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七十四章 结交

    及笄的宴席分为两处,一处在花厅里,是几位夫人,由林氏陪着。而另一处摆在花园子里,林氏的意思是叫小姐们不当着长辈的面,可以无拘无束些。花园子这边由大小姐和三小姐主持着。

    到了花园的西南角的一座小楼前停住了脚步,有人仰头望着小楼上的牌匾,写着:凭风楼。

    丫头们把众小姐让到了凭风楼。

    雪兰平日里没有交好的小姐,自己坐在靠窗口的一张桌旁。因为是角落里,只两位小姐坐在那里。

    雪兰坐下来后,没一会儿,小丫头引着两位小姐而来,其中一位正是刚刚被人议论的盛大小姐。她身边是一位穿着绛碧结绫复裙的少女,少女削尖的下巴,苍白的脸上略显清瘦,更突出了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只是那双眸子里,透着与其年纪不相符的暮色。

    盛大小姐望着雪兰,赧然笑了笑,“叶二小姐。”

    身边的少女也对雪兰淡然微笑。

    雪兰欠身离座,说着客套的场面话,“是盛大小姐罢,招呼不周,盛大小姐别见怪。”

    盛大小姐在雪兰身边坐了下来,她身边的少女也跟着坐下。

    盛大小姐的笑容里有几分娇憨,行事也不似别家小姐一般大方,她坐了半晌,才想起把身旁的少女介绍给雪兰,“这是我二妹妹。”

    就是刚刚几位小姐所说的盛家二小姐,身子有些弱的那一个。

    雪兰笑着向盛二小姐点头示意,盛二小姐也对着雪兰抿唇微笑。只是盛二小姐的微笑比盛大小姐的笑容少了些羞涩,多了份高傲的疏离。

    又有几位小姐入了席,席面便开了。

    雪兰拭过了手,便看到一旁的盛大小姐从丫头手中接过帕子,先递给了一旁的盛二小姐。盛二小姐似早看惯了一样,不谢也不笑,理所应当的接过了帕子来,细细的擦起了手。

    盛大小姐又从丫头手里接过一块帕子,还没擦自己的手,而是拿起盛二小姐面前的竹箸,仔细擦拭起来。擦过了竹箸,又擦了盛二小姐面前的碗碟,似叶家的碗筷都没洗过一样。

    当着雪兰的面,盛大小姐做得自然,似乎从没顾及了雪兰的感受。

    雪兰低着眼,端起茶杯来先喝了一口。

    这盛家姐妹再奇怪不过了,难怪大家会总关注着她们,这样的举止,想不让关注都不行了。

    盛大小姐身边着绿衣的丫头轻轻的扯了扯盛大小姐的衣角,盛大小姐才似回过神来,脸一红,慌手慌脚的放下盛二小姐的碟子,却不小心碰翻了自己的茶。

    茶水洒了一桌子,还好雪兰手疾眼快接住了茶杯,茶水却淌了雪兰一身。

    盛大小姐脸色更红,张嘴不知道该和雪兰说什么好。

    好在茶杯没落地,只有这一桌的几位小姐观好戏一样望着雪兰和盛大小姐。

    还未开餐,衣裳先被人淋湿了一片,怎么说都是极失礼的事。

    楚锦有些忍不住,当着几位小姐的面,想和雪兰说几句话,以示盛大小姐的失仪之过。楚锦刚要说话,被雪兰扫了一眼,她识趣的闭上了嘴。

    雪兰低声对盛大小姐道了句“没事的,”便叫过来洛璃,站起身若无其事的走出了凭风楼。

    身后的盛大小姐望着雪兰的背影,红了眼圈。而身边的盛二小姐的眼光已经不屑的扫过了盛大小姐。

    雪兰回兰园里换了一身衣衫,才又回到凭风楼。

    凭风楼里已经开了席,大小姐见雪兰回来,微皱了下眉,又招呼起其他的小姐来了。

    雪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似什么都没发生,随着大家一起用起膳来。

    盛大小姐坐在雪兰身边埋头吃着饭,好半晌,才低声对雪兰说了句声音低得不能低的“对不起”。

    雪兰看向盛大小姐,见她连和自己说话时都低着头。只是一只手紧紧的握着竹箸,一只手扯着帕子,似恐怕自己看到她的窘态。

    盛家的教养若真是如众人所言的不堪,雪兰并不能全信。眼前的就有两位盛小姐,瞧着盛大小姐的模样,虽没有大家之风,却处处带着小心,如随时受惊的小兔子,叫人不忍再责备她。更何况,雪兰开始也没想过责备盛大小姐,现在更有些怜惜她了。

    “没事。”雪兰话一顿,淡淡笑道,“家里新来了位厨娘,听说其娘家有一半南夷血统,这道南夷的云酿鸡盛大小姐也尝尝罢,最是地道不过了。”

    盛大小姐抬起头来,怔怔的望着雪兰。雪兰笑着指了指离两个人最近的云酿鸡,盛大小姐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点头夹起一筷子鸡肉。

    雪兰本就不喜应酬,说了这么一句安慰盛大小姐的话,再没有其他的话。

    盛大小姐也只低头用饭。

    用过了饭,小姐们三三两两的去花园里散步。水榭、九曲桥、假山、荷塘都有小姐们的轻笑嬉闹声。

    雪兰避开众人,只想清静的坐坐,她去了东角绿萝藤秋千那里。

    走向绿萝藤的青石小径时,雪兰望着眼前湖光美景,对身旁楚锦说,“你可知错了。”

    楚锦脚下一顿,见雪兰脚下没停留,亦不敢停,只低声道,“奴婢……”

    “你不知道么?”雪兰打断了楚锦的话,“若是真不知道,就该回去叫刘嬷嬷再好好调教调教你了。”

    楚锦张着眼睛,不知道该说出来。

    雪兰眼波一转,定定的看着楚锦,“那好,我便说给你听。盛大小姐是客,她纵再失仪,做为主的我也要替她遮挡一二。你嚷出来算什么?”

    雪兰的意思就是,楚锦是雪兰的大丫头,她嚷出来叫人不只是低看了盛大小姐,更是以为雪兰没了容人之量。而且,雪兰把最后一句话直问向楚锦,叫楚锦心头惊跳,自己是要担上调唆主子的名声罢。

    楚锦只觉背上冷汗森森,她只差要跪在雪兰面前,“小姐,奴婢再不敢了。”

    雪兰嗯了一声,又说道,“你跟了我小半天了,想来是累了,你先回兰园罢。”

    洛璃也跟了雪兰小半天,雪兰没让洛璃回去,这话便有些深意了。

    楚锦不敢再有一丝不情愿,低头退下去了。

    洛璃见楚锦走了,低声道,“小姐,楚锦姐姐也是为了小姐好,怕别人诟病小姐。”

    雪兰摇头,“洛璃你要记得,做丫头的本分就是不能调唆主子。一定要有压事的本领,而真有祸事临头时,也不能怕事。处事都是一门学问,我倒想我身边的人能压得住阵角,不能叫我无故树敌。”

    洛璃这才想到,若是楚锦真嚷出来了,旁人便会笑话盛大小姐,而自家小姐也讨不到什么好处。自家小姐在京城的闺秀圈里还没结交过谁,先得罪起人来了,这可是大忌。

    洛璃脸上红红的,低声道,“奴婢明白了。”

    雪兰再不提此事,只向东角而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