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三十九章 遇人

    马车到了地方,赶车的婆子隔着车帘向雪兰报说,“二小姐,一井书局到了。”

    到了一井书局,墨音和楚锦先下了马车,随后扶着雪兰下了车,主仆几人向一井书局的大门而去。

    京城的一井街,前朝叫天井街,因太祖皇帝忌讳“天”字和天子的天字相同,改成一井街。一井书局,因街得名。

    雪兰带着楚锦等三个丫头进了一井书局,才一进门,雪兰便被一井书局的布置惊住了。一井书局右侧一小流是木柜台,除此之外,后面全是书架,书架高有两丈有余,上面钉着用红纸写成的书类。

    掌柜见进来的是位姑娘家,殷勤的迎上来,“姑娘,您要找什么书?”

    雪兰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书,对掌柜说,“野史有么?”

    掌柜偷看了雪兰一眼,心里暗暗称奇。来书局的姑娘家虽也有,但是很少有人会看野史。

    “有,”掌柜回道,“姑娘现在看看去么?”

    雪兰这才把目光从书架上收回来,对掌柜一笑,“先叫人给我找琴谱罢,我要特别些的,最好是真迹。”

    掌柜闻听,忙叫伙计引着雪兰去找书。

    雪兰跟着伙计来到琴谱处,叫伙计拿了几本书下来,雪兰不懂琴谱,问过伙计哪本好些,伙计指了其中一本,雪兰便把书交到伙计手里,“那我就要这本罢。”说着,雪兰又催伙计带她去看野史。

    伙计引着雪兰来到野史书架子前,就要去翻找,被雪兰止了住,“你去罢,我自己挑便是。”

    伙计乐得去忙别的,连忙点头哈腰,“姑娘若是再有什么吩咐只管叫小的就是。”

    雪兰朝伙计摆摆手,目光落在层层叠叠的书中。她抽出眼前的一本书,仔细看起来。时而蹙眉,时而微笑。

    楚锦几个人傻站在雪兰身边,见自家小姐看得入迷,悄悄靠在另一边的书架子上。

    雪兰忽然拍着手笑道,“这一本书好啊!”惊得楚锦马上直起了身子,雪兰朝几个人晃了晃手里的书,喜形于色,“看看,看看,这本书真是本好书,我在岁县里可没读过呢。”

    楚锦几个哪里懂得,只能随声点头。

    雪兰一口气选了好几本书,她长长的手指从书背上点过,喃喃道,“就差一本……《史祖外传》了……”

    雪兰的目光扫过了一本又一本的书,一直到转过了书架,雪兰才看到蓝底白字的《史祖外传》,她欢喜上前,抽出书来。

    书总算是找好了,雪兰叫洛璃和墨音抱着书,自己扶着楚锦的手去掌柜那里结银子。

    掌柜的算盘打得噼啪响,“这位姑娘,一共是一两五钱银子,您是第一次来书局,给您算一两二钱罢。”

    这个掌柜倒会做生意。

    雪兰招手叫楚锦付了银子,就要走。

    这时,从一井书局门外急步走进来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少年虽是下人打扮,衣料却是用时下最流行苏云匹,可见其家主有一定的脸面。

    少年进门来引得小伙计上前招呼,“您要点什么书啊?”

    少年扫了一眼书架,极慢的学舌背起话来,“只要一本《史祖外传》便可。”

    “《史祖外传》?”小伙计不由得一愣,他马上满脸堆笑道,“这可真不巧,最后一本被这位姑娘买走了,不过过几天便又到新货,请留下贵府尊号,到时小的亲送到府……”

    “不行不行!”少年不耐的摆着手,“我家主人急要看这本书,你刚刚不是说刚卖出去么?那便让她让出来便是了。”

    让出来?雪兰冷笑,不过是一个下人,口气还真是不小呢。

    少年斜睨了一眼穿着朴素的雪兰,大咧咧的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也不交于雪兰,当的一声掷于柜板上,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我出银子便是。”

    雪兰眯着眼睛打量着少年,心道这是哪个土财主家的奴才,一副小民乍富的土气样子,真叫她看着作呕。观奴才,知主子。能有这样奴才的主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雪兰也不多话,对洛璃使了个眼色,洛璃急忙把书抱了起来。却不想,此举令少年极不满,他伸手拦住了洛璃,“你干什么?我都说我多给银子了,怎么还拿书?”

    雪兰柳眉一挑,扬起了嘴角,“你说的可真有趣,我即已给了银子,这书自然是我的,你多给银子又如何?要知道,这本我已经给了银子,你若是想在我这里买书,银子还不够。”

    少年听了雪兰的话,似一怔,他马上又咬了咬牙,又拿出一锭银子来,嘴里还有些不服气,“没见你这样趁火打劫的,给给,把书留下罢。”

    雪兰也不怒,扬眉浅笑起来,“不够,若是要买我这本书,去取一千两银子来!”

    “一千两?!”少年终于发起火来,“你怎么不去劫道?!”

    雪兰笑眯眯的望着眼前的少年,话说出来却分外气人。“劫道哪有这么来银子快呢。”

    少年差点背过气去。

    雪兰也不再和少年搭话,绕过少年就要走。

    少年倒退几步,叉腰堵住了门口,“慢着,今日把话说明白了,这书到底是让还是不让?”

    “不让,”雪兰只看门面的一抹艳阳高照,冷笑起来,“我何必把书让给你这个狗仗人势的奴才呢?”

    “你……你还骂人?!”少年说着,作势去挽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模样。

    雪兰依然笑望着少年,忽然一提湘裙,长长的绣腿一扫,把毫无防备的少年扫倒在一井书局的大门口,摔得少年直咧嘴。

    雪兰此举,别说是楚锦几个,就连掌柜都被惊呆了。

    “你这个卑鄙小人!”摔倒在地上的少年似乎摔得不轻,半晌没从地上爬起来。

    雪兰放下了裙子,抚抚手,“我算来也不是什么君子。还有,你给你主子代个话,把奴才纵成这样,我劝他学学什么叫‘纵奴成凶’,什么叫‘小人自大,小溪声大’,什么又叫‘好狗不跳,好猫不叫’!”

    雪兰说得一套一套,竟然把面前的少年说傻了眼,他想反驳,却说不出来话来,只“你,你”的叫了两声。

    雪兰满意的朝少年点点头,“不懂装懂,永世饭桶。记得这句话罢,本姑娘送你的,不要银子了。”

    少年着实觉得没了脸面,他从地上爬起来,正待骂上两句,却听得门外马车上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男声,“岩清,你回来。”

    少年听得这一声唤,不死心一般的瞪了雪兰一眼,向马车走去。少年立在马车外,身子低了下去,“大爷,我刚刚……”

    “住嘴,”马车里的声音打断了少年,“回府了。”

    少年哎了一声,上了马车。进马车的一刹那间,还不忘回头又瞪了雪兰一眼。雪兰如沐春风一般对着少年露出洁白的贝齿。

    瞪罢瞪罢,雪兰心里说着,脸上笑容更盛,又不会少块了肉。

    少年气得不行,无奈只能进了马车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