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四十六章 计较

    雪兰不由得在心下点头,洛璃这丫头果然够机灵。

    洛璃见雪兰并未怪罪她,便凑身上前悄悄问雪兰,“小姐,为什么您不叫我们说出去您偶遇表少爷的事呢?”

    雪兰抬目望着随风微动的枝头,“若是那些有心之人,必以为我在桃林踢鞬是为了引得大表哥的注意,可是我并非存了那个心。而大表哥本就风头无限,我想府里也肯定会有人在打他的主意。”雪兰说着,扶着洛璃,唇边滑过一丝笑,“我从没想过靠旁人之力,来彰显自己,所以不必当这个出头鸟儿。”

    洛璃呆呆的望着雪兰的侧颜,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前,她也以为二小姐回府里是要借着府里的名声寻个好婆家,又见小姐亲管自己的月例,洛璃只当小姐眼皮子浅。可是自己亦选了主,小姐又是真心相待,她便要忠心侍主,心里略有些不甘,也只好作罢。

    而今,眼前的邹家表少爷就很好,年纪轻轻才华横溢,许多人都在背后说表少爷将来必堪大用。可是,从遇到表少爷开始,小姐似乎并不上心。又是刚刚,小姐这一番话,叫洛璃更加惊叹——小姐虽在祖宅里长大,却有这个志气,是自己看错了小姐!

    雪兰转眸对着直着眼睛的洛璃一笑,“想什么呢?呆呆傻傻的。”

    洛璃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雪兰和洛璃走到一半,见楚锦拿着披风寻了来,主仆三人一起回了兰园。

    雪兰进了兰园的正厅,刘嬷嬷正指挥着小丫头们往院子里几株丁香树上系红布条。

    见雪兰回来,刘嬷嬷迎上前来,雪兰看着忙碌的丫头们不由得问刘嬷嬷,“怎么在丁香树上系红布条了?”

    刘嬷嬷笑盈盈着道,“丁香过了五月便无花期,奴婢瞧着这花还开着,就自做主张系上红布条,把那反常之事叫它往喜事里走。”

    雪兰皱起了眉,刘嬷嬷许是好意,可是叫外人看到了,定要疑心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又是刚出了邹清然那档子事,雪兰只想让自己淡出叶府的人的视线,才好追查海氏的死因。

    雪兰瞥了眼醒目的红布条,对刘嬷嬷说,“把红布条取下来罢,我并不信这些。”

    刘嬷嬷就叫丫头们取下红布条,陪着雪兰往正厅里走。

    雪兰进了正厅,墨音端过来一杯茶,雪兰轻抿口茶水,抬头见刘嬷嬷立在身边,先打发走丫头,才问她,“嬷嬷是有话说么?”

    刘嬷嬷最佩服的就是雪兰的机敏,她笑着道,“奴婢倒是没什么话,只是知晓今日表少爷来,想和小姐说上几句话。”

    雪兰低头望着杯子底微动的茶叶,不作声。

    刘嬷嬷才继续说道,“表少爷学识好,奴婢瞧着老太太是有心亲上做亲,就如同当年先夫人、现在夫人和侯爷一样。”

    “哦?”雪兰从前年纪小,没人告诉过她先前的夫人林氏和叶世涵之间有着什么亲眷关系,现在听刘嬷嬷这样一说,雪兰扬起眉来认真听着刘嬷嬷的话。

    “先夫人和夫人都是老太太的娘家表侄女,虽不算正亲,但是却是走动的亲戚。”刘嬷嬷说着仔细打量着雪兰脸上的神态,谨慎的说道,“奴婢想着,舅老太爷家里自然不如我们府上,老太太却很提携表少爷,定然是看好表少爷的。所以,老太太极有可能想和舅老太爷家亲上做亲。”

    雪兰笑着,“嬷嬷是想让我也争上一争?”

    刘嬷嬷并未马上回答,她走到雪兰面前,接过雪兰手上的茶盏,“女子娘家若是好,在婆家自然立得稳。反之,如是婆家好,在娘家也会有些地位。”

    雪兰心知刘嬷嬷的话不错,可是她却有自己的打算。雪兰的话带着几分玩笑着,“不过一个大表哥,我们叶府却并不只一位小姐,你也争,我也争,倒叫人看低了。”

    刘嬷嬷知道雪兰是个有主意的,她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小姐,眼前只有这么一条捷径,表少爷的性子又是大家都知晓的,这样的人,才是难遇。”

    雪兰一笑了之。

    难遇?自己压根没想遇到,她只是想找出自己娘的死因和幕后黑手。

    一个邹清然,确实引得叶府许多人的心思,就连东跨院里的邵姨娘也正因为邹清然而发着愁。

    三小姐和六小姐从叶老太太那里用完饭,就进了邵姨娘的东跨院。

    六小姐的话像一串串鞭炮一样,炸在邵姨娘头顶。

    邹清然怎么对雪兰笑,雪兰又怎么故作清高的拒绝,六小姐一五一十全告诉给了邵姨娘。

    当着姨娘着自己的妹妹,三小姐只坐在一旁不语,脸色如被寒霜打过后一般,苍白极了。

    末了,六小姐说,“我看那个土包子就是欺负三姐姐太老实,现在倒打起大表哥的主意。姨娘,大表哥和三姐姐才最相配。”

    邵姨娘当即喝住了六小姐的话,“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说什么配与不配的?若是此话传到老太太那里,你可还有脸面?”

    六小姐扁着嘴,冷哼一声。

    邵姨娘望着三小姐红着的脸,心里何尝不懂三小姐的心思。

    邵姨娘说,“此话以后谁也不必再提,说多了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倒叫旁人笑话。”

    六小姐讨了个没趣,扭身先走了。

    三小姐也起身,勉强和邵姨娘说了几句话也走了。

    邵姨娘坐在小炕上把六小姐的话想了几遍。

    邵姨娘早看出来叶老太太的想法,心里也极看好邹清然,她自然希望三小姐能嫁于邹清然。可是邹家是叶老太太的娘家,这门亲事并不能由得她。而且三小姐哪里都好,只是落得庶出不如了大小姐。

    邵姨娘叹气着,自古姻缘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若是邹清然他自己看上了叶府里的哪位小姐,以他在邹家的地位,舅老太爷十有**会依从了他的意愿。

    邵姨娘揉着额头,这个挨天杀的叶雪兰!海氏养出的孽种!她竟然得了邹清然的青睐?!

    邵姨娘敢笃定雪兰这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她咬着牙在心里骂道:和她姨娘一样不要脸,专会勾引男人!

    邵姨娘越想越气,差点把一张帕子揉碎。

    你做得初一,就别怪我做得了十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