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松琴见百媚极度沮丧的模样,出言安慰道:“你要是饿的话,我们可以回承恩宫啊,承恩宫有小厨房的。”

    百媚嘟着嘴巴说道:“那哪有偷的好吃啊。”

    松琴无语半晌,这是什么鬼逻辑啊。

    百媚眼睛又变得亮晶晶的,她说:“琴儿,咱们去北王的寝宫找公子吧。”

    “是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说要去皇上的寝宫啊?”

    讽刺刻薄的声音从小桥的另一端传来,松琴神色一禀,百媚脸上的玩闹也消失不见。

    月嫔抱着一只白色的波斯猫身姿妙曼的从小桥的另一端上来,她身后跟着几个伺候的宫女。

    迎面的香风扑鼻而来,百媚捏着鼻子,阴阳怪气的说道:“琴儿啊,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骚味啊?”

    松琴的手偷偷的扯了扯百媚身后的裙摆,我的祖宗唉,你别闹了。

    月嫔听到百媚的话,一张妩媚的脸扭曲了一瞬,她寒着声音说:“哪来的野丫头,竟敢出言侮辱本宫。”

    百媚看着月嫔说:“你也好意思自称本宫啊!再说了,我只是说这里有股骚味,我可没说那骚味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啊。”

    月嫔脸色阴沉,她说:“来人啊,把这两个侮辱本宫的丫头给本宫抓起来!”

    月嫔身后的侍女迅速将松琴和百媚包围起来。

    松琴悲凉的望了下天空,为什么她也会被牵连进来啊,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啊。早知道会这样,她也该跟着百媚骂那月嫔几句话。

    百媚杏眼扫了围着她们的侍女一眼,她语气无辜的说道:“这是要干什么啊?姐姐妹妹们,我百媚是最会怜香惜玉的人了,你们不要逼我动手打你们哟。”

    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侍女听到百媚这一番话,眼中有精光闪过。

    月嫔说:“你们还楞着做什么!”

    百媚见侍女们都冲了上来,说:“琴儿,保护好自己,这些侍女都是练家子!”

    不用你说,我也看得出来啊,松琴挡开侍女的袖中剑,她有些头痛,百媚怎么偏偏惹上了九宫之中最难缠的月嫔了呢!

    百媚和月嫔的侍女们一交手,就知道这些侍女不是普通的侍女,这一个个若是放到江湖上去,江湖的高手排名榜怕是要重新排名了。

    百媚心念一动,一只手伸进自己的,逃出药粉,这夺命散是她独门秘制的毒药,这世上能解她的毒的人少之又少。百媚胸有成足的将夺命散撒了出去。吸入了百媚的夺命散的两个侍女,神情变得浑浑噩噩,过了一会就倒在地上不起了。

    月嫔见此,冷着声音对剩下还能战斗的侍女们说道:“布阵。”

    “是!”

    那剩余的四个侍女将百媚和松琴重新围住,一招一式看似很慢却让人无缝隙可寻,先前对手是六个人,百媚和松琴还游刃有余,如今对手剩下四个,百媚和松琴反而被她们弄得气喘嘻嘻。

    百媚见到如此难缠的四个侍女,手伸进怀里,想要故技重施。夺命散撒了出去,可是这一次,没有一个侍女中招了,反而那个上了年纪的侍女抓住机会,一掌拍在百媚的胸口上,百媚被她给轰了出去。

    “百媚!”松琴见百媚被那个侍女一掌打得昏迷不醒,焦急的大声叫着百媚的名字,围攻她的侍女抓准机会也将松琴拿下了。

    月嫔看着一晕一跪的两个人,说道:“把她们给我带到云来殿去。”

    松琴恨恨的看着月嫔,月嫔对上松琴的眼睛,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这丫头的目光我不喜欢。”

    那打晕百媚的侍女说道:“那老奴帮娘娘把她的眼睛给挖出来。”

    松琴听到那侍女阴声阴气的话语,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月嫔看了那个侍女一眼,说:“周嬷嬷,本宫是那么残忍的人吗?”

    周嬷嬷低着头不敢迎上月嫔的目光,她说:“奴婢知错了。”

    月嫔点头,她说:“你将这两个丫头带到云来殿好好的整治整治,教一教她们宫里的规矩。”

    周嬷嬷说:“奴婢晓得了。”

    周嬷嬷一个手刀劈向松琴的脖子,松琴只觉一阵剧痛,就两眼发黑的晕了过去。周嬷嬷左手扛着松琴,右手扛着百媚就离开了。

    月嫔吩咐剩下的侍女说:“将晕倒的香沫和香芬抬着,咱们去芷阳殿。”

    “是。”

    周嬷嬷将百媚和松琴带到云来宫的密室,她将两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百媚和松琴因为头磕到冰冷的地板,发出痛苦的闷哼。

    周嬷嬷将密室的刑架上的一盆冰水端起,对着百媚就迎头浇下。

    百媚被这冰水刺激得一个激灵,从昏迷中醒来。在百媚还在感受胸腔处的疼痛和头传来的隐痛的时候,周嬷嬷快速的将百媚手脚折断。

    “啊!啊!”百媚发出凄厉的叫喊声,百媚看清周嬷嬷后,张口大骂道,“老巫婆,你对我做了什么!”

    周嬷嬷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她语气诡异的平静:“没什么,我就打断了你几根肋骨,卸了你的手脚而已。”

    百媚第一对上这样阴不阴阳不阳的人,心里一阵发憷,她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周嬷嬷说:“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啦,毒娘子百媚嘛,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百媚嗅出不对的地方:“我和你有仇?我怎么不记得跟你这样阴阳怪气的人打过交道啊。”

    周嬷嬷说:“我和你何止是简单的有仇,是血海深仇。你不记得我没关系,你记得周水吗?”

    “周水?”百媚开始努力的回想这个人是谁,记忆中一张长相端正,笑容灿烂的脸出现在眼前,她面色复杂的问,“你是周水的什么人?”

    周嬷嬷面容扭曲,声音陡然凄厉起来:“周水啊!我的儿周水啊,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啊!你怎么就为这样的女人死了呢!”

    百媚虽然害怕此刻的周嬷嬷,但是想起周水,心中也有些许的动容。

    周嬷嬷掐住百媚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她说:“你为什么要害死周水!你为什么要害死我唯一的儿子!”

    百媚呼吸困难,脸憋得通红,觉得自己今天真该是要在这个地方给周水偿命了。说起周水,那还是她出出江湖的时候,她骗了他一顿酒,结果他就死缠烂打的喜欢上她了。整日黏在她的身后,她是很烦他很想摆脱这个麻烦,可是她从没有想过要他死!

    周嬷嬷将百媚扔到地上,她摇着头说道:“不,不能就这样让你死了,我还没报复够呢,呵呵,我还没报复够呢!”

    百媚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沉重的眩晕感和肿痛的喉咙让她除了喘气声再也发不出其他的声音。

    周嬷嬷的一张老脸骤然再眼前放大,百媚被吓得心跳几乎直接停止,这个已经疯了的老女人!

    周嬷嬷用一种古怪的语调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弄坏你的脸的。等你死了,我会重新接好你的手脚,我要把你埋在水儿的棺木里,让你做我们水儿的媳妇。谁叫我们水儿那么喜欢你呢,他喜欢你喜欢到可以为你去死,你是不是该下去陪陪他啊。”

    百媚杏眼恐惧的看着周嬷嬷,她不怕死啊,她怕疯子啊!

    周嬷嬷抓着百媚奇异扭曲的手,百媚的肩关节一阵疼痛。

    周嬷嬷赞叹道:“多美的一双手啊,多漂亮的指甲啊,我要是全部拔下来水儿会怪我的吧。水儿,乖,娘知道了,娘不拔她的指甲。娘用钢针刺进去。”

    “啊!”百媚指尖痛到几乎麻木。

    周嬷嬷拿起另一个泛着寒光的钢针神色温柔的推进百媚另一只指尖里。

    百媚感受到来自身体各处的剧痛,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周嬷嬷用着钢针在百媚身体上施着酷刑,她嘴里喃喃的道:“水儿,你生前所受的苦,娘帮你全部还给她,娘帮你全部还给她!水儿,你在天上看到了吗,水儿,你高不高兴,娘马上就要帮你报仇啦。娘马上就可以让她来陪你了。水儿,在天上不要再犯傻了,不要再让这个坏女人把你欺骗了去。”

    芷阳殿里,滄烟正在为香沫和香芬施针,最后一针下去了,她直起腰身,结果侍女送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滄烟看着坐在一旁的月嫔一个人下着棋,她不满的说道:“你倒好,本来我是找你来叙叙旧的,你不仅给我带来两个伤患让我救,还在一旁自娱自乐。”

    月嫔见滄烟嘟着嘴抱怨,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这样的媚态冲我摆可没用,要冲就冲皇上摆去。”

    滄烟神色忧伤的说:“只怕是冲他做出这番娇态也是没用的。”

    月嫔执黑子,落下一子,她看着滄烟说:“你这是何苦。”

    滄烟笑了笑,她说:“不说这个了,你一个人下棋也是无趣,不如我陪你下。”

    月嫔说:“求之不得。”

    滄烟施施然的坐在月嫔对面,看了看月嫔布下的棋局,说:“黑白两棋局面相当,你刚才既然执的黑棋,那我就用白棋好了。”

    月嫔:“随你。”

    滄烟放下一颗棋子,她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月嫔,说道:“小九儿,我很好奇,你那两个侍女中的可是夺命散。”

    月嫔看了滄烟一眼,说:“不许叫我小九儿。”

    滄烟嘟着嘴道:“为什么不许我叫,小九儿,小九儿。”

    月嫔淡定的说:“你还想不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了。”

    滄烟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语气也可以低沉:“月嫔,请说。”

    月嫔垂下眼睑,遮住自己眼中的笑意,她说:“我来芷阳殿的途中遇到了两个人。”

    滄烟说:“百媚和松琴。”

    月嫔点头,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滄烟笑着说:“这宫里会用夺命散的除了临风前些日子为筝妃请回来的毒娘子,还能是谁?毒娘子看似大大咧咧,也是个不轻易近人的主,除了筝妃最亲近的人她怕是谁也不愿意带。整个承恩宫都是临风的人,唯独松琴不是,所以你遇到的人很好猜。”

    月嫔淡定的落下一子,她说:“既然如此,那你想问我什么?”

    滄烟嗔道:“你可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可别告诉我,你在那两个小丫头手中吃了亏啊,我可是不信的。”

    月嫔说:“那个百媚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去皇上的寝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