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三章 自救

    雪兰跪在叶氏祖坟侧的一个孤零零的土封前,将一张张黄纸默默的送到面前的火盆里。已是海氏的七期了,叶家没一个人来祭祀海氏。只有雪兰哭闹来来到海氏的坟前,为她烧几纸黄纸。

    冯婆子说了,海氏是姨娘,入不得叶氏的祖坟里。雪兰急了,她高声骂冯婆子,“我娘到底也是为了府上添了一儿一女的人了,凭什么连块好的墓地都没有?!”

    冯婆子不急不恼,垂着眼道,“二小姐,这也是老太太的主意,奴婢只是传了老太太的话而已。”冯婆子说着,话语一顿,垂着脸细声又说道,“小少爷也是生了便夭折,祖上有训,未足月的孩子入不得祖坟。”

    老太太!

    雪兰现在已不再想叫叶老太太一声祖母了,因为她不配!

    雪兰咬着牙,眼睁睁的看着冯婆子躬了躬身,离开了。

    那天海氏没了气息之后,雪兰抱着海氏的尸体哭了一会儿,想到冯婆子等人定会再来看。雪兰便擦了泪,离开了厢房,她冒着雨跑回到前院里。

    第二日雪兰便病倒了,在她高热之时,嘴里依然念着“要坚强……要坚强……”

    下人们只当雪兰要宽慰自己的病体,一笑了之。而雪兰,却已把海氏临终的话烙在心里。

    雪兰足足病了有三天,才下了床。她不顾着虚弱的身子,跑去找冯婆子。那天若不是雪兰及时赶到,又是哭又是闹,冯婆子因怕传出些不好听的风声,才勉强同意停尸七日。

    七日一过,海氏下了葬。虽入不得叶氏祖墓,到底也不至于让冯婆子等人操办得狼狈不堪。

    雪兰把最后一张黄纸缓缓放在面前的火盆里,刚要起身,身后冯婆子的声音传了来,“二小姐,明日有人会来瞧二小姐的,可能会给二小姐送些吃食。”

    雪兰转过头去,见冯婆子一双圆眼睛正如盘算珠子一般瞪向她。

    冯婆子见雪兰看自己,抚了抚自己的衣袖口,“毕竟,这里现在只剩下二小姐您一个人了。您瞧,海姨娘不在了,若是您再有什么差错,主子们的心上可是过不去的。所以会有人来接二小姐回府去。回到府上,二小姐想怎么活着,就怎么活着。”

    雪兰再小,也听懂了这话。自己在祖宅里会有什么差错么?又谈何活与死的?难道……?祖母和父亲希望她有什么差错?难道他们也想像杀死自己幼弟一样杀了自己么?或者,他们要把自己带回叶府里,杀了么?

    雪兰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冯婆子一见雪兰如此,垂下眼去,一言不发的躬身退了下去,丢下雪兰一个人在海氏坟前瑟瑟发着抖。

    这一夜,雪兰不敢合眼。她害怕自己一闭上眼睛,就会有人来杀了她。

    小弟弟死了,娘死了,而两个人的事都与叶府的老太太和爹爹有关!现在祖宅里只剩下她了,只有她孤独一人了,难道他们要赶尽杀绝么?!

    雪兰想到海氏临死前的叮嘱,她要活下去,为了娘,她也要活下去,她不能死!

    翌日一早,雪兰连早饭都不曾用过,她坐在正厅里等着叶府派来的人呢。

    雪兰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真来人,她就大闹一场,绝不能让人对她也下了手!

    到了中午时分,果然有一辆叶府的马车停在祖宅门口。早已留意的雪兰跑到了大门口,仆妇才从车上下来,雪兰就已经立在她面前了。

    仆妇笑盈盈的施了礼,刚说了句“二小姐,奴婢来接您回……”时,雪兰朝着仆妇冲过去,扬起了手。

    随着仆妇“啊”的一声尖叫,众人才看清,雪兰手上拿着一支钗子,而仆妇的脸上已被她划出了道血口子,鲜红的肉翻出了一块。

    在场的人都吓呆了,连仆妇都忘记了喊痛,捂着脸呆呆的望着雪兰。

    雪兰如一头狂怒的小兽,她挥舞着钗子骂道,“叶府里的人不就是想我死了么?害死了我娘,又害死我弟弟,现在又想来害我,你们休要做梦了!”

    雪兰的叫喊声吸引了街上来往行人的目光,有人往叶府祖宅这边看过来。

    冯婆子最先回过神来,她忙叫人夺下了雪兰手上的钗子,随后又急忙去看来人的伤。

    只这么一会,叶府祖宅的门口便围上了许多人,人们对叶府祖宅指指点点。

    雪兰冷眼看着忙着赶人的叶府奴才们,冷笑不已。

    这一夜,雪兰想得很明白,娘让她活下去,她就要坚强的活下去。再不能把自己当成叶府里的千金小姐了,也没有人再会庇护她了,她要靠自己,她要查出娘的死因,要查出幕后害死娘的凶手,她要报仇!

    还有,那叶府里冷血的老太太和自己的爹,他们一个个都别想好过!

    所以,首先她就要自求!她要的就是把事闹开,让岁县里的人都知道了叶府要害她的命,让叶府的人有所忌惮。

    雪兰坚定了活下去的决心,开始为自己今后打算。

    叶府到底还会要些脸面,雪兰打定了主意,她要借此事来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果然,冯婆子听了雪兰的话,把巴掌拍的山响,哭劝道,“我的小姐啊,您……您可不能乱说话啊!”

    所有人都目光都集在雪兰的身上,雪兰的眼里滚落下泪水来。

    街上的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毕竟在岁县里,叶家还是极有声望的。而雪兰只有六岁,一个六岁的孩子当街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是何等叫人瞠目和怜惜。街上的人开始猜想着叶家荣华背后的狠毒。

    连亲生女儿都要下了狠手,淳朴的岁县人看着雪兰的眼神里开始有了支援。

    叶府的仆人们马上意识到围拢过来的人们谴责的目光,冯婆子一面命人把雪兰带进去,一面遣散聚在门口的人们。

    此事足足闹了一上午才罢休。而岁县的街头巷尾如爆了油锅一般,传着叶府里二小姐的话。

    似乎整个岁县的目光都聚在了叶府祖宅的门前,没有一刻钟,就会有人去叶府角门那里问上一声,“你家二小姐在不在呢?”“你家二小姐怎么没出来呢?”,更有甚者直接相问,“是不是你们二小姐真被你府的主子给处死了?!”“二小姐回府里,是不是也要被人处死的?!”

    冯婆子开始先遣人来解释,后来再难解释得过来,直接闭了门不出去了。

    叶府祖宅里的仆人们皆知二小姐小小年纪便狠毒异常,而且做事丝毫不留余地。

    当天下午,受伤的仆妇就包着面回了京都叶府去了。当然,随着受伤仆妇的离开,二小姐雪兰的狠毒也被传到了京城叶府里去。

    没隔了几天,祖宅的仆妇都被撤走了,只调来了一个庄子上的李婆子来服侍雪兰。

    岁县里的人们终于在叶府祖宅的角门那里,看到六岁的雪兰进出了。岁县的人们替雪兰长出口气。

    雪兰也在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活下去,娘要自己活下去!

    雪兰在心中不住的念着。

    那年,雪兰六岁,旁人躲在娘的怀里撒娇的年纪,她却已经开始为自己能活下来而筹谋打算起来了。

    那年,雪兰才只有六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