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二十四章 花样子

    回到了兰园,雪兰净过了手,一旁的平秋递上帕子,刘嬷嬷张罗了丫头们摆饭。张嬷嬷在一旁细声慢语的对雪兰说道,“小姐,一会儿子我们便来学习下今日的功课。按照府里的规矩,做女红和抄背女诫最为要紧,今日就先做做女红罢。”

    女红?雪兰咽下去一口滚烫的粥。

    好烫!

    雪兰从来没碰过针线,从前只有李妈妈帮她打理衣服,她都不知道线怎么走,针怎么缝。现在刚刚回来,自己这边就要做女红了,雪兰心里把侯府规矩骂上百遍。

    难道就不能让人好好的活着么?非做什么女红男红的!没事吃吃睡睡读读书,该有多好啊!

    想到这里,雪兰又夹起一个水晶包,狠狠的咬上了一口。

    我一定要好好的吃,吃得饱饱的,这样才有力气撑着去做女红。

    一旁的张嬷嬷早把雪兰流露出泄恨的劲尽收眼底,她撇了撇嘴角,心里暗嘲,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杀人不见血。

    雪兰用过了饭,张嬷嬷便叫人摆上了女红架子。张嬷嬷先拿起笔来对雪兰说,“小姐看清了,要想做好女红,先要画好花样子。小姐是新学的,那么今日就画个简单些的,画芙蓉出水罢。”

    张嬷嬷说着,拿起笔来,一会儿功夫画出了一朵芙蓉花苞露出水波的样子来。

    雪兰在一旁看傻了,这是简单的么?看那水纹,看那叶子,看那待放的花蕾,无一处不精妙。

    看过了张嬷嬷的芙蓉出水,雪兰只想画个小鸡啄米。

    “二小姐,该您了。”张嬷嬷把笔递到雪兰面前,雪兰慢吞吞的接过笔,还未等画,张嬷嬷的话先说开了,“二小姐,笔不是那么拿的。”

    雪兰翻着眼睛,半赌着气道,“嬷嬷,我是乡野丫头,我哪里会拿笔写字,自然不知道笔是怎么拿的。”

    张嬷嬷的脸一讪,勉强笑了笑,“二小姐,您不会,老奴教您便是。”

    就这样,兰园的正房在半日里话声不绝。

    二小姐,您的芙蓉花瓣画圆了,要尖些才会好看。

    二小姐,您的水纹要直了,要弯曲些才会有水纹的模样。

    二小姐,您的露珠画小了,哪里像露珠,鸟蛋也不如。

    二小姐,您的叶子画倒了,怎么看怎么像一坨什么。

    “一坨”……不是用来形容屎的么?

    一旁的小丫头们忍着笑,深深的埋下头去。

    雪兰瞪着眼睛看着自己描的花样子,怎么就一坨了?哪里像一坨的东西啊?!

    雪兰黑着脸,放下了笔,“嬷嬷,不然让我直接做女红好了,又不是学画,画得那么好做什么?”

    张嬷嬷似乎并不在乎雪兰的态度,她淡淡一笑,“小姐说得倒也是,那也好,小姐就先来描这幅芙蓉出水罢。”

    描就描。

    雪兰咬了咬牙,接过平秋已经绷好的花绷子。

    只要不让她画这招人恨的花样子就行了。

    雪兰打定了主意,跟着张嬷嬷坐在小炕上一针一线的学起女红来。

    可是雪兰马上发现,真做起女红来竟然比画花样子还难,她不是下针偏了,就是走线斜了,而没一会儿的功夫,雪兰花绷子下的手指被自己戳得如小血葫芦一样。

    张嬷嬷放下花绷子,望着雪兰阴沉的脸,似笑非笑的对雪兰说,“小姐,做女红最是养性子,要不然这怎么是小姐们必学的功课呢。也快中饭时候了,先到这里罢。”

    雪兰一边含着手指,一边看着张嬷嬷转身出去,终于知道为什么张嬷嬷被自己喷了一褙子水后没发怒了,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高,看来自己小看了张嬷嬷和平秋了。

    刘嬷嬷见张嬷嬷走出去,才走上前来,“小姐,我帮你包包手罢。”

    雪兰把手指从口中拿了出来,笑了笑,“不必了,从前又不是没受过什么伤,这些并不算什么。”

    刘嬷嬷见房里没有什么人,才低声道,“小姐,女红您倒是该上些心,其他犹可,可是女红确实是每个小姐都要学习的,您已经学晚了,若是再不会个一针半线的,将来吃亏的是您自己。”

    雪兰望着已经止住血的手指,咬了咬牙,“我还就不信我学不会了。”

    刘嬷嬷听了这话,笑了起来。

    下午,雪兰刚拿起花绷子,张嬷嬷就在身旁云淡风轻着道,“总是这样也不见小姐的长进,奴婢替小姐着急。老奴在才个儿用饭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不知道小姐听是不听?”

    可以不听么?那么当你放屁么?

    雪兰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嬷嬷,张嬷嬷继续说,“既然小姐同意了,那么老奴便把这个办法说上一说。我看着小姐长进慢,也着实着急,倒不如这样,小姐仔细绣,若是绣不好这个,今晚上就不许用饭,不许睡觉。小姐看如何啊?”

    刘嬷嬷在一旁皱起了眉,上前替雪兰说话,“张嬷嬷,小姐刚刚学,这样岂不是累坏了小姐嘛。”

    “怎么会呢?”张嬷嬷笑着打断了刘嬷嬷的话,“小姐本就聪慧,岂会绣得太晚呢。这个法子也是激励小姐,许是小姐一着急,就会绣了呢。”

    张嬷嬷见刘嬷嬷还要说话,拦住了刘嬷嬷的话头,“我这也是为了小姐好,刘嬷嬷倒想想,下个月可是到了舅老太爷的寿日,按规矩,我府的小姐们都要拿出女红做寿礼,咱们小姐不练出来,怎么拿出女红来呢?”

    刘嬷嬷不语,张嬷嬷这话倒没错,除了少爷们,这几年确实是小姐们拿出女红来给舅老太爷做寿礼。就连八岁的六小姐都要做女红来做寿礼了。

    雪兰拿起针线篓子,啪的一声往炕桌上一掷,“行了,不就是做女红么?我做就是了,不吃饭就不吃饭!”

    就是雪兰这一句话,她足足从日中时分,一直做到人定时候,那幅芙蓉出水才做出了个雏形。

    张嬷嬷拿着雪兰绣的芙蓉出水,左看右看,似乎真要看出一朵花来。而此时雪兰,腹中早唱响了空城计。

    张嬷嬷似乎没听到雪兰腹中的闷叫声,半晌,她才勉强点了点头,“行了,今日小姐也累坏了,虽难看些,倒也能将就了。”

    张嬷嬷收了针线篓子,刘嬷嬷才上前为雪兰净手,吩咐丫头们摆饭。

    又累又饿的雪兰倒在小炕上,起身都觉得腰酸。

    好不容易吃了几口粥,雪兰倒头就睡。

    可是雪兰不知道的是,张嬷嬷所说的一坨什么,只一晚,叶府上下都知道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