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三十八章 伤怀

    叶建彰赶走雪兰后,又小跑着回到了正厅,二爷叶建晟正翘着二郎腿等在正厅里。

    “你真把你姐姐赶走了?”叶建晟眨着桃花眼问叶建彰。

    叶建彰沉着脸坐在一旁,半晌不语。

    “好了好了,”叶建晟上前来拍了拍叶建彰的肩膀,“别在生气了,你姐姐不过是个妇道人家,你理她做什么?”

    叶建彰眼圈微红,把头转向一边,“我只恨她们当初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岁县,她,还有我姨娘,都抛弃了我!”

    叶建晟忙用手指轻轻叩打着桌面,“我的三爷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呢,你可别叫我笑话你。”

    叶建彰吸了吸鼻子,瞪了叶建晟一眼,“我才不会哭呢!”

    叶建晟不住的点头,“哎,这就对了!来,我们继续玩我们的,忘掉那些不快罢!”

    叶建晟说着,捧过自己的促织盒子,小心的放出自己金大王,“今日我可叫你输得心服口服!”

    叶建彰也凑上前去,打开了自己的促织盒子,“二哥,我们今日非要分个胜负不可!”

    “好!”

    叶建彰和叶建晟哈哈大笑起来。

    正房里的笑声传到了园子外,呆立在竹园门外的雪兰听得真真切切。她望着丢在地上的新鞋子,一只在东,一只在西,染了尘土,早没了当初的光鲜。

    她的弟弟竟然……这样对她……

    雪兰缓缓蹲下身去,伸出颤抖的手去捡鞋,捡起一只,又去捡另外一只。刚做好鞋子时的欣喜早已荡然无存,她和她的鞋子,都被至亲遗弃了。

    楚锦在一旁扶住了浑身发抖的雪兰,低声道,“小姐,您别难过……我们回去罢……”

    雪兰吸了吸鼻子,闭上双眼,扬起了头,朝着天空深吸一口气,半晌才对楚锦说,“我们……回去。”

    回到了兰园,刘嬷嬷见雪兰脸色不好,先倒了一盏茶。待打发丫头出去后,刘嬷嬷才捧茶上前送到雪兰手上,“小姐是怎么了?”

    雪兰疲惫的靠在小炕上,有气无力的把手上的鞋递给刘嬷嬷,“收起来罢,建彰并不要。”

    刘嬷嬷接过鞋子,转身打开小炕旁的炕柜,笑道,“三爷年纪小,不懂事也是有的,小姐何必和个孩子一般见识,奴婢先帮着小姐收着,早晚有一天三爷会来取这双鞋的。”

    会么?

    雪兰眼圈又红了起来。

    刘嬷嬷收了鞋子,来到雪兰身边立定,“小姐,我常听府里的人私下议论过,说都是二爷常和三爷一处玩的,奴婢想着,二爷是二房的嫡长子,二夫人嫁妆又丰厚,将来自然是不愁什么,可是三爷不一样,三爷需要自强。”

    雪兰轻轻叹息。

    连个奴才都看懂的事,偏偏叶建彰看不懂。可是叶建彰却不肯听她的话,这才是让雪兰最难受的地方。

    刘嬷嬷给雪兰换了盏茶,才又道,“小姐也别急,三爷这些年来也是夫人疼惜着,上头又有老太太,不敢深责三爷,怕落了闲话,奴婢想着,现在小姐就这么冷不丁的管着三爷,散惯了的三爷自然不喜,倒不如慢慢来,一点点教他,许是会更好些。”

    雪兰想了想刘嬷嬷的话,点了头,“嬷嬷说得倒有几分道理,我记得了。”

    刘嬷嬷笑着岔开了话,“才个儿老太太那里的丫头碧如来说,快到大小姐的生辰了,大小姐正好十五整岁,老太太的意思是大办一下子,请了些亲戚的少爷小姐们来好好热闹热闹。小姐,我们也该想想给大小姐准备什么样的寿礼才好。”

    果然是叶老太太对大小姐与旁人不同,十五岁的生日都要替她操办操办。

    “那么,我们先打听打听大姐姐喜欢什么罢。”

    刘嬷嬷笑道,“奴婢早叫墨音打听清楚了,大小姐平日里没什么特别的喜好,只对古琴颇为偏爱。若是说送古琴,咱们自然送不起。奴婢想着,要不我们送大小姐本琴谱,小姐觉得如何?”

    好的琴谱难求,这个道理雪兰还是懂的。

    雪兰点头,“嬷嬷这个主意不错,就送大姐姐琴谱罢,改天我去和夫人说说,寻个时间去书局瞧瞧。”

    寿礼议定了,雪兰抽空和夫人林氏一说,林氏答应下来。林氏亲叫了兰园的人过去,定下来刘嬷嬷守在家里,楚锦、墨音、洛璃跟着雪兰一同出去。待选了一日,林氏叫人备了车马,又多派些婆子,叫身边的陈嬷嬷一直送雪兰到马车上。

    雪兰从进了沐恩侯府就再没机会出来转转,今日得了机会,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洛璃是个奴才,更是没机会出来。偶尔出来,洛璃紧张又惊喜的悄悄掀起车帘向外看,被墨音一巴掌打了手,车帘才又垂了下来。

    墨音骂着洛璃,“小蹄子,你仔细外人看到了小姐。”

    洛璃有些委屈,雪兰两下都安抚起来,“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待会到了书局,你们大概才知道什么是书海呢。”

    听了书海这一新鲜词,洛璃瞪大了眼睛,“小姐,书真会多得如海么?”

    雪兰笑笑,“当然会了,只是我也没去过书局,一会儿我们一起好好看个够。”

    洛璃高兴着不住的点头,“奴婢是不识字啊,若是识得几个字,也定要看看什么叫甜包天物!”

    “甜包天物?”雪兰不由得看向洛璃,“什么叫甜包?天物啊?”

    洛璃被雪兰问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奴婢也不知道,就是有次大爷说的‘甜包天物’啊。”

    雪兰被洛璃说得更糊涂起来,“大爷什么时候说的甜包天物?是和吃的有关么?”

    “是啊是啊,”洛璃不住的点头,“有次大爷没叫身边的小厮,亲去了大厨房里,看到一盘盘被倒掉的饭菜,摇头说‘甜包天物’。”

    雪兰听完洛璃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洛璃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茫然的望着雪兰。

    就是洛璃这副憨态,又叫雪兰笑作一团。

    雪兰揉着肚子直叫哎呦,几个丫头不懂大爷说的话怎么会把小姐笑成这样,只得勉强陪着笑。

    雪兰伸手点着洛璃的头,“你此后一定要多读些书,不然出去好生的丢人。那哪里是甜包天物啊,那是‘暴殄天物’才对!”

    洛璃被雪兰笑得脸上红了一片,她低下了头,小声嘟囔起来,“小姐这样就笑了?奴婢还没说完呢,当时厨房里的程三家的一听大爷说了这么个话,马上对厨房里的人喊,‘大爷饿了,快蒸甜包,没听大爷说嘛,甜包填肚!’程三家的居然还笑嘻嘻的问大爷,‘大爷,您是吃白糖馅甜包,还是红糖馅包?’大爷一听,甩袖子就走了。”

    雪兰本已收住了笑,听到洛璃这么一说,笑倒在一旁的引枕上。

    楚锦和墨音虽不知这“甜包天物”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笨想想也知道不是程三家的说的那个意思。两个人也跟着笑起来。

    马车载着一路的笑声,向京城里最繁华的一井街而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