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七十七章 自救

    身后之人狞笑两声,那笑声在漆黑的夜里显得阴森可怖。雪兰感觉到有一只手已经抵在自己的肩上,待她再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已经跃过了桥上的石栏,雪兰只觉得身子一轻,随后急速的向下坠去。耳畔早已是自己还是盛兰溪发出的阵阵尖叫声,再一瞬间,雪兰已堕入微凉的湖水中。

    雪兰只觉得身子有那么一刹那的寒意袭来,周身冷上三分,让她比刚刚冷静了许多。雪兰任由身子全部浸在水里,憋足了气,脚掌轻动,不叫自己沉得太快。

    雪兰勉强睁开眼睛,在水中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拼命挣扎的盛兰溪。隔着水声,雪兰隐隐听到呼救声。

    雪兰蹬着水,想去救盛兰溪。

    可是,此时水面又传来扑通一声,似又有人落下了水。

    雪兰猜想是来救人丫头或婆子,她脚掌轻微摆动,叫人看不出在划水。此时,落水的人朝着雪兰这边游了过来。雪兰半眯着眼睛,看清朝自己游过来的竟然是穿着暗灰裋褐的人。

    是推她和盛兰溪落水的人!

    雪兰心中一悸,忽然想到了什么。

    而来人几下游到雪兰身边,伸手就要抱雪兰的腰。雪兰秉住气,假做挣扎,使自己的身子往下沉。那人就要拉雪兰张着的手臂,雪兰见时机成熟,手脚同时划动,如一条鱼一般闪身游到来人身后,用手肘勒住了来人的脖子。

    雪兰咬紧了牙,一面用手肘勒住了那人的脖子,一面把头探出水面,深深的吸了口气。

    竟然想用溺水来害她,倒该先打听打听自己会不会游水!

    来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被雪兰勒住了脖颈,他被巨变惊得猛喝了一口水去。待他明白过来雪兰会游水时,雪兰已经勒住他不发了。

    那人反手去扯雪兰的手臂,脚在水下踢向雪兰。雪兰心里记挂着盛兰溪,不敢恋战,在松开那从之时,狠狠的抓住那人的头发。

    岸边的灯光渐渐聚拢,来人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他只想早早逃脱了去,于是不免和雪兰叫劲拉起自己的头发。

    两下用力,那人的一缕头发被生生的扯下来。许是疼的,许是意识到对手不简单。来人用力的踢向雪兰,雪兰一闪身,来人拼足了力气,游出很远去。

    雪兰也不追那人,朝着盛兰溪游去。盛兰溪早已不在挣扎,慢慢的向水下沉着。雪兰游到盛兰溪身边,抱住了她,两腿用力,把两个人推到水面上。

    雪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抱着盛兰溪快速的向岸边游去。

    湖岸上早已站满了人,内院的丫头婆子们大都不会水,只有干喊的份。待众人见雪兰抱着盛兰溪游到岸畔,才有几个孔武有力的婆子跳下水去,连拖带抱的把盛兰溪和雪兰拉上了岸来。

    林氏早已吓得面色雪白,待见雪兰上岸后,双唇都抖起来了,半晌没说出话来。

    雪兰喘着气,经过落水,水里的激战,已叫她体力失了大半。雪兰勉强扶开搀着自己的丫头的手,踉跄的从丫头手上抱过盛兰溪,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快把盛大小姐放在我膝盖上!”

    丫头们不知道雪兰说的是什么意思,几个人手足无措。

    雪兰也不多话,一只腿跪在地上,屈起了膝盖,把盛兰溪面朝下,小腹正压在自己的膝盖上。雪兰抬手握着半空形,去拍盛兰溪的后背。

    好在被雪兰救得及时,才拍了两下,盛兰溪哇的一口吐出水来,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人也睁开了双眼。

    雪兰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丫头们忙上前来,雪兰无力的抬了抬手,“快扶盛大小姐去房里躺着,快叫人请太医。”

    林氏这才回过神来,忙叫人把雪兰和盛兰溪都扶进离得最近的暗香阁,这边又张罗着请太医。

    几个丫头半架着雪兰和盛兰溪去了花园里的暗香阁,待两人换了干净的衣服后,请来的太医给二人把过脉,开了药方就走了。

    林氏陪着一位贵妇人走了进来,雪兰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林氏身边的妇人身上。

    贵妇有三十多岁年纪,宽额圆脸,眼梢微吊,薄唇紧抿。

    林氏让过妇人,“盛夫人,您请坐。”

    原来这就是盛兰溪的嫡母。

    盛夫人蹙着眉,坐在盛兰溪的身边,雪兰看到盛兰溪不自觉的身子向里缩了缩。

    盛兰溪竟然这样怕自己的嫡母。

    盛夫人坐下来,先抓住了盛兰溪的手,一脸紧色,“溪姐儿,你怎么样了?可还有哪里不适么?”

    盛兰溪摇摇头,低下眼去看着盛夫人交握在身前的手,嗫嚅着双唇道,“多谢母亲,女儿……没事了,母亲不必惦记。”

    盛兰溪喏喏的样子,让雪兰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盛夫人这才用手抚了抚胸口,“看这孩子是受了惊了。”

    林氏在一旁道,“是啊,太医来了说盛大小姐并无大事,只是受了些惊吓,药都开了,我叫丫头帮着熬着。”

    盛夫人向林氏笑道,“叶夫人,您别见笑,我膝下只这么两个女儿,着实紧张了她们。”

    林氏忙陪着笑,“那是自然,为人父母,哪个不是紧张自家孩子呢。”

    盛夫人点头,拉着盛兰溪的手问道,“怎么好好的就落了水呢?”

    盛兰溪脸色更苍白起来,她刚要答话,雪兰先道,“其实今日我和盛大小姐落水,也是怪我。”

    盛夫人的目光落在雪兰身上,雪兰低头道,“是我拉着盛大小姐去九曲桥,原是喜那里安静,却不想我在那里失足落了水,盛大小姐心急救我,就跟着跳下了水去。后来也是我抓了荷花根子,一点点挣了上来。盛大小姐是被我连累的,我在这里向盛夫人请罪了。”

    盛兰溪看了一眼雪兰,双唇微抖了一下,垂下了眼去。

    “阿弥陀佛!”盛夫人念了句佛,一只玉手紧紧按在胸口,似心有余悸,没接雪兰的话,埋怨起盛兰溪来,“你这孩子也真是糊涂,你哪里会水?这有多悬啊,真是有个一差二错的,可怎么好啊!”

    林氏忙赞盛兰溪,“到底是个心肠好的孩子,盛夫人教女有方啊。”

    有林氏这句话,只怕将来盛家的女儿都有忠义的名声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