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锦色盈门

第一章 遣走

    雪兰坐在马车里,仰起小脸抬头看向身后的海氏。“娘,我们要到哪里去?”

    这一声“娘”,雪兰叫得极欢欣。直叫得微红着双眼的海氏,只能强压住心头的悲伤,手抚上女儿稚气的脸颊。

    也只有背着人时,雪兰才敢叫自己一声娘。当着叶府人的面,雪兰只叫她“姨娘”。

    “乖,兰儿,我们要去……要去……祖宅……”海氏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要怎么和女儿说呢?有些话,海氏实在说不出口。毕竟雪兰才只有六岁啊……

    年岁尚小的雪兰却并未留意到海氏脸上一闪而逝的悲伤,她抬起小手,抚着海氏高高隆起的肚子,露出灿然的笑容,“那么,以后我和娘,还有小弟弟就住在祖宅里了,是不是?我们不用回去了?”雪兰说这些话时,眼波里流露出欢喜来。

    海氏心中不由得哀叹,雪兰是叶府的庶女,在叶府里上有嫡长兄长姐,下有弟妹,她是最不起眼的主子,没人拿她当回事。

    现在离开了叶府,又是和自己在一起,小小年纪的雪兰竟然不知道她们面前的道路已满是荆棘!

    海氏侧头拭去眼角滑过的泪,想起离开府时的情景。

    叶府里没有一个正经主子出来送她,回首望去,只有星星两两的仆人悄声搬着她的东西。

    海氏就在踏入马车的一刹那,还心存侥幸的转头看向黑漆的大门。她多希望能看到沐恩侯叶世涵的身影。

    可是直到她上了车,马车帘子放了下来,沐恩侯府的大门依然安静得如一口枯井,再没一点声息。

    海氏不由得悲从心起,原来往日的恩爱都是镜花水月,叶世涵竟然也不信她?!

    “姨娘,我和您一起走!”

    谁也没想到,二小姐雪兰忽然跑了出来。她小脸涨红着,跑到了海氏的马车下叫嚷起来,“姨娘,您带我走罢!”

    似怕被海氏抛弃一般,雪兰不顾着一身华服,死死的抱住马车的车轮,任由乳母和丫头如何开解,雪兰打定了主意不松手。

    看着雪兰扬着挂满泪珠的小脸,叫掀起车帘的海氏鼻子一酸。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

    这边正闹着,周嬷嬷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沉声吩咐道,“老太太说了,叫二小姐跟着海姨娘一道去祖宅。”

    海氏听了就是一怔,还要问一句,雪兰却已经爬上了马车来。雪兰一上马车就抱紧了海氏,“姨娘,您不要离开兰儿……”

    海氏一肚子话再难开口,眼泪却夺眶而出,她抱紧了雪兰,“傻孩子……”

    周嬷嬷的话一说完,雪兰的乳母和丫头只得去收拾雪兰的衣服。周嬷嬷对慌手慌脚的丫头斥道,“老太太的话,只把二小姐的衣服收拾好了就是了,乳母和丫头不必跟着了,祖宅那边自有人服侍二小姐。”

    海氏低头咬紧了唇。

    这就是要把她们母女放到祖宅再不过问了!叶老太太竟然这般狠心,雪兰好歹是她的亲孙女啊!

    “周嬷嬷,”海氏不得不为雪兰打算,她勉强扬起脸,低声求道,“二小姐她并没有错处,老太太为什么让她跟着我?”

    周嬷嬷脸上的表情如往昔般沉寂。

    从前海氏只以为这般沉寂是一种威严,想来周嬷嬷帮着叶老太太打理叶府这些个年头来,没有这份威严,又如何让叶府的内宅安静平和?

    可是现在看来,海氏也在这份沉寂里看到了冷漠,那是冰透了人心的冷漠。

    周嬷嬷薄薄的嘴唇撬起一道缝隙来,“老太太说海姨娘养病,叫二小姐在床前尽孝也是使得的。”

    小姐给姨娘床前尽孝?叶家例来规矩极严,却从来没有正经主子给姨娘尽孝的道理。现如今,叶老太太竟然把这样的话也说了出来,可见她对雪兰已无祖孙情谊了。

    那么叶世涵呢?雪兰也是他的女儿啊?!

    周嬷嬷似乎看懂了海氏心里的疑问,她接着又道,“老爷也是这个意思。”

    海氏的心忽的一空,车帘从手上滑了下去,挡住了海氏的视线。

    不明就里的雪兰匍在海氏的膝前,握紧了海氏的衣角,声嘶力竭的喊道,“姨娘,我要和您一道走,我要和您一道走!您一走,府里哪还有人对我好?我再也就没有亲近之人了!”

    孩子年岁小,一时之间竟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海氏再也忍不住,抱住雪兰痛哭起来。

    周嬷嬷把马车里的哭声听得真真切切,却不再说话,转身回了去。

    这边已有人把雪兰的衣服箱子收拾了出来,同着海氏的衣物放进了马车里,海氏只低头垂泣,心灰到了极点。

    马车晃晃悠悠的跑了起来,车轮碾压土路的声音遮住了海氏的抽泣声。雪兰拉着海氏的小手已是冰冷一片。海氏抬起头来,见雪兰正不安的望着自己。海氏暗悔自己只顾着伤心,却没想到雪兰已经吓坏了。

    海氏急忙擦掉眼泪,望着惊恐的瞪着大眼睛的雪兰,她勉强笑了笑,“兰儿别怕,姨娘只是为……为兰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姨娘而高兴呢……”

    雪兰到底是小孩子,听不出海氏话里的言不由衷,她咧开嘴笑了起来,头埋在海氏的臂弯里,“我就知道娘最好了!娘,从此后我们在祖宅里,我帮您捶背,您不必去夫人那里立规矩,也不必听邵姨娘嘲讽您的话了!”

    马车行进的声音遮饰住了海氏的轻叹,海氏握紧了女儿冰凉的小手。有些事,雪兰是不会明白的……

    早春时节,厚厚的车帘依然挡不住丝丝冷风,海氏缩了缩肩,雪兰拥着海氏更紧。母女两个相依着,倒觉得暖和了许多。

    海氏想,以后也许就只有雪兰陪在自己身边了。而儿子叶建彰,叶府断不会让他再认自己这个娘……

    马车从清晨走到了下午,才到了京都附近的岁县。到了岁县时,天已阴沉沉的,似乎正酝酿着一场暴雨。

    又走了一段路,马车停了下来。

    早有人从外面掀起马车帘子来,有一张皮笑肉不笑的圆脸闪在车帘外,“海姨娘,请下车罢。”马车外的仆妇话说得恭敬,并未伸手扶海氏。

    雪兰一见,先跳下了车,转身去扶海氏。而令雪兰没想到的是,坐在后面的海氏此时已是满头大汗了。

    雪兰大吃一惊,“娘,您怎么了?”

    海氏牵了牵嘴角,没有挤出她想要的那一丝笑容,“快,快叫人,娘……要生了……”

    雪兰连忙叫车下的仆妇,仆妇一听,急忙唤人上前扶下了脸色苍白的海氏。几个仆妇把海氏扶向了叶府祖宅的后院去了。

    雪兰也要跟着,有人拦住了她,雪兰并不记得这仆妇是从前服侍海氏的,雪兰骂道,“你要干什么?快让我看看我娘!”

    仆妇微笑着,“二小姐,海姨娘要生孩子了,这岂是您一个小姑娘家能看的呢,您就乖乖在前院里等着,我叫人给您上茶上点心来。待一会儿海姨娘生完了,奴婢再来请您去瞧。”

    仆妇说完,伸手就把雪兰抱进了正厅,雪兰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仆妇的手。仆妇把她放在椅子上,见雪兰不再闹了,笑着点头,“二小姐,您在这里等着,我去给您倒茶。”

    雪兰鼓着腮,不说话。

    仆妇一笑,退出了正厅。

    仆妇刚一走,雪兰就跳下了椅子,她扒在门缝向外看了看,见门外没有人。雪兰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正厅,她向祖宅的后院跑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