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十六章 姐妹

    雪兰还不及细看三小姐,一旁走过来一个不足十岁,梳着双髻的女孩上前来先挽住林氏的手臂,头一歪,靠在林氏的臂弯处,动作亲昵,眼睛却直盯盯的看向雪兰,嘴里笑道,“夫人,您可还没给二姐姐指引我呢。”

    夫人转目温和的望向身边的女孩,轻捏她的脸,宠溺道,“多亏了是在自己家中,不然出去叫人听到你这话,还不让人笑话了去。”虽是责备的话,让人听着亲切异常。

    女孩索性把头全投在林氏的怀里,口中嚷着不依。

    夫人抚着怀中女孩的头,慢声细语的对雪兰说,“这是你六妹妹,瞧她顽皮的,都是我纵坏了她。”

    女孩哎呀一声,在夫人怀里撒起娇来。

    雪兰听着两人的对话,知其并非是夫人所出,但是做派却是和夫人最亲近的模样。

    雪兰猛然想起,自己和娘离开时,邵姨娘已是有孕,想来就是生得就是此女。

    想到这里,雪兰心头一缩。如果自己的小弟弟活下来,该和六小姐是同岁,自己的小弟弟也该这么高,也会抱着自己的手臂撒娇……只是,他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

    雪兰抿了抿唇,把心头的悲伤生生的压了下去,她再抬起头时,脸上的笑容也是灿然极了。

    “六妹妹好。”雪兰和六小姐打了声招呼,六小姐依然腻在夫人怀里朝着雪兰笑。

    屋中的人并没人留意到雪兰的异样,她们都笑眯眯的望着六小姐向林氏撒娇,似乎都看惯。

    雪兰抿着唇,瞧着倒也似在笑。

    才刚回来,叶府看似简单,却处处透着异样。雪兰已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拨去叶府层层迷雾,查出海氏的死因!

    雪兰想着看向夫人身旁的人。新夫人身旁还有两个妇人,雪兰一眼认出立在夫人左手旁邵姨娘。

    邵姨娘,当年比海氏入叶府晚些,家里不过是京城里的酒家,不知是如何攀上了叶世涵,成了这叶府里的姨娘。

    邵姨娘刚入府时,有人说她有几分像海氏,邵姨娘便和海氏亲近,总把名讳去了,只叫海氏“姐姐”,惹得旁人都以为海氏和邵姨娘最为亲厚。日子一久,邵姨娘摸清了海氏的性子,人前还罢,人后就不那么温和,时常说些刺海氏心的话,阴阳怪气,含沙射影。

    海氏并不与其计较,邵姨娘只当海氏性子绵软,越发的踩了上来。雪兰当年虽小,却也见过邵姨娘抱着三小姐叶雪宁来,借口叶雪宁惊了风,把叶世涵给雪兰买的蚕沙枕头要了走。

    要走了便也罢,邵姨娘语气中还有着似乎海氏求着她拿走一样,眼里还是顺应人意的理直气壮,叫雪兰看着就生气。

    而今天的邵姨娘,早过了碧玉年华,并未因生了两女而如家常妇人一般发福,身姿如初。与从前不同的是,邵姨娘眉间画着的一朵拇指大小的粉红色桃花花钿,这花钿让邵姨娘凭添了几分妩媚。

    邵姨娘也看到雪兰在看自己,她微扬了扬下巴,朝着雪兰翘了翘嘴角,眼里有着化不开的不屑。

    新夫人似乎察觉到了雪兰的目光所在,“哦”的一声,叫过来了身后的两人,对雪兰说,“邵姨娘想来兰姐儿是认得的,这是谭姨娘,她是后入府的。”

    雪兰只微微朝着二人点点头。

    谭姨娘向雪兰施礼,邵姨娘怔了怔,也低头施起礼来。

    雪兰大大方方的受了两个人的礼,没有一丝不自在。她是叶府的小姐,自然受得了姨娘的礼。

    夫人拉着雪兰并未松手,“兰姐儿,你回来的匆忙,府上并未准备了什么,我想着,你还是住你从前的兰园,可好?”

    自然是很好,那里还有雪兰和自己娘的回忆。

    雪兰笑着点头。

    夫人又微笑着道,“你从前的嬷嬷也都不在了,我这么想着,先叫陈嬷嬷跟着你一天,待晚上我带着你见了老太太,再由老太太给你选个嬷嬷。”

    雪兰推辞,陈嬷嬷是服侍夫人的人,自己刚回来便由陈嬷嬷去服侍,雪兰猜想新夫人只是和自己客套一下。

    夫人却似打定了主意,安慰起雪兰来,“不过是一个嬷嬷罢了,怎么就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呢,快别推辞了,许是下午陈嬷嬷便又回我这里了,不过是半天。”

    夫人说着唤进了陈嬷嬷,吩咐她带着雪兰去兰园歇歇。

    雪兰见夫人行事大方,自己若是再拒绝,倒显得自己拘泥于小事上了。于是雪兰笑着谢过夫人。

    陈嬷嬷带着雪兰去了兰园。

    陈嬷嬷一面引着雪兰,一面和雪兰说着叶府里庭院的变化。

    “……这一处丁香树是新种的,老太太极喜爱小路上的幽香,所以叫人换了丁香树……”

    正说着,迎面有几个人走了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岁开外的嬷嬷。陈嬷嬷忙站定,向来人施了礼,“张嬷嬷,您老是要去哪里?”

    雪兰听到陈嬷嬷的话,也看向来人。被唤为张嬷嬷的仆妇停住脚步,挺着精细的脖子瞥了一眼陈嬷嬷,又见陈嬷嬷扶着雪兰的手,朝雪兰只弯了一下她那精细的脖子,似见了礼,才对陈嬷嬷说道,“哦,是陈嬷嬷,我也正想去寻你,我听得说,我那侄女又惹了祸了?”

    张嬷嬷的口气,似并不把陈嬷嬷放在眼里。

    陈嬷嬷忙回道,“嬷嬷别恼,玉珠她犯了错,我全是听夫人之命。”

    雪兰这才听明白了,原来眼前的张嬷嬷是刚刚得罪自己,要被卖掉的玉珠的亲戚。

    “夫人?”张嬷嬷淡淡一笑,口气极不善,“好啊,我这就去请夫人的恩典去。只是,教导丫头们原该也是你陈嬷嬷的本分,丫头不好,难道你陈嬷嬷就没错处么?”

    竟然也怪在陈嬷嬷的头上了。

    雪兰更加好奇,这位张嬷嬷到底是什么来历,有这么大的口气,同样是嬷嬷,凭什么她开口闭口一副教训人的姿态。雪兰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了,这位张嬷嬷根本就不怕夫人。

    “您老别生气,张嬷嬷。”陈嬷嬷陪着笑脸,“哪里用得着您老亲去求夫人恩典,我一会儿子送完二小姐回去就和夫人说,嬷嬷只管回去等我的信儿便是了。”

    张嬷嬷这才向雪兰这边扫了一眼,“我听得旁人说,珠儿犯错也是因为二小姐?”

    这样的口气,这样的质问,叶府里还真真是有极了规矩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