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十九章 老太太

    到了紫园,有丫头向里禀报,并打开了帘子,雪兰扶着丫头的手进了正厅里。

    三小姐、六小姐早到了夫人这里,正陪着夫人说话。夫人见了雪兰进来,招手叫过去雪兰,拉着雪兰的手叮嘱起来,“老太太年纪大了,自然是喜欢旁人顺着她说,若是老太太责问你什么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这是在告诉自己别惹到叶老太太,老太太正因她突然回去而憋着口闷气,若是不服低做小,可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罢?

    雪兰点头应下。

    夫人放下心来,拉着雪兰的手,带着三小姐、六小姐一起向叶老太太的院子而去。

    六小姐很快走到夫人身边,讨欢一般的扶住夫人的手臂,一路上叽叽喳喳,逗着夫人说了许多话,把雪兰冷落在一旁。

    雪兰也看出六小姐似乎很喜欢在人前与自己争宠,她也不语,看向四周的花草。

    “二姐姐,”一旁的三小姐走到雪兰身边,笑着与雪兰搭话,“二姐姐最喜欢吃什么菜?平日里都做什么?”

    雪兰对三小姐的善解人意报之以笑,同母姐妹,三小姐比六小姐懂事得多。

    “也没什么,岁县那里和乡间野地也没什么分别,我倒也不挑什么。”雪兰笑着回话,“我倒是要感谢三妹妹把新衣送与我了。”

    三小姐亲昵的拉住了雪兰的手,笑道,“不值什么的,二姐姐别挂怀才是,我们自家姐妹,我也帮不上二姐姐别的忙呢。”

    “这就很好了。”雪兰望着三小姐如白玉般的手腕,笑了笑,“三妹妹有心了。”

    “二姐姐可多用了些点心么?”三小姐笑盈盈的望了一眼雪兰。

    雪兰不由得微皱眉来,“为什么要多用点心呢?”

    “怎么?你的嬷嬷没告诉你么?”三小姐打量了雪兰一眼,转即笑起,“许是匆忙,嬷嬷们料不到也是有的。”三小姐给了雪兰一个台阶下,“其实倒也没什么,老太太每晚都会等父亲回来用晚膳,父亲下衙门又晚,所以我们都先用些点心才去老太太那里。”

    原来竟有这样的事。雪兰这才明白张嬷嬷为什么会说“那就怪不得奴婢们了”。张嬷嬷似乎算准了雪兰会和她对着来,故意命令雪兰吃点心,雪兰竟然中了计,没吃点心,没想到原来老太太那里有这样的规矩。

    张嬷嬷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还是大姐姐好!”这时,前面走着的六小姐说开了话,“大姐姐住在老太太那里,都不用走过去呢。”

    雪兰望向六小姐那边,虽看不到六小姐的表情,却能听出来六小姐话里的羡慕之意。

    夫人就笑着打趣道,“不然芳姐儿也住到老太太那里去,可好?”

    三小姐在雪兰身边插话道,“夫人,您别听六妹妹混说,大姐姐在老太太那里哪天不是卯初时分起来服侍老太太?真是六妹妹搬了去,只怕她每日都会睡不醒呢。”

    夫人和几个嬷嬷笑了起来。

    六小姐也笑着探出头来,瞪了三小姐一眼,“三姐姐惯会取笑我。”

    众人都跟着笑。

    雪兰只抿唇笑,心里却分明。六小姐十分嫉妒大小姐在叶府里的地位,而三小姐则拦了六小姐的话,担心自己妹妹祸从口出。

    叶府里的几位小姐,还真是各有千秋。

    到了老太太住的南松园,有丫头见几人而来,打起帘子向里面禀道,“老太太,大夫人带着几位小姐们来了。”

    里面传出来极低的声音,“叫她们进来罢。”

    丫头高高挑起帘子,夫人和几位小姐们逐一进入。

    雪兰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室内。

    正厅中央是一张花梨木的方桌,方桌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工笔观世音画像,观世音像前有三柱檀香正缓缓升腾着清烟。一道松鹤竹骨屏风后传来阵阵笑声,雪兰跟着夫人的身后,向屏风那边走去。

    “老太太,”夫人先带着众小姐施起礼来。

    雪兰低着头,袖中的手不由得握紧了。

    叶家老太太,自己的亲祖母!而这个所谓的祖母,亲手了结了她娘海氏的命,如结果了一只蝼蚁一般……轻易!

    雪兰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忍,一定要忍,海氏的死因还不清楚,她不可盲目行事!

    良久,上头的叶老太太才发话,“起来罢。”

    雪兰随着众人起身,这才看清,正对面的一张梨花木罗汉床上坐着一个着紫衣的妇人,她怀中抱着一五六岁的男童,似正逗着男童说笑。

    三小姐和六小姐规矩的立在一旁,夫人牵着雪兰的手,上前禀道,“老太太,兰姐儿回来给您请安了。”

    雪兰依言,又给老太太施了一礼。

    “嗯……”叶老太太俯视着面前的雪兰,声音缓慢至极,“回来好好收收心罢,叶府不比岁县里,任你放肆。”

    放肆?难道自己会比叶府里的人更放肆么?人命在你们面前都一文不值罢!

    雪兰紧抿着嘴,只怕自己张嘴说出这些话来,将之前所做的努力都毁于一旦。

    夫人拉了拉雪兰有些发僵的手臂,朝着老太太笑道,“老太太,兰姐儿刚回来,家里人还没认全,倒不如让我带她认认家里面的人,您瞧可好?”

    雪兰自然清楚夫人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也不说话,任由夫人拉着。

    叶老太太冷哼一声,懒得再去瞧显得有些木讷的雪兰,她低头看了看乖乖依在怀中的男童,沉声道,“你也许久没见开哥儿了罢,你好好亲近亲近自己的儿子罢,才五岁的孩子,你们怎么就忍心叫他独自住一个院子去?难道不怕他吓着了?七岁分院也来得及。”

    雪兰听着叶老太太嗔多怪少的话,便知叶老太太对夫人有几分看重。

    夫人陪着躬身道,“老太太教训得是,只是当年舒哥儿也是早早被老太爷抱去教导,舒哥儿才有今日的出息,老太太心疼幼孙倒是有的。”

    夫人说着,上前接过去叶老太太怀里的儿子,抱到一旁。

    叶老太太看向旁边立着的大小姐看了一眼,大小姐乖巧的走过来,“老太太,不如叫孙女给二妹妹认认家里的人罢。”

    叶老太太赞许的点点头,由着大小姐带着雪兰去认认房中人。

    其他人倒也都认得,只有二房里的众人是雪兰回来后第一次见到。

    想到二房,雪兰不由得想起那极惧内的二叔父叶世航。叶世航是沐恩侯叶世涵的嫡亲弟弟,无功名在身,只帮着家里管着几个铺子。二夫人胡氏是个泼辣的人,成亲那日,硬是把二老爷叶世航从灌酒的亲朋中拖了走,着实让叶府上下偷笑绯议了好几年。

    今日再见,二夫人胡氏竟然热情的拉着雪兰的手问了好些的话,并把两个女儿引到雪兰面前相认。

    雪兰记得,四小姐叶雪英是胡氏所出,五小姐叶雪蓉是二房王姨娘所生,几人的年纪相仿,四小姐比自己小一岁,五小姐比自己小两岁。

    当年胡氏常以四小姐叶世英年幼体弱,不让她和大房这边的孩子玩。而庶女五小姐叶雪蓉自然也不敢往大房这边跑。从前邵姨娘曾似玩笑着对海氏说,二夫人胡氏是怕大夫人把病气过给了二房的女儿们。

    雪兰现在想想,这倒应该是二夫人胡氏的作派。

    雪兰和四小姐、五小姐施了礼后,二夫人才笑着又说,“你二叔父去江南管铺子了,等他回来再相见罢。你二哥哥一会儿就该回来了,你们兄妹也是许久不见了。”

    雪兰笑着答应一声,心里却想着自己的亲弟弟叶建彰。回来后,她还未见到自己的兄弟。雪兰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八年了,建彰会长多高了么?是胖了还是瘦了?这些年不见,他还记不记得自己这个姐姐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府里的人到底会对叶建彰如何呢?

    正思量着,门外的丫头进来禀道,“老太太,大爷、二爷、三爷、四爷几个散学回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