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九十九章 原委

    雪兰本以为自己再没什么事了,和刘嬷嬷商量着做几样点心给叶建彰送去。

    还不等雪兰做点心,有小丫头给雪兰送来了一张帖子。

    雪兰拿起帖子细瞧,竟然是苏四小姐的拜会帖。

    雪兰拿着帖子不由得蹙起眉来,和苏四小姐只有一面之缘,也谈不上有多交好,苏四小姐怎么就会贸然要来拜访了呢?

    莫不是有什么事了?

    思来想去,雪兰也没想出所以然来,只待等苏四小姐来了再说。

    雪兰提前把此事禀给了林氏,林氏心里有数,着手安排人到时候迎苏四小姐。

    雪兰去南松园去禀告苏四小姐来访一事时,叶世涵正在南松园。雪兰和叶老太太说了此事,叶世涵一直都在喝茶,雪兰和这个父亲没有多话,禀告之后就回兰园了。

    叶老太太看雪兰走后,继续和叶世涵说,“那么,你的意思是苏家的这门亲事并不妥当?”

    叶世涵点头道,“儿子打听得这位苏二公子耿直有余,变通不足,此时虽是太平,这样的为人只怕要得罪许多人。”

    叶老太太点点头,她对大小姐最为看重,自然不想大小姐未来有什么不顺。“这样的人确实不是良配,咱们珊姐儿再找个更好的才行。”

    叶世涵想了想,“母亲,想想兰姐儿和宁姐儿也不小了,她们的亲事也劳母亲操操心。”

    叶老太太皱了皱眉,“长幼有序,先把珊姐儿的亲事定下来,再定兰姐儿和宁姐儿的。宁姐儿还好说,到底是我们府里长大的,可是兰姐儿粗鲁不懂规矩,她的亲事才最难。”

    叶世涵的眉头也跟着皱了皱,“兰姐儿这孩子至此,也并不能全怪她……”

    叶老太太劈头打断叶世涵的话,“不怪她难道怪你?当初海氏出了那么大的事,我不罚她我们的脸面何在?!兰姐儿是自己要跟着海氏走的,也是她自己不愿意回来的,到头来难道都要算在我们的头上?”

    叶老太太见坐下的叶世涵沉默不语,瞥见长子发中的几丝白发,心上不忍,叹口气,语气软了许多,“我知道你心慈面软,不过不是你的错处,你也不该往自己身上揽。至于宁姐儿的婚事,我也想过了,然哥儿怎么说也是个有前途的孩子,若是只以庶女相配,怕给人轻慢之感。我有心把四丫头配于然哥儿,不过,也要再看看那孩子的性子。好在孩子们都小,不急于一时。”

    叶世涵点头,向着叶老太太陪着笑,“儿子也知老太太极喜珊姐儿,但请老太太不要厚此薄彼,好歹记挂些宁姐儿几人。”

    叶老太太也知道叶世涵对儿女都一样疼爱,于是便笑道,“你且放心罢,她们几个都是我的孙女,我一个也不会亏待了。”

    叶世涵又陪着叶老太太说会话,才出南松园。

    翌日辰正时分,苏四小姐来沐恩侯府拜访。

    到底是来拜访雪兰的,雪兰亲自迎了苏四小姐。因两家沾着亲,苏四小姐在雪兰的陪同下,先去了南松园看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笑着望着苏四小姐,不住的点头,“苏家一向人才备出,就是乍见四小姐也是极有品格的好孩子。想来苏家和我们叶家并不生分,都是亲戚,四小姐也要好好玩耍,要吃什么只管向兰姐儿,就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

    苏四小姐谢过叶老太太,叶老太太才又问道,“不知苏四小姐是几房的人?”

    苏四小姐躬身回道,“我是苏家五房的。”

    雪兰不知苏家的情况,可是叶老太太深知苏家各房。她的笑容淡了许多,碍于苏四小姐还在,倒也没失了礼,只道,“不错,苏家五房也是极有规矩的。”

    苏四小姐含笑谢过叶老太太,叶老太太叫郭嬷嬷赏了苏四小姐点心,苏四小姐很有眼色的告退了。

    苏四小姐和雪兰去了兰园,宾主落了座,待丫头们上了点心水果,雪兰便把丫头们打发了出去,笑问苏四小姐,“四小姐来沐恩府,想必是有事罢。”

    苏四小姐脸色微红,低着头揉着自己手里的帕子,“叶二小姐,我这次是来向二小姐致歉的……”

    雪兰不明白苏四小姐要说什么,只得笑道,“四小姐此话从何说起?”

    苏四小姐的头也不抬一下,把帕子缠向了自己的食指,“太夫人寿辰那日,我之所以去和二小姐及盛大小姐在一起……是……想衬着自己……”

    雪兰半晌不语。

    难怪那天苏四小姐贸然和她与盛兰溪搭话,原来是为了自己的私利。雪兰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声竟然不好至此,居然有人会想着用自己来衬托出别人来。

    雪兰不动声色的低头看看自己那双鞋,碧蓝色的绣鞋上绣着一只彩蝶。本是该有种飘逸的感觉,可是在自己的脚面上,那只蝴蝶却显得如一叶小舟误闯进大海里,孤独又无助。

    再看看对面苏四小姐的小脚,似乎只有只拳头大小。

    好罢……雪兰偷偷的想,自己的脚确实有些大得刺眼……

    不过……也可能是彩蝶绣小了。

    雪兰给自己打定了主意,下次要绣只大些的彩蝶!

    苏四小姐不知道雪兰心里的想法,她正恨不能把头埋在胸前,“其实……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苏四小姐手上的帕子揉得更厉害。

    “晚上我爹爹回来了,知晓了此事。”苏四小姐的声音轻得似乎自语,“我爹骂我们是妇道人家眼皮子浅……”

    雪兰听得明白了,原来苏四小姐和寻她和盛兰溪是听了她娘的话,不然“我们”一说又从何而来?

    雪兰暗暗佩服苏四小姐的爹,颇有深意的望着苏四小姐,“四小姐和我说这些,叫我倒不懂。若论地位,卫国公府比沐恩侯府更为显赫,四小姐为什么不去和盛大小姐好好解释一下?难道四小姐不怕盛大小姐心里过不去这道坎儿么?还是说,四小姐觉得我沐恩侯府好拿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