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十九章 寿礼

    卯时一过,张嬷嬷张罗着下人们,簇拥着雪兰去了南松园。

    当雪兰走进南松园时,叶家上下都惊得移不开眼来。

    叶府里的人没人见过雪兰盛妆时的样子,现如今连叶老太太都看直了眼。

    雪兰今日穿了件荼白色金镶边褙子,着妃红色松纹湘裙,头上绾着一个髻,只带了一个镂空金蝶钗,脸上略施粉黛,不似往日素面朝天,也不浓抹艳香,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清丽感。

    看着面前的雪兰,叶老太太发现这丫头像极了当年的海氏。想到这里,叶老太太满眼的惊艳被暗恼挤散了。

    “时辰不早了,早去早回才是。”叶老太太沉声不乐的发了话。

    众人只看出叶老太太有了恼意,却不知道她因为什么而愤怒。

    雪兰心里也在想,今日张嬷嬷看到自己这样时,也愣了半天,张嬷嬷小声嘟囔着说自己像海氏,被雪兰听得真切。可是,就算是像海氏,又怎么会惹得叶老太太生气?当年海氏到底是因为什么被叶老太太发落到岁县去的?

    一团团谜雾,似就在雪兰面前,雪兰却拨不开。她不由得暗暗咬牙,一定要查出这其中原委来。

    陈嬷嬷忙着安顿众人上马车。

    叶老太太携着大小姐叶雪珊的手,上了一辆马车。叶老太太命林氏带着幼孙五少爷叶建开坐一辆车,胡氏带着两个女儿坐一辆车,六小姐嚷着和三小姐坐一辆车,只余雪兰一人。

    叶老太太挑挑眼皮,虽有百般不情愿,却也无法,她一指雪兰,“那么兰姐儿就自己坐一辆马车罢。”

    谁也没想到,最让人嫌弃的乡野二小姐竟然自己一辆车了。外人哪里会知道叶府里的人不喜欢和雪兰一辆马车。大家许是以为,这独自一人坐马车的小姐才是叶府里最上得了台盘的闺秀。

    六小姐嫉妒得险些咬着了自己的舌头。

    雪兰扶着张嬷嬷的手上了马车,张嬷嬷怕这次献寿礼之事败露,急着带着平秋跟了来。雪兰靠在车厢里,半眯着眼。坐在一旁的张嬷嬷看着雪兰,心里不由得冷笑,眼里再难遮住即将得逞的狂喜。

    一路无话,终于到了舅老太爷的府上——邹府。

    刘嬷嬷早就给雪兰讲过邹府,张嬷嬷也念叨过一次。不过在雪兰印象中,邹府没什么大出息的人。刘嬷嬷告诉雪兰,自己的表舅舅邹岩韬有一子一女,其子邹清然极其聪慧,年虽十五岁,却和十七岁的叶建舒一样,皆考取了生员。

    刘嬷嬷的话雪兰听明白了。叶老太太疼爱兄弟,却肯亲来为弟弟拜寿,想来是有些结交之意。看得当然不是没什么大长进的邹岩韬,许是把眼光锁在这位少爷邹清然身上。

    下了马车,雪兰见三小姐和六小姐早已下了马车,正被丫头扶着向软轿里坐去。有邹家的嬷嬷上前来招呼雪兰坐进软轿,雪兰乘软轿向邹府的内宅而去。

    到了邹府的内院正厅,雪兰还未下软轿就听到正厅里传来的嘻笑之声。想来众人要凑个热闹的气氛,不拘着各位千金,所以才有这么笑声。

    有丫头见叶老太太下了软轿,忙打起帘子向里面报说,“老太太,姑老太太带着叶夫人及小姐们来了。”

    雪兰的软轿刚挑起帘子,就已经瞥见从正厅里迎出一众人等,领头的是个穿着绛紫色花锦长袍的妇人,她亲迎至叶老太太的软轿旁,扶住了叶老太太的,笑道,“三姐姐,可把您盼来了。”

    众人见妇人迎出来,纷纷拜下,有人唤舅母,有人唤舅祖母。雪兰也跟着拜了下去,心里明白,这人便是邹家的老太太了。

    叶老太太笑眯眯的扶起来人,携住了她的手,“你倒和我生分了,还要多礼的么?”叶老太太说着,向里望了一眼,“我可是没来迟罢?”

    妇人忙道,“三姐姐说的哪里话来,不迟不迟,三姐姐快与我一同进去罢。”

    说着又朝叶老太太身后的众人笑道,“你们也快快进去罢。”邹老太太发了话,跟出来的几位小姐拉住了叶府的几位小姐,几个人似很相熟,亲热的说起话来。

    没人和雪兰说话,雪兰亦不觉得难堪,自顾着跟在林氏的身后,向里面走去。

    叶老太太跟随着邹老太太进了房里,分宾主落座后,邹老太太向叶老太太身后的大小姐招手,“珊姐儿出落得越发俊俏了,快过来,叫舅祖母瞧瞧。”

    大小姐笑盈盈的走过去,邹老太太拉住了她的手,不住嘴的赞道,“三姐姐就是会调理人,瞧瞧,把珊姐儿调理得跟水葱一般,让人瞧着就喜欢。”

    雪兰垂着眼,心下分明。这位邹老太太可真是会极了说话,表面赞大小姐,实则夸叶老太太,一句话送两个人情,这和府里的二夫人胡氏可是不相上下的人物。

    邹老太太一面赞着大小姐,一面张罗着丫头把点心及一些小玩意呈了过来。邹老太太有几分卖弄的把一个木盘接了过来,递到叶老太太面前,“三姐姐,然哥儿虽是从书院没回来,但是这礼却是没落了下来,这是他差人送于三姐姐的小玩意,三姐姐留着赏人罢。”

    雪兰听了这话,感觉到身边的三小姐身子挺了挺,眼波也没有刚刚的从容。雪兰心里有了分明,看来三小姐似乎对这位邹家表哥着实有几分心思。

    这边,叶老太太笑着点头,亲接过木盘上的描金匣子,笑了起来,“到底是然哥儿懂事,出去求学,倒记挂着我,周到之处无人能及。”

    听着叶老太太夸赞孙子,邹老太太开怀笑了起来。

    正说笑着,有丫头来禀告,“老太太,花园子里已经摆好了,老爷说请诸位老太太、夫人、小姐们入席呢。”

    邹老太太闻声,站起身来,招呼着众人去花园子里。

    雪兰本就是被凑数带来的,一路上倒赏起甬路两边的花草来。

    到了花园里,邹老太太拉了叶老太太入了座,林氏也被邹夫人请到席左首去,只有雪兰,跟在被几位小姐簇拥的大小姐身后,默不作声的落了座。

    因是家宴,座上的女眷都是邹府的亲戚,几个姑娘家叽叽喳喳的围在一起说起笑话来。雪兰抬起眼来,只见三小姐和一个穿着豆绿色外衫的年轻姑娘坐在一处,两个人似乎很有交情,正在悄声细语的说着什么话。时不时,三小姐拉着那姑娘的手就笑,十分殷勤的模样。

    叶老太太见众人都已落座,笑着叫过来身边的郭嬷嬷,“你去把几个姐儿的寿礼献于舅老太爷去。”

    郭嬷嬷点头称是。

    张嬷嬷望着郭嬷嬷的背影,嘴角不由得翘了翘。二小姐马上就要出丑了,马上了!待到那时,别说二小姐不受宠爱,纵是受宠,在众亲戚面前,叶老太太断不会姑惜。

    而她张嬷嬷,只消等着看好戏,报玉珠和自己的仇就是了。

    雪兰坐在座上,垂着目漫不经心的喝着茶,张嬷嬷在她身后拧起了一丝冷笑。只要那么一会儿了,只要那么一会儿!一切,都可以实现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