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四十三章 表少爷

    几日里来,兰园异常安静,似连蝉都懒得再鸣叫了。

    雪兰整天除了做女红便是写大字,而在她安静的外表下,心里却一刻不停的筹划着如何身边能用的人。

    兰园里琐事都于刘嬷嬷来管,刘嬷嬷也极尽心,雪兰有时候也和她说一些心里话。可是在许多事上,雪兰更放心洛璃。

    雪兰私底下问过洛璃的家里。洛璃父母早亡,她是被祖父养大,后来祖父亦亡故,她便被大伯母卖给了人牙子。雪兰忽然明白洛璃为什么那天敢说那一席的话了:洛璃并不是家生子,没什么顾及,所以胆子比家生子大些。况且,哪个奴才不想寻得一个明主,跟着谋划一条出路来?洛璃就是壮着胆子赌上了一次。

    洛璃虽比旁人贴心,雪兰却也明白,洛璃在府里并没有家生子那般的熟络,当年之事靠洛璃并不能打听出什么来,所以要靠自己来寻找线索。

    雪兰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再从过去的旧事里抽丝剥茧,找出当年事情的全部真相。

    只是这轻闲,叫雪兰忍得实在难受。

    “洛璃,”雪兰放下手上的笔,叫过来一旁的洛璃,“你去寻个好踢的鞬子去。”

    洛璃张眼望了望有些发闷的屋外,啧着舌头,“小姐……这种天,您还要踢鞬?”

    雪兰一边净着手,一边笑道,“整日里闷得不知道做什么,正好踢踢鞬出身汗才好。”

    楚锦皱着眉,望着院子里洒下的阳光,劝道,“小姐,这天实在太热了,院子里又没避阴的地方,小姐若是晒坏了可怎么好,倒不如待天凉快些再去踢。”

    雪兰摆摆手,催着洛璃,“快去找鞬罢,我这几日在花园子里看到一片桃林,遮了阳光又安静,我去踢鞬最好不过了。”

    楚锦还想劝,雪兰抬手止住了她的话,“我知道你们怕晒坏了,只叫洛璃和墨音跟着我便是了。”

    楚锦再不好说什么,只得又叮嘱了墨音几句。

    雪兰这边已经换了一条紧口绸裤,上衣着一种竹青色短衫。雪兰把帕子包在头上,免得踢时乱了头发。再一转身时,几个丫头正微张着嘴望着她。

    “怎么了?”雪兰看了看自己周身。

    楚锦勉强挤出笑来,“小姐……您这身装束,实在合不上您的身份。”

    雪兰却最喜欢这身打扮,和当年在岁县时一样,行动起来方便又省事,没有拖来散去的衣裳,倒让她觉得方便了许多。

    雪兰笑了起来,“这可比我在岁县时还打扮得鲜艳了许多。”

    楚锦心知劝不住,也不再相劝。

    雪兰接过洛璃手上的鞬,也不等两个丫头,挑帘先走出正房去。

    檐下几个小丫头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冷眼并不认出是小姐,还在嘻笑。可见雪兰身后的墨音和洛璃才瞪着眼睛向前看去。

    小姐这身打扮……可真像村姑啊……

    雪兰哪里会留意小丫头们的心思,抛起鞬子后,又稳稳接住,自己嘻笑着向兰园大门走了去。

    到了花园里的桃林,雪兰停住了脚步,放眼望去。桃林似乎并没有尽头一样,桃树枝杈间紧临,遮住了正好的日头。又因离得湖近,还有阵阵凉风吹来,比别处清凉了许多。

    雪兰把鞬子抛起,随之轻轻一跃,鞬子如同认得她一般,落在她的绣鞋上。雪兰再一抬脚,鞬子再飞升起来,又重回到她的绣鞋上。

    一次又一次,雪兰踢得越来越顺当,越来越快。

    洛璃在旁边看傻了眼,看小姐这轻盈的身姿,洛璃心里惊道,自己踢得都不如小姐好!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她足足踢了有一百个了。

    只是小姐这脚……

    洛璃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小姐这脚也忒大了些……平日有留仙裙等挡着,倒看不出什么来。今日小姐穿了短衫窄口裤子,这一双着水粉色绣鞋的天足,如桃枝成了精,想忽视它都不可能。

    “喂!”雪兰把鞬踢到了墨音和洛璃面前,朝着二人招招手,“你们也来踢一个!”

    洛璃原本就是个淘气的,看了面前的鞬子一眼,挽起袖子就把鞬子踢了回去。一来一往,雪兰和洛璃踢得还极有默契,看呆了在一旁的墨音。

    忽然鞬子一飞,朝着桃林边的甬道而去。正巧走过来两个人,差一点砸到一个人的头上。

    墨音惊得捂住了嘴。

    险些被砸到的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子,他着碧蓝色的外袍,头戴秋色逍遥巾,眉目间满是书卷气,叫人看着便他是苦读寒窗的学士,而非浪荡纨绔子弟。

    男子身旁跟着一个引路的婆子,婆子也未曾细看,只以为几个丫头贪玩,忍不住喝道,“你们几个是哪个房的?砸到了表少爷可仔细扒了你们的皮!”

    墨音和洛璃已惊慌得施礼下去,“表少爷。”

    只雪兰一个人没施礼,显得特别突兀的立在那里。

    男子伸出修长的手指,弯腰捡起鞬子来,望向不远处的三个人,目光最后落在雪兰的脚上。洛璃随着那目光也看向雪兰的天足,她恨不能上前挡住了小姐的脚。

    男子笑了笑,只当是新买回来,还未教规矩的丫头,便对着墨音、洛璃道,“起来罢。”

    雪兰不知是哪家的表少爷,也不好上前来乱叫,只蹙着眉,望着男子。

    男子以为雪兰被吓到了,把鞬子抛给雪兰,温和着道,“你们别在这里玩了,仔细叫大伯母知晓了罚了你们。”

    雪兰一挑眉,听着口气,这个人把她也当成丫头了。

    雪兰也不更正,点点头,捡起鞬子来,“那就多谢……表少爷了。”

    墨音和洛璃听得都抬起头向雪兰望去,却见雪兰正低着头,也不看几个人。

    男子笑了笑,转身走了。

    引路的婆子狠狠瞪了三人一眼,待要走时,她的目光忽的又转了回来,定定的落在雪兰身上,婆子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雪兰知道婆子已认出自己来,一笑,“妈妈快引着表少爷去罢,晚了仔细夫人怪罪。”雪兰说到这里,声音压低了许多,“只是刚刚的事妈妈自然不会告诉给旁人的吧?”

    婆子眨了半天眼睛,终于点起头来。

    前面的男子已经停住脚步,回头疑惑的看向这边。

    雪兰拿着鞬子向桃林深处走去。

    婆子才回过神来,啊了两声,引着男子而去了。

    待见男子已走远,雪兰才问墨音,“这是哪位表少爷?”

    墨音低声道,“这就是邹家舅老太爷家的表少爷。”

    雪兰蹙皱又问,“难道就是那个和大哥同是生员的表少爷么?”

    墨音点点头。

    雪兰想起来,邹家那位年纪不过十五岁的邹清然,和自己大哥叶建舒同考取了生员,因而备受邹家及叶老太太的看中。想来今日他是来见叶老太太来了。

    雪兰皱眉吩咐墨音和洛璃,“今日遇到大表哥一事不必让别人知晓了,你们可记得了?”

    就算是表妹和表哥偶遇,这倒不算什么事,自家小姐为什么不许别人知晓呢?

    墨音和洛璃茫然的望了雪兰一眼,见雪兰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二人皆点了头。

    雪兰再没有踢鞬子的心情,她拿着鞬子一甩,甩给了洛璃,“走罢,回去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