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五章 卖书

    雪兰揣着二两银子,迈着方步走出张府门去。边走,她边脱去外面罩着的白麻衣,把白麻衣卷成一团,夹在腋下,抿唇一笑,哼着小调回家去了。

    叶家祖宅还是岁县里比较大的宅院,只是缺人打理,已没有当年的光辉了。雪兰从角门进了祖宅,直接往后院走了去。

    那里有雪兰养着的二十多只鸽子,平日里闲着时,雪兰就用飞鸽和乔六几个人传消息玩。也是因为这些飞鸽,乔六等人成功的把被李婆子关在后院的雪兰救出过好几次。

    雪兰刚走进后院,就听得身后的门啪的一关,雪兰本能就是一躲,到底没有躲过,她那白得似透明的耳朵已被一双干瘪的枯手揪住。

    雪兰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在扯着她的耳朵,她裂着嘴,按着被揪痛的耳朵根,嘴里还不忘乞求,“妈妈您放手,快放手,我又是哪里惹您生气了?”

    李婆子是个六十岁开外的干瘦老妇,她一边用长长的指甲戳着雪兰的额头,一边翻开厚唇,裂着黄牙骂将起来,“小蹄子,你又去哪里作死了?!成日里抓不到你的人影!我告诉你,今天你就别想再给我出去了!”

    雪兰也不吃眼前的亏,她把腋下的白麻衣递到李婆子的眼前,不住嘴的求道,“妈妈您瞧,我是去赚钱去了。”李婆子看了看白麻衣,手上的劲一点没松,冷笑着骂道,“赚钱?你赚的钱够不够喂你一笼子的畜生的?!”

    雪兰听了这话,急忙又从怀里拿出那二两银子,捧着银子,委屈着小脸把银子呈到李婆子面前。

    李婆子一见银子,手劲小了些,她甩开了雪兰,去接那二两银子。

    雪兰忽然把手一缩,晃得李婆子身子向前扑了个空。李婆子再想抓雪兰,雪兰就如同一只身手敏捷的猴子一般,闪走跑出后院去。

    李婆子气得不行,跟在雪兰身后就追了出去。边追着,犹不解气,李婆子扬声就骂,“没良心的小蹄子,也只有我好心愿意管你吃喝,你睁开你那对黑窟窿好好看看,一年我贴了你多少银子了?你养了一群费嚼头的破畜生,害得我还要帮你喂食,哪有这个理儿?!还有还有!你个没良心的小蹄子,给那领头的畜生起个名字叫‘李妈妈’!你在骂哪一个?!……你还跑,给我站住!站住!!”

    雪兰一边躲着,一边嘻嘻笑着转回头,“李妈妈,您哪里能跟那畜生头子‘李妈妈’比呢?别降了您老的身价。那个畜生‘李妈妈’可不是个东西,而您可和它不一样呢,您好歹是个东西!”

    李婆子气极了。

    要么李妈妈不是个东西,要么自己是个东西,怎么说都不好听,左右雪兰都在骂自己。

    “小蹄子,你给我站住!”李婆子气得恨不能上前踹倒雪兰才好。

    雪兰把夹在腋下的白麻丧服向李婆子脸上掷去,丧服正好摔在了李婆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您细瞧瞧,这丧服是张员外赏回来的,留着给您罢,您觉得穿在外面当褂子不合适,就待秋天时,改成小袄的里衬罢!”

    丧服做里衬。这样的话大概只有雪兰能说得出来。

    李婆子听到雪兰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又怎奈年老身子骨不及雪兰,她只有跺脚叫骂的份了。

    雪兰也不管李婆子的骂声,一溜小跑跑到街上去了。

    跑出了祖宅,雪兰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她知道,李婆子和她都是关上门来在祖宅里闹,李婆子从来不走到街上来。李婆子不知道得了哪个主子的吩咐,不踏出祖宅半步去。祖宅的后院里种着各种菜,李婆子索性连买菜这样的事都省了下来了。

    雪兰停了下来,晃着小步穿街过巷,朝着岁县最热闹的荣华街而去。

    到了荣华街,离得很远时,雪兰就看到郭福的摊子。摊子前,有几个青年后生正围着摊子和郭福说着什么。

    雪兰走上前去,只听得其中一个短褂后生指着一本书问郭福,“你都不知道这书里写的是什么,你怎么卖书?说是孔武生的书,可你知道孔武生这个人么?你看,这书名你都读不出来!”

    其他几个后生随声附和着。

    郭福的脸涨得通红。

    雪兰走到郭福的身边,把郭福挤到一边,轻轻一笑,“几位几位,我才是这小书摊的主人,有什么问题,你们问我好了。”

    几个年青后生打量着雪兰,眼神里满是不屑,“你一个姑娘家知道什么?”

    雪兰一笑,指着青年后生面前的一本书,“这本书是孔武生孔先生写的《竹刀》,是讲一个名叫竹刀的剑侠走山川,行五岳,踏遍万水,行侠仗义走天涯的故事。这里面从他是个孤儿写起,很详细的写了他如何拜师,又如何精练武功,最后打败了一直号称天下第一刀的颜飞。几位兄台知道这绝世武功么?都不是那么容易练就的。竹刀他怎么就练成了呢?他又是怎么打败一个个敌手的呢?”

    几个年青后生被雪兰的话吸引得都不再说话。

    雪兰讲到这时,把手往书上一拍,“几位,我所提的问题都在这本书里有答案。我讲得不算好,没有这本书里写得才真是好。若是您想知道里面到底有哪里精彩,不妨买回家里细细品读,包你读过这本后,还来这里叫我帮您推荐书。”

    雪兰说着,望了一眼正要开口相问的一个后生,她了然笑道,“这么精彩的书只要十文钱。才十文钱啊,各位兄台,不过是您几个包子的钱,不过是您几碗白粥的钱。我瞧着眼前这位兄台,就是一个好学上进的,兄台定是视书如命的谦谦君子。若不是小摊本小利薄,我只赚个口碑,我断然不会卖得如此之低。”

    打头的后生听了雪兰的话,脸上有些发红。毕竟被年轻姑娘这么夸奖,他在几个朋友面前,还是很有面子的。后生摸了摸衣袋,从里面拿出十文钱,抬起头来挺了挺背,把十文钱放在书摊上,随后高声说,“这本书,我买了。”

    雪兰忙拿起书,交到后生的手上,“兄台您将来一定会高中状元的,就冲您这股子认真的劲儿。”

    被夸的后生抿着嘴,对着雪兰点点头,拿着书,带着几个后生走了。

    雪兰望着几人的背影,热情的在几个后生身后喊道,“兄台,再缺书时,别忘了来我这里啊,回头客给您便宜些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