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四十四章 认出

    主仆三人刚回兰园,刘嬷嬷便迎了出来,“小姐若是再不回来,奴婢也要叫人寻请小姐呢,老太太那边传了话,说邹府大爷和大小姐来了,请几位小姐过去用饭。”

    雪兰便带着楚锦和墨音去了南松园。

    南松园里早已人头攒动,叶府的主子们再各带上两个丫头,已站满了正厅。

    雪兰进来施礼,叶老太太只是摆摆手,转头和邹清然继续说着话。邹玉莞正坐在一旁和三小姐几人低声说着话,时不时,传出几声低笑。

    倒是邹清然,见到雪兰先是一怔,旋即了然的笑着朝雪兰点点头。雪兰心里明白,邹清然已经认出了自己。

    叶老太太“哦”了一声,一指邹清然,对雪兰说,“这是你大表哥。”

    邹清然起身对着雪兰拱手道,“是二表妹罢。”

    雪兰低头道,“是。初见大表哥,雪兰有礼了。”

    邹清然也不点破,笑了笑,又重坐回叶老太太身边,又和叶老太太说起话来。只是邹清然望着雪兰的眼神里,多了些笑意。

    叶府的几位小姐早早留意着厅堂上的动向,都捕捉到邹清然眼里的浅笑,小姐们把目光都集向雪兰。

    从邹清然见了众人至此,他虽也礼貌和众人见过礼,却总是礼貌而疏远着叶家的小姐们。可是偏偏,这位才华横溢的大表兄,对第一次见面的土包子二小姐有些于众不同,众人不由得重新审视起土包子二小姐来。

    雪兰自是感觉出众人探究的目光,她垂下头去,和邹玉莞见过礼,坐到大小姐身旁。大小姐意味深长的看了雪兰一眼,低头去喝茶。而三小姐并未像往日一般和她热情打招呼,望着雪兰的笑容有些发僵。

    倒是六小姐张眼望了望雪兰,似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来到雪兰身边,一副如临大敌一般瞪着雪兰,“二姐姐难道从前见过大表哥么?”

    这话问得十分刻薄,若是说见过,便有私见外男,心思叵测之嫌。若说没见过,六小姐下一句定然是:那大表哥为何和二姐姐很熟悉的样子呢?

    雪兰心上冷笑,六小姐虽有些忌惮自己,却依然死性不改,敢来挑衅。

    雪兰理也不理,从身边丫头手上接过一个金桔,轻轻拨开,又送至大小姐面前,“大姐姐尝尝这个桔子?”

    送到大小姐面前,大小姐再不好拒绝,她只得笑着谢过雪兰。

    雪兰低头又拨起桔子来,把六小姐晾到一旁,六小姐的脸上有些不自在起来。

    叶老太太和邹清然说了一会儿话,才对众人道,“你们表哥也不是外人,今日也不必拘什么礼了,一会儿用饭,都一处用罢。离用饭时还有一会儿的功夫,你们也别拘在我这里,出去说说话也是使得的。”

    有了叶老太太这话,几位少爷和小姐们施礼去了偏厅。似乎是默契一样,几个小姐没一个人和雪兰坐在一起。就连叶建彰也随着叶建晟躲到一边嘀咕着什么,全然没看雪兰一眼。

    雪兰独自坐在偏厅的椅子上拨起瓜子来拨,才拨了几粒,邹清然进了偏厅,直坐到雪兰对面的椅子上。

    “二表妹都读了什么书?”邹清然对雪兰灿然笑道,雪兰扬头,眼前的邹清然大方又随和,自己若是不理,倒显得不懂礼数了。

    雪兰一笑,“没读过什么书。”

    邹清然见雪兰并不似多热心和自己说话,歉意的笑道,“刚刚只把二表妹错当成了丫头,还望二表妹不要怪我。”

    邹清然声音很低,但是在他进来便已安静下来的偏厅里,话还是听得真真切切。

    不只是几位小姐望过来,连大爷等兄弟也看向雪兰。

    雪兰扬眉一笑,理直气壮道,“表哥认错人了罢。”说着,又低头去拨瓜子,拨了也只管自己吃,仿佛对面坐着的人和自己一点关系没有。

    邹清然有些发讪,自嘲的笑笑,“也许……是我看错了。”

    六小姐快步而至雪兰面前,似怕别人听不到一般高声道,“二姐姐还不快快招来,是什么时候见到大表哥的?!”六小姐说着,回头向着三小姐招手,玩笑般道,“三姐姐也过来啊,我们一起问问二姐姐来。”

    三小姐脸色依然有些发白,见六小姐叫她,只能过来先对邹清然道,“六妹妹年纪小,叫大表哥见笑了。”

    邹清然只是摇头轻笑。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六小姐把三小姐按在雪兰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也不再追问雪兰,只对邹清然笑道,“大表哥,刚刚还听大表哥和二姐姐说读书的事,我正好有事相求呢,三姐姐总夸你字写得好,你还没教我和三姐姐呢。大表哥,平日时常学谁的字?”

    六小姐故意把雪兰排除在外。

    雪兰望了一眼身旁三分含羞的三小姐,终于明白六小姐为什么会又针对自己了。原来三小姐对邹清然是有些心思的。

    邹清然把往日里临摹过的字帖都说了一遍,问向雪兰,“二表妹平日里学谁的字?”

    六小姐抢着笑道,“二姐姐刚识字不久,哪里会学谁的字呢?”

    雪兰还未说话,邹清然先皱了皱眉,“我瞧着二表妹给祖父做得百寿枕衣就很好,不像初识字的人。”

    雪兰没想到邹清然会替自己说话,只是这潭浊水她并不想趟。

    雪兰站起身来,对邹清然笑道,“大表哥,你和三妹妹六妹妹说着话,我去问过大姐姐几句话。”

    六小姐扒不得雪兰马上就走,搬着绣墩坐在邹清然身侧,做小女儿状,“大表哥快给我们讲讲字啊,我也是要学的呢,大表哥自然要比女先生讲得好。”

    被缠住的邹清然抬目望了一眼雪兰的背影,才和三小姐六小姐讲起写字来。

    在用饭时,雪兰看到三小姐的丫头碧影手上拿着几张卷着的宣纸。雪兰了然,六小姐定是缠得邹清然写了字给三小姐当字贴用,在这些小儿女心思上,六小姐倒是很帮着三小姐。

    众人用过饭,又到叶老太太偏厅里陪着叶老太太摸了一会儿骨牌,叶老太太道了乏时,众人才起身告辞。

    雪兰本不会打牌,只是熬着时辰待叶老太太发话。终于等来了叶老太太发话,雪兰想随着众人一起告退,叶老太太开口留下了她,“兰姐儿一会儿扶我回去罢,你们都散了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