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十八章 服侍

    张嬷嬷掌握兰园,那么她就有大把的理由来整治雪兰,而且自己还不能说什么,因为她是教养嬷嬷。和刚刚的身份不同,张嬷嬷可以是老太太的乳姐姐,却依然是个奴才,而现在,张嬷嬷可以名正言顺的教导雪兰。确切的说,想怎么教导,便怎么教导,只要不过了分,没人会责怪教养嬷嬷的。

    雪兰望着张嬷嬷的眼神里闪过莫测的光,张嬷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也能来兰园当嬷嬷,看来自己真是小看她了。

    陈嬷嬷说着,笑着退到张嬷嬷身边,“即是有张嬷嬷服侍小姐,奴婢就先回夫人那里交差去了。”陈嬷嬷向雪兰施了礼。

    雪兰微笑着向陈嬷嬷摆摆手,陈嬷嬷退了下。

    张嬷嬷走到雪兰身边来,看也不看雪兰一眼,“二小姐先歇歇罢,离晚上见老太太的时候还早着。”张嬷嬷说完,朝旁边的丫头一摆手,丫头如得了指令一样,二话不说扶着雪兰的手就往内室走去。

    雪兰极讨厌这种服侍,仿佛她是木偶一般。雪兰拨开丫头的手,站定问张嬷嬷,“我不睡不行么?我并不累。”

    张嬷嬷眼皮轻撩,闪过一道寒光来,话说得没一丝暖意,“二小姐,这是府里的规矩,每位小姐都要按规矩来,老太太即叫奴婢跟了二小姐,自然要教二小姐学应该学的规矩。”

    身边的大丫头见张嬷嬷话说完,朝一边的小丫头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半架着雪兰朝内室而去。

    “我不需要人扶!”雪兰想挣开两人的手,两个丫头却铁了心一般扯住雪兰的臂膀,任她挣脱不得。

    张嬷嬷冷笑一声,“二小姐请自重,守着府里的规矩才好,不然老太太那里奴婢也交待不过去,还不快送二小姐去休息。”

    张嬷嬷说着拿起桌上放着的雪兰带来的包袱,把包袱啪的丢在地上,“什么个脏东西,快快扔了出去。”

    雪兰这次真是急了,却挣不开两个丫头的手,她朝张嬷嬷喊道,“别碰我的东西!”

    张嬷嬷见雪兰护着包袱,眯起了老眼,看着脚下的包袱。忽然,张嬷嬷抬脚狠狠的踩在包袱上,犹如踩到雪兰的脸上。

    张嬷嬷扬起脸来,朝雪兰阴阴笑起,话却对丫头们骂道,“没听到我的话么?还不把这个脏东西给我丢出去!”

    丫头急急忙忙的拿着雪兰从岁县带出的包袱,弯着身出了去。

    雪兰气得身子不住的轻抖。

    那是李妈妈的一番心意,来之前,李妈妈算计来算计去,把她觉得好的,雪兰爱吃的东西都装了来了。可是现在,张嬷嬷竟然要把包袱扔了,这就等于丢了李妈妈的心!践踏李妈妈的心!

    “不要!”雪兰大吼着,却没一个人听她的话。

    两个丫头连拖带拽的把雪兰架到了内室,雪兰听到外厅里张嬷嬷的声音传了来,“别丢了,在当院里就烧了罢,扔出去不够丢人的!”

    张嬷嬷这话就是在折辱她!

    没一会儿,雪兰闻到一股烧东西的味道。雪兰的手从丫头的胳膊上滑落,她呆呆的坐在了床上。

    到底辜负了李妈妈……她竟然连个东西都保不住,她好没用……

    雪兰强忍着眼泪,却打定了主意:有一天,她一定要让张嬷嬷偿还了今日所为,一定!

    雪兰呼的一下把被子盖住了头。

    大丫头在一旁笑着说道,“小姐您要脱了衣服才能躺下呢,这样……”

    话还未说完,雪兰就骂了起来,“滚,都给我滚出去!”

    大丫头没动,雪兰把床上的被褥丢向两个丫头,丫头们仓皇退出了内室。

    雪兰呆呆的坐在床上,想着远在岁县的李妈妈,眼泪无声的落下。

    才刚回来,自己的院子里就来了瘟神,欺她辱她,却叫她说不出一点话来。

    雪兰抱着双膝,把头埋在膝盖上,任眼泪流下来。

    雪兰哭了一会儿,抹把眼泪,扬起脸来。

    张嬷嬷越要和她做对,她越不能让张嬷嬷好过!一定不能让她好过!!

    不知是一路颠簸,还是哭累了,雪兰渐渐睡着了。

    直到有人轻声来唤雪兰,“小姐,已经是酉初了,老太太那里快传饭了。”

    雪兰才睁开红肿的睡眼,坐了起来。

    面前站着的是被自己打走的大丫头,她见雪兰坐起,陪着小心上前来服侍雪兰换衣服。

    雪兰懒懒的坐在床上,任由丫头帮她把衣裤穿好,又亲手为她系上长裙,雪兰才站起身来。

    有丫头走过来承上一盏茶来,雪兰接过茶,漱过了口,才递给丫头。另一个丫头急忙递过了一盏新茶,雪兰端起来,轻啜一口,才放了下来。

    从前的规矩,雪兰自然是记得的,只是她不再喜欢这些繁琐的穷讲究。睡醒了不漱口怎么了?李妈妈一直是这样,还不是照顾每天给她做饭,她不嫌弃李妈妈。叶家规矩倒是极严,还不是弃她于不顾么?

    想到了李妈妈,雪兰眼中一黯,似没了精神头一样,打量一眼眼前的丫头们,“走吧,是不是要先去夫人那里?”

    丫头连忙答应一声,扶着雪兰走出内室。

    张嬷嬷早等在了正厅里,见雪兰出来,一句客气话没有,直接下了命令,“二小姐用些点心罢。”

    张嬷嬷的话音一落,那个叫平秋的丫头忙端着一盘点心过来呈在雪兰面前。

    雪兰就是看不惯张嬷嬷主宰她全部的模样,她把手一摆,和张嬷嬷唱起了反调来,“拿水来,我还要喝水。”

    平秋怔了怔,看了一眼张嬷嬷,张嬷嬷依旧挺着她精细的脖子,冷着一张脸,“既然小姐不吃点心,那就怪不得奴婢们了。平秋,把点心撤了罢。”

    平秋低头拿走了点心,一旁的小丫头端茶过来,雪兰接过茶,赌气一般足足喝了两杯后才放下茶盏。

    张嬷嬷依然沉着脸,“那么,二小姐就去夫人那里罢。”

    去就去,难道我还怕么?

    雪兰站起身,也不等张嬷嬷,先走出正厅去。

    还是岁县好!雪兰一边走一边想,李妈妈虽然嗓门大,却没有张嬷嬷这样歹毒的心肠。

    又是岁县,雪兰这才发现,自己无药可救的想念着岁县。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雪兰一定要在叶府找到娘离世的真正原因,然后……雪兰不由得冷冷扬起了嘴角,待她亲手惩治了真凶,再罚了这些欺负她的人,最后带着建彰回岁县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