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六十七章 相助

    走在回兰园的路上,雪兰无心再看小径两旁的景致。

    自己费尽心力从岁县回到了沐恩侯府,好不容易查出了海氏之死的一些端倪来,现在又要被叶老太太赶回岁县去了。

    雪兰的手指慢慢回握,缓缓捏成了拳。

    她一定要想法子不叫自己回岁县去!

    雪兰蹙着眉头回到了兰园,刘嬷嬷见雪兰回来,急忙迎上前去,“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奴婢要急死了。”

    雪兰向刘嬷嬷身后望了望,“洛璃回来了么?”

    刘嬷嬷点头,“才个儿郭嬷嬷遣人叫洛璃回来的,也没说洛璃什么。”刘嬷嬷说着皱紧了眉,“只是郭嬷嬷刚刚还叫奴婢收拾了二小姐的东西,说要回岁县去,可真有此事?”

    雪兰不作声,迈步进了兰园正厅。

    刘嬷嬷打发出去丫头,叫楚锦守在门口,紧跟着雪兰进了正厅里。见雪兰坐在小炕上喝茶,刘嬷嬷才一脸紧色的问道,“小姐,是不是老太太知晓了您出府之事啊?”

    雪兰点头。

    刘嬷嬷心上着急,却不能不劝雪兰,“许是老太太一时生气说的气话,这气话哪里做得了数。”

    正说着,刘嬷嬷想起一事,对雪兰说,“还有一事,奴婢要告诉给二小姐,中饭时,六小姐的丫头丹梦来过,说要向楚锦借个花样子。我瞧着她贼头贼脑的只往正厅里瞧,倒像是来打探什么,我挡在门口和她说了话。她还问您来着,我说您睡着呢,昨晚上有些惊风。后来丹梦没说什么就走了。”

    雪兰拿着茶杯的手一顿,六小姐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叫丫头来打探的罢。那么,会不会是谭姨娘把自己出去的事告诉给邵姨娘的呢?

    雪兰放下茶杯,吩咐刘嬷嬷,“嬷嬷叫个机灵些的小丫头照顾着洛璃,这边就收拾箱笼罢。”

    “小姐……真要回岁县么?”刘嬷嬷吃惊的问雪兰。

    雪兰沉默片刻,才慢慢的说道,“没什么不能回去的。”雪兰走到铜盆前,缓缓洗起手来,“而且我看,这府里也没几个人希望我留在府里。”

    刘嬷嬷不知道该怎样劝雪兰,只低头应喏着叫丫头们去了。

    雪兰拭过了手,躺倒在小炕上,只觉得身上乏极了。经过这么一天的颠簸,雪兰此时才真正的感觉到浑身酸痛。

    雪兰闭上眼睛,脑中一刻不曾停下来。

    想不回岁县,这叶府并不会有人来帮她。林氏是最可能帮自己的人,而瞧着今日的情行,林氏的话丝毫没起作用,可见叶老太太也不希望雪兰在叶府里。

    弟弟叶建彰现在见了自己如同没见一样,连话也不会和自己说上一句。而且,就算叶建彰真帮自己去求情,以他在叶老太太心中的位置,只怕说了也等于没说。

    自己那个父亲叶世涵通共没见过她几面,似乎话都懒得和她说。嫡长兄叶建舒的话倒是在叶府里有些分量,可是叶建舒和自己无半分瓜葛,他凭什么帮自己?大小姐养在叶老太太身边,虽是识得大体,想来不会因为自己开罪了叶老太太,而且自己这副市井小民的作派,大小姐似乎早就嗤之以鼻。

    三小姐和六小姐更不用说,她们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怎么会为自己说情。

    叶府的其他人更是指望不上。

    只能靠自己了,就如当初来时。

    雪兰想到了郭福和乔六,若是能知会了他们,叫他们在岁县做了准备,在她的马车未到岁县时,先挑人在城门口闹将起来,堵着不叫马车进门,倒也使得。只是,自己现在没办法通知乔六和郭福,这个办法就使不出去。

    雪兰皱紧了眉。那么,自己只好叫惊马一事再重新上演。最好在叶府的大门口。雪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这个办法倒是行得通,叶老太太一向信佛,从六小姐病了请道观一事就可以看出来,叶老太太是信神明的人。

    一个计划在雪兰脑子里渐渐成形,她不由得扬了扬嘴角。

    明早她就敢叫马蹄下平白着了火,随后驾车的马就会受惊。府门口出了这么大的事,定会有人将些事报给叶老太太。雪兰不信叶老太太在听到这些后,还敢执意叫她走。上天预示,最是叫人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

    想到这里,雪兰的笑容有几分玩味。

    若是叶老太太还是叫她回岁县,雪兰就敢再让另一匹马儿的蹄下再升起火苗来。

    雪兰忽然发现,遇贼人倒也教会了自己一件事,那就是知晓了惊马的后果。

    心里有了计较,雪兰安心了许多。她叫丫头摆了饭,先饱餐一顿,随后就睡觉去了。

    待雪兰睡醒起身之时,已是黄昏。

    巧儿进了内室服侍雪兰穿衣服,几次看向雪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雪兰端起茶来,望着微冒热气的茶水,慢慢开口,“怎么了?”

    巧儿似被惊了一下,她忙摇头,“没……没什么……”说着,抬眼偷望雪兰平静的脸,似鼓了鼓气才又道,“郭嬷嬷来说叫刘嬷嬷留下来,让奴婢和楚锦姐姐、洛璃一起跟着小姐回祖宅……”

    雪兰嗯了一声。

    巧儿忽然跪在雪兰面前,眼泪滚落下来,“小姐啊,求您开恩,奴婢是家生子,父母姐姐都在府里,奴婢不是不想随着小姐回岁县。只是这么一去,不知晓何年何月能再见家中老子娘,奴婢想求小姐一个恩典,叫奴婢留在府里罢。”

    原来一次回岁县,就能让身边的贴身丫头各露真正心思来。

    雪兰不语,只静静的喝着茶。

    巧儿心里更慌,不敢再去相求,只怕惹恼了雪兰。巧儿想着雪兰不答应,自己又要找谁去求得一命。

    “那你就留下来罢,”雪兰放下茶杯,说了话,“我会和郭嬷嬷说。”

    巧儿大喜过望,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朝雪兰叩头。雪兰似没看到地上跪倒之人,绕过了巧儿,走出内室。

    巧儿脸上有些发烫,但是想到自己不用去祖宅,忍不住笑了起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