嬷忙道,“小姐看得起他,那是给他的脸面,哪里有什么大材小用之说?奴婢是怕他担不起。”

    雪兰听了刘嬷嬷的话,便打定了主意,“嬷嬷,我去和陈嬷嬷说一声,把刘耿拨给兰园在外面使唤使是了,月例自然会比他在帐房那边多。”

    刘嬷嬷谢过了雪兰,雪兰叫洛璃去陈嬷嬷那里一趟。

    洛璃没一会儿就回了来,她笑着说,“陈嬷嬷说了,早该给小姐添这么个人,一时间忙倒叫小姐自己讨了人去了。其他都没什么,陈嬷嬷那里答应得很爽快,小姐只管放心。”

    刘嬷嬷听了洛璃的话,叫小丫头寻了刘耿来,让刘耿给雪兰磕了头。

    刘耿原是在帐房里打打杂,月例少不说,实在没什么大事可做。刘耿也曾求过姑姑帮他寻个差事,刘嬷嬷怕外面的口风不好听,一直没帮忙。

    这一日刘耿忽然得了信儿,心里高兴。猜想是因为姑姑的缘故被叫来兰园,也有感谢姑姑之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