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三十五章 心腹

    刘嬷嬷思量片刻,说道,“小姐,您才回来,忍让着些六小姐倒也好,每个小姐们什么性子,老太太和夫人再清楚不过了。您这样迁就六小姐,让老太太和夫人会看到您的容人雅量。”

    刘嬷嬷的话虽有一些道理,雪兰却没那么想,叶老太太真会以为她有这个度量么?她早就是叶老太太最看不起的人了。

    雪兰端起桌上的碗来,把乳糖真雪盛起一勺勺送到嘴里。只觉冰凉的**绕口,吞下去口中余香不绝。难怪六小姐要来抢,乳糖真雪果然是个好东西。

    雪兰把剩下的乳糖真雪都吃了,忍不住又舔了舔盛过的勺子。

    若是此后有机会再得了这个宝贝,她一定要让李妈妈也尝尝!

    李妈妈……雪兰紧抿着唇,您一定要看着我凯旋归来!

    没了做女红的困扰,身边的人也算安静,雪兰开始四处寻书看。

    府里的小姐们都识字,但是,三小姐城府深,六小姐性子娇纵,大小姐整日在南松园里,没一个能借得书来的。二房的四小姐平素倒是看着极好,可是一想到胡氏的精明,雪兰就不想前往。

    想来想去,只剩下二房的五小姐了。

    五小姐是二房的王姨娘所生,养在胡氏身边,整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见人也极恭顺,叶老太太虽然不喜欢她,但也绝不讨厌她。

    雪兰叫了楚锦,去了五小姐所居的莲园。

    五小姐听丫头报说二小姐来了,先是一怔,急忙去迎雪兰。

    雪兰进房里就说明了来意,“五妹妹,我是想来向你借几本书看。”

    五小姐先是愣了愣,马上含笑低下了头,“不怕二姐姐笑话我,我并没有什么书可看,家常的只有三本,一本是《烈女传》,一本《女儿经》,还有一本《内宪》。”

    竟然都是些教导女儿家如何守规矩的书。

    雪兰扫了一眼五小姐珠帘子后面的笔筒,里面有好几支狼毫笑。雪兰微笑着谢过了五小姐,就回兰园了。

    楚锦扶着雪兰的手,向兰园走,楚锦给雪兰出主意,“五小姐那里也没有书,不如向大爷借几本罢。”

    雪兰不语。

    在莲园里雪兰就已经看得清楚,能有那么多笔的五小姐,绝对不是一本藏书没有的人,可是五小姐并不想借给雪兰,这可能和嫡母胡氏对长房几个孩子的态度有关罢。

    胡氏最不喜和长房走得太近,所以四小姐叶雪英也不和长房的孩子们玩。就连同看着嫡母眼神度日的五小姐,也不敢和长房走得太近了。

    人在屋檐下的道理雪兰还懂,她并不怨五小姐。

    雪兰回到兰园刚刚坐下来,就见丫头洛璃走进来。雪兰打趣洛璃,“我一出去你就跑出去玩了?可真是心野了。”

    洛璃看了一眼雪兰,低下了头,“小姐,奴婢并未出去玩,奴婢在去厨房催了蒸豆糕。结果遇到了六小姐的大丫头玉湖,奴婢就看不得她一副比谁人都大八辈的样子,我出言让她把硫璃碗拿回来,还有六小姐说好的狼毫,一并送了来。”

    雪兰把手上的茶杯放在桌上,定定的看着洛璃。

    楚锦先提着洛璃的耳朵,骂起她来,“你又去寻什么事?小姐都已经息事宁人了,你这蹄子却去惹事,你不过是个丫头,最后那个姑奶奶还不是算在咱们小姐头上么?!”

    “倒不是我非要惹事,小姐不懂,难道你也不懂那硫璃碗的价值么?怎么说也要十两银子呢,本是夫人给小姐的,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六小姐,凭什么啊?!”洛璃揉着耳,不服气的回了楚锦一句,“小姐已经让了六小姐一次了,已做到仁之义尽,若是……”

    洛璃说到这里,声音一顿,下半句咽了下去。

    楚锦的手点在洛璃的头上,“你个蹄子就是个不省事的,快快出去罢。”

    洛璃垂着眼退出了正厅。

    刘嬷嬷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姐,六小姐这人虽贪心,但却最忌别人说她贪心,今日洛璃给了她的丫头没脸,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雪兰莞尔一笑,“车到山前的事,嬷嬷别担心了,洛璃年纪小,你们也别太说了她。”

    刘嬷嬷嘴上答应着,却忧心忡忡的看着雪兰。

    雪兰挑帘走出正厅,楚锦连忙跟上,“小姐是要去花园子里转转罢,奴婢跟着您去。”

    雪兰朝楚锦摆摆手,冷着脸道,“洛璃这丫头最没规矩,叫她跟着我,我也好教训她几句。”

    楚锦望了一眼半蹙着眉的雪兰,去唤了洛璃。

    洛璃低着头从耳房里走出来,上前扶过雪兰的手,向外走去。

    走出兰园,雪兰默不作声的扶着洛璃的手走到小花园的甬道边。见四下无人,雪兰停住了脚步,目光灼灼的望着洛璃,“刚刚你没说完的话是什么?现在没什么人,你说来我听听。”

    洛璃脸一红,头低了下去,喃喃着,“倒没什么……”

    “怎么?”雪兰淡淡一笑,眼里冷了几分,“有本事在心里想,却不敢把实话告诉给我么?”

    洛璃惊诧的抬起头,她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端详起自家小姐来。

    二小姐一改往日的柔弱模样,正蹙眉盯着自己看,她的眼里的光似能摄人心魄,看着洛璃不由得又低下头去。

    “说还不不说?”雪兰不紧不慢的加上一句。

    洛璃咬了咬唇,忽的扬起头来,打定主意似的,决然说道,“小姐即让奴婢说,奴婢就直言相告。奴婢虽觉得那硫璃碗珍贵,却没有比小姐的体面更珍贵。”

    洛璃说着,抬眼看了看雪兰,见雪兰并未止了她的话,她鼓起勇气,继续说道,“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相让,也算是全了和那位的姐妹情意。可是那位却偏不领情,只当小姐是好欺负的。奴婢只是拿硫璃碗说事,叫那边的主仆有个警醒,奴婢也不怕说实话,奴婢也存了恶心她们的意思。小姐问奴婢刚刚没说完的下半句是什么,奴婢斗胆告诉给小姐,那下半句就是——若是小姐再不能自强,任人欺凌,别说护不住自己,连可心儿的奴才都护不住,那时候谁还愿意为小姐卖命?!小姐在这府里更住不下去了。”

    洛璃说到这里,眼圈一红,“奴婢冒死说了这些话,也没想再活下去了,奴婢任凭小姐发落。”说着,洛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雪兰静静的望着忽然矮了半截的洛璃,在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怯意,倒是坦荡的抬头注视着雪兰。

    雪兰平静的望着洛璃,只是那样静静的望着。

    从洛璃的话里不难看出,她年纪虽小,却是个极有主见的丫头。就是刚刚那些犯上的话,她也敢说,可见她早做了被卖掉的准备。这么说来,洛璃即不是刘嬷嬷的人,也不是别人的人。而且,洛璃虽知这里无人,却晓得隔墙易有耳的道理,把“六小姐”说成“那位”、“那边”,可见心思缜密。

    好个洛璃!

    雪兰心里暗暗欢喜,自己初到叶府,就想找这样的左右手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